明信因果破除宿命論

命理運氣是現今社會人與人之間最能聊上幾句的話題,很輕易就能從電視媒體看到討論星座、測字、看相、改名等等,似乎成了永不退流行的一種風潮。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有過算命的經驗,抑或是沒親身算過命也曾耳聞過他人去算命的經驗,通常會透過算命不外乎是面臨到了財務、感情、事業上等種種不如意的事情,想藉由此途徑來找尋答案。在未學習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正法前,也受外道習氣的影響,告訴你命理有多準多準,耳濡目染之下,無形中在自己八識心田裡也就種下了 128 條邪惡知見與錯誤知見其中一條邪惡知見-認命理運氣不明信因果,學佛以後就知道所有遇到的事情都是自己的種因結果,不從自己根本上修行,是無法轉換因果的。

 

在「正確明了因果概念,違背即是外道」這盤法音,有佛弟子說到,每當自己發心要做佛事,不是老母親病了,就是家人發生了災難等等,佛陀告訴我們不管是家人遭災了或是獲得福報好事,都是自己種下的因,而結成的果,跟他人無關,除非是共同去造作一件事,才會產生共業的關係。也因為自己曾經也產生過這種不正確知見,更明白聞法真的太重要,聞聽佛陀說法法音後,許多內心不明白的道理,都能從聞法中找到正確的知見而豁然開朗。

 

而在「佛陀證到了人生宇宙本有存在的不生不滅真諦,不是佛陀創造的」這盤法音裡有個公案,經書記載釋迦世尊在巡城時,有個人頭蟲身,在汙穢的臭坑中,往昔是位大法師,因貪得出海人的錢財而墮入畜牲道,而他的罪業將在多少劫,某佛陀住世時將成為阿羅漢,佛陀說這叫「宿命論」,原來是當時五百羅漢集結時漏掉一句「爾時因果所數」,如果沒有這一句,因果就成為一成不變的死局,修行就沒有用了,就像算命、陰陽風水先生說你這輩子在何時當官,某年某月成為億萬富翁,這些都是騙你的,都是邪說,不管是當官也好,賺錢也罷,都要靠自己去奮鬥,佛陀告訴我們宿命論是假的,是違背因果的,必須好好的緞練自己,一個人有學問都是努力的去學習,具備一個崇高的境界也都是學習來的,學佛也同樣如此,佛法佛教就是科學,想要有功夫就要修行、學法。

 

若不是得聞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正法,眾生何以能明白什麼才是正知正見的真諦,若不是佛陀住世眾生何以能脫離這輪迴的苦海,但當今末法時期,妖魔遍佈,要來毀謗正法,破壞佛法,壞眾生慧命,其實只要仔細的想一想就可以立辨正邪,佛陀聖證量實在展顯於世;佛陀座下的弟子解脫成就者不勝枚舉;依教奉行的佛弟子個個都是吉祥幸福,福慧增長,而誹謗者盡顯邪惡的心行。祈願有緣眾生早日接觸如來正法,皆能不被妖魔所惑,得聞正法,解脫成就。

 

慚愧佛弟子 憶彤合十

 

文章標籤

Sind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聖者不是自己和弟子說了算的,符合考核印證,不是聖者也是聖者;空洞佛學理論與真正的佛法是不同的領域

 

今天說的這個法,牽涉的問題很多。也就是說,當前,在國際社會中,整個國際上的這個佛教,存在著有很多問題,並且提出來了。

我今天先說一下,今天講法,我想跟擺談龍門陣一樣把祂講出來,隨和一點跟大家說。

關於這個頗啊法,頗啊法又叫破瓦法,有很多翻譯都不同的,就相當於把一匹瓦打破,“頗啊”,因為他修法的時間,他發出那個“啊”的聲音,以及調動種子字來提升開頂。頗啊法是一種什麼法呢?他是一種往生淨土的保障法,保障,就是說好像是船上一個救生圈一樣的,萬一唸淨土法門、唸佛沒有成就,就修頗啊法往生。可是,有一個問題,我本來不想說的,頗啊法是屬於西藏的藏密中的一個法,那他這個保障法的係數有多高呢?我認為呀,這是根據我的經驗、根據這麼多年的觀察、根據若干劫來祖師們的經驗和佛菩薩們累積的真知實踐,他的保障係數大概百分之一都不到,但不管怎麼說,他畢竟是一個救生圈啊。你說“那麼差啊”?這是我講的真心話,你們大家不想聽的真心話。如果要依照到藏密法來給你們說的話,那我就會說:“頗啊法好得不得了,修一個成就一個,修一個開一個頂,修兩個開一雙。”其實,我這樣說的話,是不真切的。頗啊法能開頂,而且百分之九十多都能把頂打開,能插上吉祥草,甚至於插香。實際上,頗啊法真真假假,有真的頗啊法,確實頭上能插吉祥,那那個吉祥毛呢是孔雀毛,軟的。但是,往往修頗啊法都插的是西藏的一種草,叫吉祥草,那個草下面的堅硬度,起碼至少有那個硬頭黃的竹子那麼堅硬,就是說削尖以後,輕輕就可以把任何肉都可以戳穿,所以像這個啊,就未免有些太假了。關鍵問題,你說:那這個假了,是不是頗啊法就不存在呢?我剛才講了,有真的,確實能開頂,開得了頂,那麼,開頂也能插草,可是這個開頂插草以後,神識飛遷,頗啊法叫所謂的飛遷法,是不是都能飛遷到極樂世界?啊?因為修成功頗啊法了,就應該飛遷到極樂世界了,如果是那樣的話,那就整個與我們釋迦牟尼佛的教誡違背了!釋迦牟尼佛的教誡,八萬四千法門,處處不離修行,六度萬行也好,十善也好,等等一系列,尤其在大乘教義裡面,講得非常的清楚,要如何修如何修,真的那麼簡單,釋迦牟尼佛,大慈大悲的佛陀啊,至高無上的、我們娑婆世界的教主啊,祂能整我們、騙我們一天去修這些行,累得倒死不活?祂莫如說就修頗啊法成就就算了嘛。你們大家聽一聽,我說的這個話難道不是真理嗎?頗啊法出在藏密,但是確實有這個法,幾大教派裡頭都有,神識也能出來,可是往往神識出體不是頗啊法開頂就能出體了,頗啊法開了頂以後,神識是出不了體的,必須明確跟你們說!很多修頗啊法的人,你問他:他的神識能出體嗎?出不了!那什麼法神識才能出體呢?是頗啊法開了頂,他本身行就修得好,法就修得好,他的禪定功力也好,他已經修成了那一種內在的證量,能施用外力了,那個時間神識才能出體。當然,我指的是真正的頗啊法,不是指那個假的啊,假的你們都可以去當師父,都給他竹籤削尖了,給他插在頭上,滿頭都是血,那個是裡扯火的。那真的,都要依靠修行、依靠其他的止觀等等等等一系列的修持,然後,有了內證的功力以後,才能真正的出體。

那出體是不是就成了聖者了呢?我告訴你們,出體不是聖者,那只是一個神識出體而已!說難聽一點,民間有一句話“三魂七魄”,我們不管他有沒有這個東西,反正就靈知心識,就叫魂魄出體,魂魄出體跟聖者有什麼關係啊?八桿子都打不著。所以出體是出體,出體不能稱聖者!聖者是具有相當高深的證量,證到聖證量以後,取得成就了,那個神識能聚集出體,但是出體,神識也不一定就能成形,所以,神識出體以後,也許根本別人是看不到的,要成形,還得要具備化身的力量,才能“聚則成形,散則成氣”,所以,這裡面的過程,還真叫做不簡單!普通人,根本就不懂什麼叫佛法,一聽頗啊法,就認為頗啊法了不得,我告訴你:就是真正的頗啊法,也不能保障你能往生極樂世界的!那你說:“神識都出體了?”神識出體有什麼好稀奇啊?你們的父母早就神識出體,你們很多親人,已經死了的,尤其是那個殯儀館,睡在那兒的早都出體,中陰生,變鬼的變鬼,到三惡道的到三惡道,該轉善道的轉善道,該升天的升天,等等等等一系列。出體不能說就代表著成就,所以說頗啊法的神識出體,如果功德圓滿,自修、修行好,那麼,那個時間出體以後呢,就隨緣容易遇到佛菩薩來接引你到極樂世界,就此而言呢就叫飛遷法。可是,這個飛遷,有幾種飛遷呵:飛遷到極樂世界;出體以後回不來,飛遷到三惡道中——地獄、餓鬼、畜牲道;飛遷到三善道,都是說不清楚的,這就是頗啊法的關係——神識出體。

那麼你說,什麼法比較穩定呢?當然,能比較穩定的出體的法,神識出體的法,就是“泥丸道果”。泥丸道果,他是成為三善道裡面的天人的,所以從泥丸宮而開頂,那他這個神識不同的,他能出能收的,能出來,又能清楚地回去,又回到身上。當然,更厲害的呢,就是“金剛換體禪”,能出又能收回去,就是說,出來以後,體外修法,在體外來修自己的功課、練自己的功、參自己的禪修等等一系列,或者修自己的本尊完美法。所以說,大家聽懂了這個道理以後呢,就知道,頗啊法假的多得一塌糊塗,就是真的,也不能是保證你能昇到極樂世界的,這一點很重要很重要,大家要記住啊!我以前就講過頗啊法,頗啊法有非常多的品種,什麼文殊頗啊、觀音頗啊,還有其祂的,有些明王的等等一系列的頗啊法,其祂菩薩的頗啊法。在頗啊法裡頭,最著名的一個頗啊法就叫光明頗啊,那麼這個光明頗啊呢,也同樣是如此,性質跟我剛才講的完全一回事,完全是我剛才講的那麼一種性質,所以,我們要依靠頗啊法成就的話、不修行的話,那就是對釋迦牟尼佛的侮辱!那就真正的不是一個佛教徒了。好,不管是蓮花生大師也好,宗喀巴大師,或者是瑪爾巴大師等等等等,無論是任何一個大師,祂們的頗啊法都跟我說的性質一模一樣,沒有差距,否則就違背因果、違背修行學法、違背釋迦牟尼佛整個苦心說三藏十二部的法,就違背了。我說的這個就是真理,任何人都推不翻,只要你們聽真理的人,一聽就明白!我這個話是實實在在的,完全沒有半點虛假。不修行就想成就、就想靠一個什麼法解脫,那就成魔的世界,就這麼簡單!關於這個頗啊法,他是飛遷法、到極樂世界的救生法,但是,頗啊法修成功了、開頂了,絕對不能保證你往生淨土!往生淨土怎麼才能保證?要自己修行、禪定等等一系列,包括或者你的本尊法很好,那才能保證,這是唯一的保證!

關於在這個世界上,現在各宗各派的教派,佛法在末法時期已經亂了,就是說亂象叢生,互相胡說八道、編篡亂說,想怎麼講就怎麼講,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全部都說的是假佛法、騙大家的、說得熱鬧的。

特別是為師者,都以聖者自居,好像很多人,弟子稱他聖者,不是這個聖,就是那個聖,不是他是大菩薩就是小菩薩,小菩薩還沒有,盡是大菩薩。其實,我今天說句實在的話,根本就不是什麼大菩薩、小菩薩的問題,連凡夫裡面都是一個騙子,這是我說得很實在、很紮實的,當然,我不是全部一掃光啊,我是指的大部分的所謂為師者。聖者絕不是誰說是聖者他就是聖者了,說不是聖者他就不是聖者了!聖者是冒充不了的,無論他說他什麼法,比如說有的人,他就說:哎呀,某人某人他傳頗啊法,他傳一個開一個頂,傳兩個開兩個,嚯喲,厲害得很,那天一百多人都開了頂了。但是,你見到過哪一個修頗啊法開了頂的,生死自由地往昇了極樂世界呢?你什麼時候見到了呢?非常之少,極可憐!所以就說明啊,那個開頂的也許本來就是假頗啊法,也許他在藏密裡面拿了一個很高深的傳承,一個什麼了不起的傳承、法王手下學了這麼一個法,但是,實際上呢,他傳的弟子根本就沒有開頂、假開頂,或者就是開了頂,也不得成就,甚至於這個傳法的這位上師,他就是不能解脫、不能成就,沒有那個本事讓自己解脫成就的。這我講的都是實實在在的真心話,因為他為什麼不能成就?首先他不是聖者,而以聖者自居者就是犯罪。聖者要考證的,聖者是騙不了人的。從現在起,你們大家注意一個問題,沒有繃聖者的呢,當然,他們慚愧自修的,這是值得尊重的,凡是吹噓、冒繃聖者的,那就他必須要給大家兌現、要考證的。怎麼考證?這個考證就是要看兩個方面,看他的內外之質地。內質,我這一說,你們可能馬上會搞昏了,有很多人都說:嘿呀,他好有內證量,他好有內證量。不是這個概念的,內質,實際上是什麼呢?就是自己的體質,自己的體質必須要是聖體質。那麼,聖體質呢,他在哪方面反映呢?就要具備有聖體力,就是說要有超凡之力。啥子叫超凡之力?就是超過普通的、一般的人、這些凡夫的力氣,如果他沒有超過凡夫力氣,他還在凡夫的體質、體力的這個階段的話,那就說明他是凡夫不是聖者,因為他的體質體力沒有解決。

那這個體質體力要解決,在佛法裡面,有一個非常嚴格的考證,當然,很多年就已經被取消了,我想應該很多上師,特別是以前藏密的這些上師們,巴不得馬上取消,立刻取消,為什麼?因為取消了,讓大家都不知道了,才避免有人想起這件事,來觀看他,來印證他,來暗地裡看他,有沒有聖體質、聖體力?這就相當於鳥,鳥裡頭有鷹、有斑鳩,外表看起來差不多同樣,但是鷹它的體質結構是不同的,它可以輕輕把斑鳩抓在指掌之下,然後騰空飛起來就抓走了,而斑鳩呢,就不行了,反過來要抓鷹,抓半隻鷹都抓不動,三分之一的鷹都抓不動,因為它的體質跟鷹是結構不相同。所以修成聖體質以後,他內在的結構就不相同了,就跟普通人不相同了,那不相同怎麼看呢?就要看拿杵上座來考證他了,到底他達到了多少段?聖者的體質了嗎?還是在哪一段位上?或者是下降到什麼段位上?是凡夫的體質?還是凡夫小力體質?還是凡夫的虛殼體質?或者甚至於是凡夫的病殻枯竭體?所以要看這些的啊!當然這些你說就看這個嗎?這個我剛才講了,這個是內在的一種力的反應,是內力,人家所謂說的內證功夫,內證功夫,實際上這個力氣就叫內證的力,那麼現在我要說的,這是一個方面啊。第二個方面,就不是這個了,那就叫做外力了,外力就是心力了,就是心質力。體質力和心質力這兩個是不同的,心質力表現在哪裡呢?心質力就是外力,外力是隔空力,啥叫隔空力?就是說他的心力能隔空起用,隔一個空間,比如曾經你們佛弟子們有的啊,我相信很多人都看過的,當年祿東贊師兄啊,他當然現在已經生死自由,走了,當年他就利用他的心力,然後把金剛丸從大家的面前的缽中,看守著的缽中,他坐得比大家遠,而把這個金剛丸——讓大家緊緊看著的金剛丸,瞬間這個金剛丸就不見,就到了他的手中去了,這就是道行,這就叫做道行,這個心質的力量,就是隔空取物,當然,他不能去取一個什麼普通東西囉,那簡直是對佛法的侮辱,那是要犯戒的,因為金剛丸祂畢竟負有金剛力量嘛,它是屬於聖品嘛,聖食物嘛至少是。當然更厲害的就不是這個了,現量伏藏,就最容易來考證這個心質力了,現量伏藏跟昔量伏藏不相同,昔量伏藏是把過去什麼佛菩薩們或者什麼祖師們,尤其發生在西藏比較多,埋藏的東西,然後把它觀測到以後,去派人或者親自帶人去把它挖出來,就是所謂的取藏,取藏有時候取出什麼舍利啊、佛像啊、法器啊,這個有些法本啊,所謂那些法本啊,就叫做伏藏法,有說喔他學的是伏藏法,伏藏法呢又稱為不共法,就是說經書上找不到的,那這不共法呢有兩種,我想大家不知道懂不懂我說這兩種,有一種呢就叫做完全是騙人胡編亂整的,說不起走了就來一個“我傳的是伏藏法”,因為我的師父傳給我的是伏藏法,所以經書上查不到的。另外一種呢,就真正的是佛菩薩們過去放在那裡的。

可是這不行喔,這不是說取出來了以後,就能算數了,那誰知是真是假呢?為了對眾生負責,必須還要實行一次現量伏藏。現量伏藏就恐怖了,凡是取了伏藏的這個大師,或者是所謂的聖者,管他是不是,先說所謂的,那麼他要實行一次現量伏藏,現量伏藏簡單,跟昔量伏藏不相同,昔量伏藏可以造假的,我們的所有弟子們,不管你們是哪個啊,你們都可以把一個東西埋藏在那兒,一年兩年三年,等草都長起了,樹子都長來根根都盤住了,或者五六年以後,故弄玄虛修個法,當眾弟子在那兒說“哪裡有個伏藏,我們去開藏挖出來”,實際上是他幾年前就埋在那裡的了,所以挖出來的東西往往都是假的,你想嘛,他在這個伏藏上他都能做假,他不做個假東西放在那兒嗎?可是現量伏藏就不同的囉,現量伏藏那就是攤在面前,大家眼睛看到,少說閒話,你這個師父呢,就坐在那兒不准動,讓從千人萬人的法會中,抽籤,那些人至少都是百人,抽到籤的人,選上十幾個,專門這個抽籤的,抽到這個號碼的,先定號碼,然後他們去藏,而且不能亂藏的,亂藏就會做假,因為說不定其中一個人就跟他們這個師父是溝通的,而且還不准藏,就要在面前擺著,很簡單,你這個師父,比如坐在大殿上,那麼這些弟子們,選出來的人,他就要把這個要取的東西包裝起來,不能讓你眼睛看,來包裝,那包裝好了以後,然後再換人,換過人,這包裝的人要全部趕走,還不准他參加,要趕走,不准他交代,再換過人,總之,這個現量伏藏的人,要絕對這第二批人就不知道這裡面哪個是哪個了,經過混亂,甚至於弄在一個大袋子裡面,一起混一起混,混亂以後,外表看起一模一樣,簡單的說,就是一個皮球,一個小皮球,有一二十個皮球,完全外表同樣樣,封裝樣子完全一樣,再到袋子裡一起混,沒有任何顏色差距,沒有重量的輕重,全部一樣,然後再第二批人來,第二批人再經過一混,拿出來以後,就直接擺放在千人萬人的面前,直接放著,然後用同樣的大缽大碗,完全一樣的碗,比如說現在這個瓷碗啊、燒的那些最精緻的,一套完全一樣的全部蓋起來。說老實話,第一批人出來也不知道哪個是哪個嘛,第二批埋進去的也不知道哪個是哪個,更何況這個師父看不到,甚至要把這個師父趕到另外一個屋頭去,不准他參加,曉得不?好,在這種狀況下,他看不到就要說,這個第幾個第幾個第幾個是什麼東西,他把它取出來,這個就是聖證量了,就不是法力了,他就是聖者了,心質力已經能隔空就能認得到這東西了,就是進去看了,看準了,可是在取藏,從古至今,最難取的現量取藏,其實最難的不是舍利或金剛杵啊、鈴啊,什麼佛珠啊、法本啊,不是這個,因為那個東西啊,外表都有差別,雖然埋起來了,裡面總還有差別啊,他鑽進去還看得到哪個是金剛杵啊,最難取的是綠度母淨壇鏡,綠度母淨壇法的寶鏡,外表一模一樣,弟子們,外表毫無差別,都是鏡子,鏡子發出來的光都叫鏡光,在沒有鑒別、沒有拿去實際照妖或者照障、照無明的時候,你是看不到的,怎麼也看不到,你說那不是照火嗎?聽說還是,當然,火就是無明,火這個東西啊,你們不要小看了,弟子們,這可是一個很神秘的東西喔,你當然你從科學上可以講出一套理論來,但是實際上它就是很神秘的東西,我告訴你,就是佛陀們、無始的因果聖施予給眾生享受的這個火,如果沒有佛陀們,沒有無始的施予給眾生享受的話,眾生還真沒有辦法,水火都是施予的。你說它怎麼叫無明呢?你點一個燈,不管這個燈多大,你一口大氣一吹,吹熄憑空消失,我問你,它到何處去了?難道還有嗎?它當然就沒有了,它當場就可以消失,只看到“嘭”一下有煙,沒有了,好,你當然會解釋,你說它散啦,它散啦。它為啥子要散呢?那其它東西咋不散呢?吹口氣,你看它散不散呢?它不散啊。所以它是無中生有而來,是無中生有而去啊!就是這麼簡單,藉風而消。好,它當然也是一種神秘東西,所以照妖鏡也會把它照出原形來,知道嗎?但具體什麼原形我就不去講了。

總之,現量伏藏的它是屬於證量,而且是真正的聖證量,是自己哪方面的東西呢?是屬於心質力的,是屬於道行,是屬於一種道行了,自己修持的道行,那這道行啊,它是不是法力啊?大家要好生聽清楚了,聖證量道行不是法力,千萬要弄清楚,法力是一種修法以後產生的一種隔空之力叫法力,有法力不一定是聖者,而聖者一般都懂一些法力,但是往往聖者不太喜歡法力,因為祂們到那個時候啊,都是要成就解脫,誰給你搞法不法力喔!懶得!除非特殊要用。法力是某一部法在修持的時間產生的力量,它跟自身的證量有關係嗎?沒有關係,而又有關係。沒有關係,它本身力量不是來於自身;又有關係,是自身有一定的道行、內證量以後,這個修持者如果是聖者了,祂當然來修這個法,本尊都會認可祂,所以這就叫又有關係。這個法力啊,不能跟聖證量混為一談的,譬如剛才講的,這個心的力量,心質的力量是外力,為啥叫外力,是在隔空起用,在外邊起用,實際地展顯出來,心質力量的這個外力,有很多人聽到說:哎呀,外力不厲害。啥叫厲害啊?啊?啥子力都沒有就叫厲害嗎?所謂外力就要實際隔空起用,是這麼一個關係。

可是聖證量、法力是絕對不相同的,聖證量我想大家應該知道了,來源於兩個方面的展示,一個聖體質、聖體力;另外一個就是聖心質、聖心力,它是意識上的,一個是體質上的,這兩個方面都能考得過關,那就是真正的聖者了。那同時還要說明一點,如果聖心質的力量到位了、過關了,聖體質根本就無所謂了,聖體質的力量是一種基礎,不厲害的,能隔空力量的話,那力量就強大了,這就是真正聖者裡頭的高手了,一般都是,往往聖體力有的人,不一定在聖心力上有成就,而聖心力量成就高的人,他就不需要其它的那些東西了,懂嗎?所以我說到這個伏藏法它是屬於考試,很重要很重要的,很重要,就我剛才說的,那個取這個綠度母淨壇寶鏡,世人又稱它照妖鏡,因為它能照出邪惡來,照出原形來,那麼這個鏡子呢,它的外表完全是相同的,也就是說,這十幾個鏡子,無論是鏡壇寶鏡和普通相達的這些鏡子,外表都完全相同,是鏡子的內質——鏡性不同,所以要把這個鏡性不同的鏡子混雜在一起,讓大家當面看,都是分不出來,就讓你在面前選都選不出來,更何況混亂以後,還要包裝在一個外表完全相同的,裝在裡面,所以也就是包好了以後,你也不知道哪個是哪個,你都認不出來,任何人都辨認不出來,他只有在施用佛法來照的時候,才能辨別出來。你如果真能把這個不同的鏡子,大家把它伏藏起來,你能準確的說哪一個是照妖鏡的話,說明你是很了不起的了,你的聖心質力是成功的了,而且是相當有等級的了。我再告訴你們,就算是一個阿羅漢都取不了照妖鏡,阿羅漢他有通,他可以觀看,他可以穿壁觀看,看得到,但他看過去全是鏡子,而且都同樣樣,看鏡子的本事是不厲害的,要看鏡性,啥子叫“性”,“性”就是這個本性,這個鏡子的性質,本性是什麼?本性是無形無相的東西,他要看得到他這個本性,他才能識別得出來。不是說哦,我取一個啥子小東西,或者一根金鋼繩,不是,那個有形相的東西,那不是最高的高手,那阿羅漢就能取了。所以說呢,你們要記住,凡是聖者,如果沒有聖體質,那他除非有絕對的聖心力,否則,不能稱聖者的。

另外一個呢就是說,他沒有這樣的道行,他也可以找藉口說他不能隨便展示,這個都是由一個當師父的人嘛,他們有他們的權利嘛,他們想怎麼說就怎麼說。可是有一點,考試是跑不掉的,要考試的時間也可以判斷,那就由佛菩薩來定你了,來定你到底是聖者還是不是聖者,在公眾面前讓佛菩薩來考試你,而不是搞的什麼藏密法裡頭的什麼打卦啊、觀湖啊、問卜啊,不是那麼空洞的東西啊,那是要直接顯示聖力,直接當眾問詢。當然最厲害的問詢呢,其實最厲害最直截了當的,就可以用馬頭明王的珠掛法。普通的珠掛法不那麼確切,而水壇珠掛法就可以直接、一目了然地把你判斷出來,你到底是啥子聖者,你有幾級成分,輕輕就可以一目了然。包括你人不在,都可以把你的名字寫下來,把你定性,來讓大家來測試你。可是要有這樣一個人啊能修水壇珠掛法。那修水壇珠掛法到底要靠什麼修呢?靠聖證量嗎?不是。修水壇珠掛法,祂是一定要從道德、境界的感召力,祂的道德境界感召,然後再配上如法的法力,持唸觀修召請馬頭明王的示現,雙結合,那就百分之百的能修成水壇珠掛法了,這樣子也可以定出你的性質。至於你說其它的考證呢?其它考證多了,那八風陣啊,大陣啊,也可以考啊,考你的段位考你的級別啊,考你是不是聖者啊。那八風陣啊,真實厲害囉,祂不是普通的厲害,不管你說得天上有地下無,你只要不是那個等級,一當你進入這個陣以後,那個當然是大陣,是很寬的,起碼有一二十畝地寬,當然我們這裡講英畝呢,就沒有那麼多了,但是,幾英畝地寬是有的。在這個幾英畝地寬的陣上,祂這個金剛繩一牽上,你不夠那個級別,你連那個繩子都走不進去,你要強行走進去,一股力量,無明的,肉眼看不到,會把你彈出來,彈出來以後,不是那麼簡單,甚至於把你拋在空中,乃至於當場讓你死掉,七孔流血,甚至於全部呼吸停止、脈搏停止,當然,他不會死人的,他會經過那個主陣的聖德,巨聖德或大聖德一修,然後你的魂才會回過來,所以,這個你要想假,是休想假起來!當然,我說到這裡,我必須要說的,我雖然修不了這個八風陣,我也沒有這個本事,但是,我的弟子裡面,特別是那些上尊們啊,其中就有這個本事,而且他們也修過這個八風陣,這個八風陣在聖天湖他們就舉行過,很多人都看到過這個八風陣的,在現場親自見到了的,這個大家都應該了解得到的,這個不是我在這裡亂說,不是我們想像的八風陣很簡單啊,哪裡是你們想像的那麼簡單?首先祂有八個護法,這八個護法幹啥的?就是專門這些人倒了以後,要拿擔架把抬出來,那是實實在在地抬了好幾批出來的,那是非常實在的,很多人都談到這個事情。可惜,我很慚愧啊,師父呢就只知道教大家修行、學法,沒有這麼一種本事。至於這個金剛陣,同樣能考查,能測試,能輕輕就把你驗證出來的。那個金剛陣的,穢跡金剛最厲害的金剛陣,這個也可以考啊,都可以考試考出來的。這考試呢,就是依靠的是大德、大聖者們的那個本身的道德、修為、證量,結合法力,然後所修的這個八風陣或者是金剛陣來進行考察你是不是聖者,否則都是不確切的。當然也不能說他不是,我只能說叫不確切,因為冒繃的人太多了。永遠記住一句話,不是哪一個人說他是聖者就是聖者,哪一個人說他不是聖者就不是聖者。

那在,我剛才說到這些,其中就牽涉到一個叫感召量。內證量裡頭不一定有感召量的,我告訴你,內證量雖然你是聖者了,你有功夫了,你在修某些大法的時間你還不一定修得起來,因為你感召不了祂,那個本尊。那個本尊,說難聽點,祂瞧不上你,祂覺得你小不點,懂嗎?感召量一定要自己絕對是一個道德風範、修為上的楷模,絕對是純淨無瑕的那種聖者的典範,那麼你受祂們的愛敬,你在修法的時間才能有感召量。所以說到這個量啊,有很多種都不同的啊。

那聖者是不是都法力高強呢?我必須要說了,聖者不是法力高強,我剛才說了,他跟法力兩個是不相同的。法力是要修一部法的力量,產生的力量。法力高強是修這個法修得好法力高強,但他自身筋骨改換沒有,他自身的心質力已經成聖沒有?還不能確定。所以,法力和聖證量、聖者,要切割開來,不能混為一談的。那麼,有一些上師啊經常在弟子面前呢,就以一個聖者的形象來自居,那他是不是真正的聖者呢?我現在不講,你們大家都已經知道了啊,所有的聽聞這個法音的人都知道了。那麼,自居不能說是。他的弟子說他是,也不能說是。必須要考試,必須要驗證他的聖體質聖體力,如果這方面沒有驗證,那就要驗證他的聖心力,隔空取物。最兌現的,現量伏藏,這是必須的,現量伏藏,現量伏藏是必須的。當然至於其它的什麼有很多法咯,先知預言啦,等等啊,什麼隔石建壇啊,還有非常多的法,懂嗎?當然那些法呢,從歷史上來說沒有這個現量伏藏直接,這是非常重要,大家要注意,好嗎?也不是說那個不厲害,厲害,但它沒有這個直接,有些是摻雜了法力的。現量伏藏是揉不進去法力的,本尊任何都不敢參與、不敢管的,這非常非常的重要,這一點。

那現在有人問說,對這個問題啊他們都很惱火,就是動不動就說“我的根本師”。一個弟子啊他要有個根本師,依根本師的法來成就。這根本師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誰是根本師?這個是很廣義的,我先給你們講哦。根本師,就是說一個弟子啊,平常就依他的教義,依他講的那些道理,他傳的法來修,就是根本師了。可是根本師是真與假呵?有很多根本師會誤害眾生的,不能成就的。那怎麼樣才是根本師呢?簡單來說,就是說每一個上師要傳一部法給弟子,那他傳的這部法,這個上師首先就是修這個法的,他的師父就是修這個法成就,傳給他,傳給你的上師,你的上師又修這個法成就再傳給你,而是經過特別的灌頂傳這個法,這一部法的本尊認可了你的,他就是你的根本師了。如果這一部法的本尊沒有認可你,那也不叫根本師。當然,你可以依止這個法來修,如果修得好,也許會成就,只要是真正的法的話。假如說這不是真正的法,當然就不能修成就了。簡而言之來說,就是你的師父修成功了這一部法 ,這一部法是三行具備完滿的,他也是修這個法成就的,那他又傳給你,他叫根本師。那什麼情況下才不是要依我剛才說的呢?除非你遇到的是觀音菩薩、文殊、普賢、地藏王等等,祂們的法多,祂傳哪一部法給你,你依祂紮實地修,都能解脫成就。那,哪一部法都能修成就,而這位菩薩也就是你的根本師。可是你哪裡遇得到啊?這不是那麼簡單,都是一些凡夫普通人的嘛。當然,凡夫普通人裡頭也有聖者轉世的,也有今生修成聖者的,而修成聖者的,他依那一部法來傳給你,也是沒有問題的。比如說我們修的任何法,我們的根本法的祖師是誰呢?當然我指的是真正的佛法啊,不是啥編一套那個假法、假伏藏啊、妖魔法啊等等啊胡說八道騙人的啊,我指的是真正的佛法的,那當然就是釋迦牟尼佛嘛。釋迦牟尼佛的法那麼多,如果釋迦牟尼佛傳你哪一部法,你依照到那個修都叫根本師,釋迦牟尼佛就是你的(根本師)。所以性質有些不相同。但是至於普通的師父,普通的上師,哪怕就稱為聖者的上師,他傳給你的法,也要弄清楚你的上師是不是以這個法為主在主修,這很重要的。在過去中,就有很多聖者大德都說,哦,某人某人是修啥子法成就的,某人某人是修啥子法成就的。只有漢人和西方人不太講究不太明白這個道理,而真正在修本尊法的人,他都知道他的師父是修什麼法成就的,你們從網上我相信都會查得到這方面的知識和公案。

根本師的概念大家已經清楚了。但是有一點非常重要,無論他是什麼樣的師,在家出家,法師或者是其他身份的師,首先這個師一定要戒行清淨,而且佛法清純,來路正。我指的來路不是說:你看,我是某一派,我是啥子派,我是啥子派,我是啥子派,我是第幾代傳承!那個是非常假的。為了要迎合這個傳承,他可以去印一本書,很精湛的書,把那些歷代,哦,噶舉派是某某某某某,傳到第幾代,最後一個他把他名字簽上,他聽起來多正宗。哪個去核實啊?誰去核實啊?然後又是,哦,這個寧瑪派我是哪個哪個的傳承,我又是第幾代第幾代,我是某某某某。這些都不是來路。來路要看佛法,他是從聖者那裡接下來的法位,成就了人沒有?他這一派的佛法有解脫者嗎?成就了多少,他的師兄弟們?這非常的重要。簡單地說,根本師,除了戒行清淨的,最好最好你的這位師是一位聖者,那保障係數就大了,這是很重要的。

那麼這個法的道理呢大概就講了,總而言之一句,修學佛法,一定要把問題弄清楚,不能胡說八道,尤其不能編纂一些假佛法。另外呢還要特別注意,我們凡是想成就解脫的弟子,你們修行就是要紮紮實實地修,今生不能解脫的話,以後就沒有任何機會可以解脫了,我明確告訴你們,你們師父我呢,很普通平淡,很慚愧,但是呢,我必須要給你們說清楚,你們修我給你們傳授的佛法,如法地去修,你們都不能成就的話,你們永遠都不可能成就。我大膽地說一句,我給你們傳授的法,你們照《了義佛旨》去做,照《解脫大手印》去做,然後照我傳給你們的法如實地去修,保證你們成就。否則,任何一個菩薩來教你們都不得成就,就這樣告訴你了。我指的任何一個菩薩不是指的小菩薩。因為我知道,我的法是絕對無上的,絕對最好的法!

關於以上的課題,我已經講了,有人還想聽一下頗啊法,那我就總結一下頗啊法。

說到法,要弄清楚三個問題,這三個問題是原則,對於一個學佛修行人所獲得的三種成果,每個學佛的人都要把它區分清楚:一是現象,二是證量,三是解脫。現象不能代表證量,證量不能代表解脫!

頗啊法廣為流傳在西藏,現開始擴散到世界各地,把很多頭腦簡單的人迷得東倒西歪,五體崇拜,信奉為頗啊法開頂就羽化升天了,就百分百到極樂世界了,其實,你們在白日做夢啊!實際上是落入了愚癡,自己在盲目崇拜都不知道,實在可憐。頗啊法的開頂只是現象,而不是證量,真正的頗啊法開頂,不是插吉祥草,而是要插孔雀毛,只是證明頭上能插一根孔雀毛了,只能是一個能插頭頂的現象而已,是不能證明有聖證量的,開頂與聖證量無關。開頂者的當事人的神識能出體、能入體,那就證明有聖證量了。在二十幾年前,那時我還在四川,經常為一些人修頗啊法開頂,都是插孔雀毛,有的弟子把開了頂的照片、錄像也放在網上,如喜饒根登等人。至於插吉祥草,是不需要修法,每個人自己都可以把堅硬的草頭削尖,輕輕插立頭頂,可惜,這是假頗啊法。我知道只修頗啊法,不如實修行、學大法,是成就不了的,因此,我把這個法停了。

頗啊法修得好的、業力輕的人,能神識出體,但是,證到了神識出體入體,不是由哪一個人說了算的,必須要考核印證,才能確認真假。首先,既然你的神識能出體了,那就要當著很多人考隔空取物,或更高的現量伏藏來進行鑑定。就算是真正的神識能出體了,在人看不到的狀況下,可用神識出體當眾把金剛丸取走,即便如此,也不能證明此人證到了解脫成就。如果神識能出體就叫解脫成就的話,那殯儀館、火葬場的死人都解脫了嗎?因為他們每個人的神識都出體了,可惜,他們的神識還是在六道輪迴中打轉。

我已經講了,修頗啊法是一種救生法,那是針對行持好、善根深的人,如果修頗啊法就能確保罪業深重的人成就的話,那釋迦牟尼佛的三藏十二部、二十多年說的般若都是折磨人的嗎?最至高無上、最偉大的就是佛陀,祂會折磨人嗎?祂會不慈悲嗎?當然是慈悲之王!那佛陀既然不折磨人,為什麼講那麼多經藏、八萬四千法門,讓大家去學、去累、去辛苦修行呢?為什麼不是只傳一個頗啊法,輕輕鬆鬆讓每一個佛弟子都帶罪往生淨土,解脫成就呢?今天我明確告訴你們,頗啊法出在西藏,我們就拿西藏的第一流大德們來看吧,你的上師能超過阿秋大法王嗎?能超過多杰仁增法王嗎?差得遠吧?一代巨聖大法王,他們還放下頗啊法,而閉關修行修法呢,如果頗啊法就確保成就的話,他們還去閉幾十年的關嗎?頗啊法就能確保成就解脫,第四世多珠欽大法王就不去傳龍欽寧體法了,就不會教人去辛苦修行了,吉美多吉法王就不弘揚覺囊派的法了,都成了頗啊派了,阿秋降陽隆多加參大法王就不會閉關四十年苦修了,佐欽法王的上師多杰仁增法王,也就不會進入關房修持,一坐三十年不出來了,他們就應該修頗啊法到極樂世界,親自在阿彌陀佛座下學法,多好啊?但他們卻相反,不選頗啊法,而去閉關,虔心修持,就是為了取得自己成就解脫,而不是一個頗啊法能代替得了成就解脫的。我既然在說頗啊法,頗啊法對我來說比小菜一碟還小,因為我太了解這個法的成就率和保障,他對一個如法修行、善根深厚的佛教徒來說,是絕對給他的救生圈,確保往生淨土,而對普通佛教徒,尤其業力深重又不如法修行者,就沒有作用了,所以我才說他的成就率和保障係數百分之一都不到,因為基本上都是普通佛教徒,善根深厚的人少之又少,因此我放棄了頗啊法為人開頂。而保障係數較高的是金剛換體禪,祂的精髓在於不是臨終神識往生,而是先讓神識出入自如,體外修法,在未解脫前首先練成佛土往來,成為輕車熟路。

話再說回來,就算真正的頗啊法開了頂的人,神識能出體了,恰恰是最危險可怕的時候來了,如果修行不好、定力不堅固、黑業深重的人,神識一旦出體,十有八九都會昏沉而飛遷到三惡道中轉世!你們認真想一想,如果一個壞人、惡業纏身的人、殺人放火搶奪的人,都能修頗啊法解脫飛遷極樂世界,佛陀的因果真理教化還存在嗎?宇宙萬有的自然因果規律還存在嗎?凡是宣揚頗啊法不分罪業輕重都能成就,其實此傳頗啊法之師,無論是某派第幾代傳承,此人就是波旬魔王在佛陀報化時發下的“魔子魔孫進入僧團破壞佛陀教法”的一員邪師,就是變了質的附佛邪教了,師與弟子,地獄有份,而絕對不可能有聖體質、聖體力、聖心質,不信的話,你們觀察他,就是一個普通體質體力的凡夫!

現在,我問你們,你們想好了才回答:到底是南無釋迦牟尼佛說要廣修六度萬行、嚴持三聚淨戒等才能成就呢?還是你的金剛上師說重罪之人修頗啊法都能往生極樂世界?是釋迦佛陀說的對呢?還是你的上師說的對呢?回答我,哪一個說得對?哪一個是真?哪一個不實在?哪一條是解脫之路?你們要明白,你的上師連釋迦佛陀的一根小指頭都不如,佛陀牙縫裡面的知識都還沒有沾到!我為什麼近三十年不用頗啊法為人開頂了?頗啊法多麼誘惑人呵,如果要為了壯大自己的人氣,頗啊法多好使啊?那我為什麼要停下頗啊法,不再為人頗啊開頂,而傳大家諸惡莫作眾善奉行、真正能獲得轉凡成聖的大行大法呢?注意,如果不明信因果,就殘害眾生了,就走偏道了。更要明白,要確保成就解脫,必須修行和修勝義大法雙結合!最好修《解脫大手印》,實行《了義佛旨》!我今天說的話,已經實踐證明了的,如因海老和尚、祿東贊法王、侯欲善、趙賢雲、林劉惠秀、趙玉勝等等人的成聖解脫,又如旺扎上尊證到了真正上超三十段的聖體質金剛大力王,從人類有史以來,世界上至今無人打破他的紀錄,旺扎上尊和另外的三個大力士,他們四個人實際到世界各地,對應並打破了歷史上世界大力士們創造的紀錄,旺扎上尊(即Nick Best,上尊英文全名為Nicholas Kanqian Wangzha Gongbo Best)被大力士界稱為大力士祖父(英文:Grandfather of Strongman),美國的歷史頻道(History Channel)電視台也專門跟隨實地記錄報導。他的聖心質力、聖證量,我不需要在這裡給你們空說,建議你們看三個錄像帶:《千年難見的真佛法現前》、《聖考八風大陣》、《真實佛法——金剛陣》,看了以後你們就會明白,無論他是什麼教派、什麼了不起的名頭、高僧大德,無論多麼會引經據典講經說法,口若懸河,都代表不了真正的佛法、真正的聖證量。這就是活生生的佛教正法,擺在面前,而不是空洞理論的佛教佛學,任何沒有真正佛法聖證量的人,只會說空話,不敢望其項背。開初教尊正法修持所得的受用,那些空講理論、說空頭大話的人,也找不到一個能超過他的聖體質,上超22段。不要說是個人,就拿大寺廟來說也一樣,比如藏密著名的噶陀寺,從文字理論上記載,在過去成就了十萬多大圓滿化虹身的人,結果現在,在事實的面前,為什麼化虹身的一個都看不到呢?會說理論的人多的是,地球上十萬個上師都找得出來,可是,看得到他們真正的佛法嗎?因此,不經聖考,怎知真假?總之,空洞的佛學理論完全不是佛法的領域。前面提到的這幾盤錄像,我看了,有很多人參加,前國際拳擊協會吳經國總主席也參加了八風大陣。我雖然很慚愧,沒有這些本事,但是,我會教你們學習真正的佛法,如法修行,諸惡莫作,眾善奉行,就會學到真正的佛法,達到解脫成就。以上提到的那些人,如堪千旺扎上尊等,他們都是我的弟子,他們都成功了。

你們實際上去了解一下就知道了,很多人都受過頗啊法開頂,結果最後沒有見到這些開頂者生死自由,所謂神識出體,也是假的,沒有一個人能將神識隔空取物,也就是說,很多頗啊法都是假的,就算是真的,不依釋迦佛陀教法修行,休想成就解脫到極樂世界。更要注意,往往號稱頗啊法開頂的那些寺廟,所開頂的人不是插的孔雀毛,而插的是堅硬如竹籤的吉祥草或香,強行插在頭上,而且每個人都流出了血,過幾天還流出了膿水,這就是沒有消毒感染了的狀況。就算是真正的頗啊法,插了吉祥草、香桿了,也只是現象階段,而不是證量階段神識出體!就算是真正插孔雀毛的開頂者,達到了神識出體的證量,也不能證明是已證到了往生淨土了生脫死,還是飛遷到三惡道去了。大家要特別注意:第一,不能把以上三條——現象、證量、解脫,混為一談。第二,千萬不可侮辱我們偉大的釋迦牟尼佛、觀世音菩薩、十方諸佛菩薩,祂們是大慈大悲的,都希望眾生快速成佛,如果頗啊法能確保開頂、百分之百解脫成就,那祂們就只會傳頗啊法,不會說那麼多修行,釋迦佛陀也就不會說那麼多繁瑣的經了,也不會說八萬四千法門來折磨眾生了,因為祂們是真正頂聖圓滿的大菩提心、大慈悲者,傳播給眾生的是確保成就解脫之殊勝上好妙法。

其它的我不去講了,我們現在要把這些法的一切功德,迴向給一切受於災難之中的人,願他們一切吉祥,一切心想事成,早日安康,讓這個國泰民安,讓世界和平幸福!

 

本文連結:https://love2441101.pixnet.net/blog

 

文章標籤

Sind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鑒於很多佛弟子請求能修學《了義佛旨》,現特公佈《了義佛旨》法本。佛弟子們不僅應該自己修學,還要廣傳於眾,功德無量。

 

 

了義佛旨-1179x1536.jpg

 

本文連結:https://love2441101.pixnet.net/blog

文章標籤

Sind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請所有的佛弟子們注意:佛弟子們一定要恭聞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的這一盤法音,雖然佛陀隨口說法與現在公佈的文字記錄無差,但加持力遠勝文字。

新年說法:我身口意都符合真修行嗎?能成就解脫還是遭惡業苦果?

        今天是2021年的過年了,元旦,一號嘛?

      (佛弟子們合掌恭敬回答:是。)

       那麼我們今天沒有外面的人,都是廟上自己的出家人,而且都戴了口罩。為什麼呢?要響應政府的居家令,所以沒有通知任何外面的人來聞法。首先這個居家令我們必須要執行的,戴口罩也是規定了的,幾尺遠坐一個人也是規定了的,雖然很多人不在,沒有來到這個地方,可是我們還是必須要為大家說法。

       釋迦牟尼佛在這個世界上來為什麼?當然,祂在這個世界上來修行、成就、成佛,其實,祂不在這個世界上來修行,到其他的世界同樣成佛。那祂的因緣緣起在這個世界上,成就了,成為了佛陀了,圓滿了無上大覺三身四智,佛陀在我們這個娑婆世界成了佛,成了我們娑婆世界佛教的教主。當然,我早都說過,阿彌陀佛和其祂的任何一個佛、十方的諸佛,祂們都各自有各自的世界,比如阿彌陀佛極樂世界,金剛不動佛在琉璃世界,其祂的佛都各自有各自的世界,可是,釋迦牟尼佛在這個世界上成了佛,因此,祂就是這個世界最高的領袖——佛教的教主。因此,這個因緣就給我們大家帶來了我們最大的福報,而從釋迦牟尼佛那個時候開始啊,就有了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七眾弟子隨之而產生,那幹什麼呢?都是為了學佛陀的法,想成就解脫,像佛陀一樣了生脫死。我們這裡的弟子出家人,你們都知道的,不用多說,是我們這個廟上的,那麼都很清楚的,當然我指的我們這個廟,就是說,今天我們這個寺廟呢就是這個廟,假如哪一天我在哪一個寺廟呢,就是哪一個我們的廟,但是,歸根結底一句,都是釋迦牟尼佛的後代,都是釋迦牟尼佛的弟子,所以,釋迦牟尼佛是我們必須尊重的!任何佛教說他是什麼特殊的,或者說發明了一個什麼教了,那就是外道了,當然我指我們的佛教啊,不包括人家什麼基督教啊、天主教啊,那是宗教信仰自由,各自有各自的啊,我們不能去評論的,我針對的是佛教。

      所以,清楚地告訴大家,既然佛教能了生脫死,能讓眾生生老病死苦都達到寂滅,而自己成為不生不滅、不來不去,遠離一切痛苦,沒有痛苦可言,享受純淨的極樂幸福,那麼,是為這一點而去追求才學佛的,正因為如此,為這一點去追求,我們很多人為了修行啊,就想到:我一定要紮紮實實地修行,我乾脆就去出家,所以就剃度出家,依照釋迦佛陀的制度就出了家了,出了家,受了三壇大戒,成為比丘、比丘尼。那這個時候,是為什麼要這樣呢?其實他的心中在想一個問題:我一定要出家,以最虔誠的心,我才能成就,我才能解脫。所以,下定了最大的決心,出家了。我剛才講的,這是真正的出家人啊,你們不要見到剃了頭的就叫和尚、比丘尼,裡面有很多普通的眾生,也有很多邪惡的人的,也有很多不邪惡、但是又是純粹的凡夫意識。那好了,說到這裡,就說那另外還有哪種呢?我先重申一下啊,我講的話我會負因果責任的,全部擔當因果責任。另外有一種人呢,他在社會上生活困難,走投無路,所以覺得不好生存,加上自己在年輕時代也不順,各個方面都不順,有的甚至於很小就發心了:哎呀,咋辦呢?乾脆出家還有一碗飯吃。所以,就這樣出了家、剃了頭,甚至於受了戒,那這種呢進去有兩種情況:有一種呢就真正走上正道,開始修行了學佛了,修行呢就是按釋迦牟尼佛的教誡,如法地去遵守、去行持、去學了;那另外一種呢,是看看經書,或者聽聽師父講法,走走過場,拿一個佛珠在手上一唸一唸的,其實,一點佛法的真諦、修行的道理都不懂,說難聽點,就是站在出家人的角度而混飯吃保命,混日子,把這一生混過,讓閻王來請他走。說科學點,就是說,無常到了,那就得要離開了,進入中陰再轉輪,根據因果,做的壞事多的,那就轉惡道,做的好事多的呢,就轉善道,真正懂得到佛法、入了佛門的呢,那這些人呢,就會取得成就,成就裡面又分若干種級別,有大有小,各有不同。同時,牽涉到每一個人善根和惡業的不同、各自的習氣不同,因此,他學佛的多少、進步的快慢也不同。比如說有的人啦,他聽到一次佛法,他馬上就明白道理,明白道理,立刻就執行了,就照到去做了。可是,有的人聽了一兩遍,毫無作用,聽的時間他挺感動,他似乎覺得很好很好很好,可是,他隔不了兩天,他就不在這個線上了,就跑在另外的位子上去了,照常使用他的貪嗔癡愛喜怒哀樂,這都是跟他往昔之中的業力深重緊密地分不開,可是又分得開,願力可以勝於業力,當下最大的決心的時候,這個時間業力往往搏不過願力了,而他就會飛躍起來,惡業擋不住他的,他就會很快進步了。當然,我說這第二種人——為求生活而來的,有各種不同的啊。那還有一種呢,就是第三種人,覺得在這個社會上啊,非常地恐怖,他或者犯了某種事情,為了躲避而逃避,就出家了,當了和尚,剃度了,那當然,這種人呢,也有進去真正學好了佛法的,可是也有進去,出了家,一樣地還是墮落的。

      那第四種呢,你說種類那麼多啊?太多了。第四種呢,面比較廣了,就是屬於壞的那一種了,外表剃頭、外表出家,是比丘,是比丘尼,但是實際上他是波旬魔王的魔子魔孫的灰灰末末塵塵了,轉世投胎進入了僧團,幹什麼?就是在學佛的過程中,以他自己的魔力魔障魔學,篡改經書,亂講佛法,添鹽加醋編一套,騙取眾生的錢財、人、等等等等,那這種就是很可怕的了,就屬於邪論、附佛外道,打著佛教的招牌而去行騙了。可是,這裡面也是有輕有重,有的很厲害,有的普通,有的說不了經,傳不了法,但是,他會破壞僧團,搞內部混亂啊、內部矛盾啊,曉得不?反正把僧團整爛,這一種就是另外一種魔子魔孫,比較薄弱的魔子魔孫、能力比較差的,就喜歡幹這一套了。

      那你說,他們本人知道嗎?我應該這樣告訴大家,知道的人非常的少,能知道他們自己的非常的少!他一般都不知道,他還甚至於滿以為他就是一個虔誠的佛教徒、正宗的出家人,實際上他是在執行魔的旨意,而不知道地執行,是在定業當中給他定了性,他天然地就會來造作這些惡業,他自己不曉得。那這裡面有兩種性質,有一種性質呢,業力較輕的呢,他有時候會迴光返照,他會明白,他明白了,馬上就會改正他的惡業,走向光明。有一種呢,他不明白,他愚癡得很,而他在愚癡的狀況下,往往還認為他很正確。所以,這麼二三十年來,我在僧團裡面,什麼人都看到了,各種各樣的都看到了,無論稱聖德的,還是稱出家人的,還是稱在家人大德的,什麼人裡面都有這樣子的人,自己在破壞佛法、破壞教誡,但是自己不知道,滿以為自己是正確的。首先不明白佛法的真諦,甚至於還愚癡到了啥子程度,比如說,有的僧團裡面非常嚴重的,經常看到都有這種,很多寺廟都有,所謂師兄師弟師姐師妹之間的這個矛盾,弄得不好就矛盾了。其實,這個時候他不明白一個道理,為什麼要矛盾呢?為什麼要矛盾呢?他只明白一條:他對我不好,他過分了!他就沒有明白:我執著了,我被他牽引了,我自私了,我不是修行人了!他卻不明白這一點,我說得對嗎?

      (僧眾們合掌恭敬回答說:是!)

        所以啊,當我們在看到別人不好的時間,我們就要想一想:他非常不好,他現在這樣對我,我怎麼辦?我到底是不是要考慮到他太欺負人、他太無理了,他就是我的仇敵,那麼我必須要讓他知道我不好欺負、我厲害,我要報復,讓他懂,採取這個手段。另外一種呢,就採取:我是出家人,我的業力正找不到消的,釋迦牟尼佛說:佛說無為最,忍辱第一道,我忍辱,你罵吧,你打吧,你侮辱我吧,我不在乎的,你們都是眾生,佛陀啊、佛菩薩們啊,唉,我成就的時間,我要先渡他啊,把他渡了,不免得他跟別人鬧啊。就用的是這種,就是這種行為。前者的行為呢,那就必須告訴你,前者的行為,就想報復、想給厲害等等的,那種人不是修行人的,說不定就是波旬魔王的子孫,薄弱的那一類,來破壞僧團的。還有一種呢,就是說,至少自己是很低級的,根本不把佛法、不把釋迦牟尼佛、不把佛陀的教誡放在心上的,這種人是不能成就的,今生必然在畜生道去償還冤孽,當然,地獄道呢我不會說了,好吧,這是必然的,而且今生會很慘的。

       既然是修行,有一個人講了一句話,說得非常之好,我覺得他真了不得,他說:“既然修行,我們下決心修行了,修行我們就修徹底吧,修乾淨點吧,不修乾淨等於不修,那點業力將會讓我們繼續在輪迴來償障。”你說講得多好啊,這句話說的!是他幫了一個人,一個人要送他的禮物,他堅決不要,他說“我幫你,我是應該的,我雖然不認識你,但是我是應該的,因為這是我的職業,我應該幫你。”人家說:“這你幫我啊,我覺得你太好了,我感謝你啊,不然我心頭難過啊。”他說:“你為什麼要難過?你感謝我,我知道了,你修行,你好好地修,就是感謝我了。我告訴你,我是佛教徒,我在修行,我要不我就不修,既要修我就要修乾淨、修徹底。”嘿呀,精華啊!簡直是精華,我說。當然,這個只是一個表現禮物的問題,在其它方面也應該是這樣。如果修行不修徹底,不去真正地每天發現自己是進益還是損減的話,那就散失覺照了,所謂進益損減,就是說今天一天,我待人接物上,我的心態上,我符合一個佛弟子、佛教徒嗎?我是不是貪嗔癡愛喜怒哀樂、利衰毀譽嗔譏苦樂我全部佔齊?我是不是沒有大慈大忍的心?他到晚上的時候,他就回憶他的一天,如果他這一天,他是坦蕩的,嘿呀覺得今天給眾生做如何如何,我修徹底了,大大小小的事我都做了,我都如是而做,但是,我不高興,我還沒有做好的,我無所謂,我要繼續,我不管我換得的成就如何,我只管我犯了沒有,犯了這些不該犯的沒有?如果他這樣做的話,這個修行人你不要擔心他了,他一定能很快學到大法,佛菩薩們會觀照,任何有本事的聖者都會看到的,都會傳他的法的。但是,當他不是這樣,而發現了問題,想到:哎呀,無所謂,反正今天教訓他一下也好,今天不給那個也好,今天我貪著一下也好,我明天再改就是了。就糟了,這個時間就前功盡棄了,就被劃為眾生界的種子了,就不能成為聖者界的這些聖人的因地了。所以,修行學佛就是要修乾淨、修徹底!

      我們慢慢來想,很多問題很值得思考的。他反過來,他還反映說:“他如何如何,他能成就嗎?他這樣子能成就嗎?他在修行嗎?”我一句話就給他問過去了,我說:“你現在正脫離修行,正在走向魔的態度和言語,懂到了嗎?你為什麼這個時候不迴光返照?你在幹什麼你?你看人家別人,你管人家成不成就,你先管好你現在在修行嗎?你為什麼看別人的缺點啦?” 有一句話叫“他非即我非,同體名大悲”,他的不是、他的不好,就是我的不好,我不要說,我自己好生想自己,哪怕他就很優秀了,我要想他更好,他不優秀,他對我很不好了,我也覺得:哎呀,我真感謝他,他今天來鍛煉我,讓我能在這個時間收到磨煉,我沒有生氣,我沒有動無明,哎呀,我的恩人啊。這樣一想的話,十方諸佛菩薩都喜歡你了,說:真了不起,此人可以成為聖者,立刻證道,讓他得到五通。當然,先得五通,最後才得六通嘛。因為祂放心你了,他知道你成就不會害人了。

      所以,我們的出家人要引以為戒的,這是非常重要。那麼我們的在家人居士們,也要引以為戒的,這也很重要。有時候你仔細坐下來一想啊,確實很有道理的,那個不修行的人啊,往往自己在那兒假坐,不可能有任何受用境界,一輩子都得不到道行,他自己還找不到原因,實際上他沒有修行,他是在裝模作樣,想欺騙佛法到手,就想把佛法騙到手,佛法是騙不到手的,弟子們。佛法不是師父掌握,也不是說本第三世多杰羌佛 慚愧的我能掌握的,那是護法、本尊、緣起、因果神祂們在掌握。為什麼真正的有些高深的佛法要經過擇決呢?說難聽一點,所謂的擇決,就是問管的、主宰的這位聖者,祂批不批準你擁有這個法?祂不批准,你不能傳。那祂怎麼批呢?不是我們世間法上給你批個文件啊,不是這個概念的,那就是說從因果的角度,祂認可你,因為祂的認可,本尊才認可、護法才認可,這部法才傳得下去,他才能得到受用,否則,你學到的法,將會是世間上的普通佛法、常規佛法、經書上大家都可以聽聞的佛法,而深奧的是不行的。在去年,我們給上尊傳了一堂法給他們,在傳這個法的時候,我們廟子的大門打開,狂風大作,整整打開十二天,起碼至少起了有幾天風啊?

     (佛弟子合掌恭敬回答:應該有好幾次,大概五六次或六七次。)

        對,起了六七次都是我們開門的時候起的,對吧?

      (佛弟子合掌恭敬回答:是。)

       是兩扇大門開開的時候起的大風,這點讓我甚為感動,為什麼呢?真是感恩十方諸佛菩薩和一切護法們,因為法義裡面沒有這一道啊,沒有這一條啊,沒有說過修這個法的時間,風不可以吹進來啊,沒有這條啊,也沒有這個規定、這個咒語可以擋這個東西的啊,沒有啊,佛法就叫佛法,這就是公理道德而感召,這就叫。那起了那麼大的風,連放的金剛杵、在門外的金剛杵、立在桌上的金剛杵都被吹倒了,連帳篷都被吹來那些鐵夾子都被吹垮了,樹葉吹來遍地都是,席捲撲屋而進,進大雄寶殿,但是進不了!它是撲屋而進,可是沒有進成,又被退回去了,全部退到大雄寶殿門外,一刀截斷,一匹葉子都沒有進入門,一點灰都沒有進入門。就是不進去,那兩扇門是敞開的,整個葉子就是齊那個門檻,一刀截斷。你說門檻麼,應該不叫門檻,這個大雄寶殿是一個現代門的門檻,現代房子大家都知道,幾乎都沒有門檻的,對不對?

      (佛弟子們合掌恭敬回答說:是!)

      就是說外面跟裡面是一樣平的,只是一道門,下面一個縫,對吧?

      (佛弟子們合掌恭敬回答說:是!)

      有那個香啊,小的香那麼大一個縫,有的呢比香大,筷子粗那麼一個縫,因為它推門地上是平的,這個大雄寶殿就是沒有門檻的大雄寶殿,它意味著一切眾生來都歡迎,沒有門檻高矮擋你們,可是葉子到那兒就不走了,到那兒,就剛剛齊那裡一刀斷,灰塵到那裡一刀斷,一匹陰影都沒有進來點。哎,你說一天不進,兩天總進吧?起了好幾次風,十二天,沒有一天進去,因為傳聖法,進去不了!一切都是吉祥的,至少說是。

      這到底是什麼原因?我要講這個道理的,就是要告訴你們,因為上尊們畢竟是很了不起的了,他們都是能開示佛法的了,他們開示佛法是正當的,但是,還是難免有錯的,只是說錯的比較少了,因為他們超過了教尊,超過了孺尊聖者,當然,更超過了其他的德了,說難聽點,非常稀有、非常難得的了。那我到底要給你們說個啥子?我就說佛法啊,是福不唐捐的,他要作的一個法,你必須要符合那個條件,那個條件符合了,你多一天不行,少一天不行,多一時不行,少一時不行,甚至於多兩秒鐘都不行,少兩秒鐘也不行,嗨,祂就必須要在那個緣起上,符合因果的規律,你才能學得到,那因果的規律就全憑我們平常修行的言行!我們既然都出家了,是一個出家人了,我們難道連面對矛盾是非、連面對讚歎我侮辱我,我都要動心嗎?我都要被別人牽引嗎?我都要去跟別人爭輸贏嗎?這就太可笑了。當然,你們師父我修行修得不好,很是慚愧,但是,儘管這樣,我也想了很多,其實,我有很多事情,我遭到的打擊、遭到的侮辱太多太多了,比如,網上說我詐騙犯,騙劉娟怎麼怎麼怎麼怎麼,還是如何如何是一個壞人,你看我在乎嗎?你在我們的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看到過一個我們專門、我站出來在那兒聲明、在那兒說嗎?沒有這回事!甚至於這裡大膽地告訴你們,連你們的劉娟師姐,為了要給我作證,想作證我沒有騙她,她對我如何如何、讚歎我、說我了不起、說我好,當然,你們師姐非常的好,可是有些人就藉故亂編亂整來整我,甚至於威脅她,要整她、要嚇她,吧她家人都抓起來,要喊她搞假材料,可是劉娟師姐說她要為我證明沒有這些事,所以她要見我。你們知道我是咋個處理的嗎?出家的、沒有修行的、假修行的弟子你聽到啊,你們聽到啊,你們夠可憐了,我是告訴你們翟芒師兄去給她說,我說我先在電話上給她談一段話,我把這段話談了,如果說她同意,我就見她,沒有同意我不見她。她說她好多年沒有見我了,她說她要給師父作證、證明,是你們啊,肯定高興得來兩個腳丫板都在顫抖,我沒有,我無動於衷,我是說先告訴她我要跟她通個話,而且她必須要同意我錄音,同意錄音,我們的對話要錄音。她最後同意了,同意以後,好,翟芒,等一會我要喊你補充的啊。

      (弟子翟芒合掌恭敬回答:是。)

        同意以後,我就讓翟芒去給她見了面,見面的時間翟芒就給我打電話說:師姐在這裡,她要跟師父講話,她已經同意錄音。我說好,我才跟她講話,我跟她講話的時間,我就說:首先第一條,你聽到,我說你還好嗎?她說怎麼怎麼好,我說那就好了,我太高興了。她說:我好想念師父啊,怎麼怎麼怎麼,佛陀師父啊,我太想念您了。我說我有一點要跟你說,我說我願意見你,我也很想念你,但是呢,我有一個條件。她滿以為我的條件是喊她作證,我說我的一個條件就是說“你不能為我作證,說我是好人,不能為我作證,說我沒有騙你、沒有什麼,我不要這個。我跟你見面,只是說這麼多年沒有見你,想看看你,然後你想要學的佛法、要問的,我會教你,但是我不要你為我作證。”我這是什麼概念啊?我不是你們一個人說壞、說好啊,我是由於她跟百行師兄,他們兩個其實都是很好的好人啦,就被人家某些人威逼啊,要作證。所以劉娟師姐那天我是說我不要作證,最後她說不行啊,怎麼的,我說不行我就不見你,就這麼簡單,我們就不見面了,最後她同意了,她說:好嘛,好嘛,好嘛。我說好了,那就說好了,我在舊金山廟子上見了她。我見她的時候,一進來就哎呀,好感動啊,感動得不得了,說不到幾句話就說:“佛陀師父啊,我要站出來為你作證,我要寫證詞。”我說:我跟你講好了的,你怎麼有來了?我們說好的,錄了音的,誰喊你作證啊?不准再談這個,再談這個就談不下去。我說:好了,我現在關心你生活怎麼樣?各方面怎麼樣?我就問她,我就把講講講,講到一邊去了。弟子們,雖然師父很慚愧很差,但是至少不會去爭一個你死我活,你們那個你死我活算不到啥子,就是在一群出家人裡面知道而已罷了嘛,我那是全世界公告啊,全世界都在罵我是個混蛋、是個壞人、是個詐騙犯,騙劉娟、劉百行啊!我當了這麼多年的假騙子,你說我沒有被整慘了嗎?管它囉,因果嘛,眾生夠可憐了,我高興了,我幸福了,他們就不高興、不幸福了,所以這是非常非常重要。

      那麼,你說,那麼好了,有些護法們,護法的師兄們,他們那麼都照師父這樣,人家都罵師父、都說,他們也很高興嗎?那他們可有罪了!因為他們在維護佛法。所以,如果現在哪個要罵釋迦牟尼、阿彌陀佛和十方諸佛的話,我一定對他毫不客氣的,因為我不允許他們侮辱釋迦牟尼佛陀和諸佛,這是不可以,菩薩都不可以。這個界限要分開,懂到了嗎?

      (佛弟子們合掌恭敬回答:是。)

       這是我們敬法、愛法、護法,非常的重要!

       那你說就這個說明嗎?我還給你說一個,哪個做到過呢?在歷史上你給我指一個前人出來?說我最嚴重的時間,國際刑警通緝令怎麼怎麼,他們把它發下來以後,國際刑警早都取消了,已經沒得了,可是網絡時代,有的人就把下載下來了,懂嗎?一旦下載下來,就放在那裡以後啊,然後隨時不高興了,又可以把它貼在網上去毀譽我,所以就造成了世界上的人都不知道,都認為一直還存在的,其實是他們貼上去的。因為我的毀壞是從中國開始的,中國政府跟國際刑警調查以後,沒有問題了,政府請求撤銷的。

       (翟芒合掌恭敬回答:是。)

          那就說明他們打了報告,因為他們那個請求不是嘴上說的,一定要有報告啊、有存檔這些,懂嗎?好了,我這麼正統的,當時師兄們看到以後,興奮得不得了,喊我快把它拿出來:我們馬上把它公佈,嘿呀,總算冤屈洗清。國際刑警親自說我沒有問題,還正式通知各國國際刑警,任何關口不得滯留我,我這是說的真心話,我不敢亂說啊,我們收到信的這位高官,親自知道這件事,而且為了我的這個案件,還又把跟我隨到一起被連帶的、受到迫害的這些弟子們又去申請,因為國際刑警還有他們,結果人家國際刑警回信以後我才看到,哎呀,我說老實話,我真是覺得我何德何能享受這樣的待遇呵?上面說的是:他們不能的,他們不能拿這個東西的,他們要到本國去申請的,要怎麼怎麼怎麼,我的這個東西呢,是國際刑警發出來的第一封信,以前沒有先例的。所以我就說我有什麼資格享受這個啊?他們國際刑警撤銷就撤銷了,他們不會理你的,不會給你個人發啥子的,

         (佛弟子合掌恭敬回答:是。)

            好,那這個時間該拿出來嗎?當然拿出來就好了啊,你們知道嗎?從那個時候開始就罵聲不斷,整我、害我,說難聽點,還有一些所謂的什麼喇嘛也站出來,說老實話,喇嘛教我本來就對他們看法非常不好,還站出來破壞,當然也有好的喇嘛,我相信也有,不是說一棒子打倒的,也有好的活佛,像多珠欽法王啊這些,就是非常好的,阿秋法王啊,這些都是很好的,可是,很多都是壞的,來破壞,我們拿出來,一下子就可以鎮伏的,我說關起來了,我就把它關了十年,十年罵我,我不拿這個來證明,十年罵我,我不讓劉娟師姐去給我作證明。那這個你們想過嗎?調成別人的話,這是巴不得的事,當然,也許我說的話不正確,但是,我沒有讓她去證明我是如何的好人、沒有騙她,是她主動要去給我作證明。為什麼?因為你們劉娟師姐啊,她是一個有道德品質的人,是一個很好的人,所以她不忍心這樣來讓我受到誣衊冤枉。那儘管如此,可是她後來竟然自己去領事館了,把證明寫好去公證了。那怎麼知道的呢?她打電話來給我們辦公室師兄,告訴說她今天非常感謝佛菩薩加持她,領事館給她公證了。我說公證什麼啊?才去問,就說她寫了一個什麼什麼,我說不是說好了嗎?怎麼去公證啊?我說不要證明嘛,哪個喊去搞的?結果她發來一個東西,她說:佛陀師父,是不是你不要我啦?怎麼怎麼怎麼……我說句肺腑之言吧,這麼正直的弟子,怎麼不要呢?當然要要,而且不但要要,十方諸佛菩薩都要要。所以我今天啊,就說到這個問題呢,告訴你們,你們當到師兄姐妹間,有了矛盾,當然,我不是只指這個廟宇啊,我是指所有的在世界各地的寺廟,以及世界各地的聞法點也好、協會也好,這些師兄弟之間,有了矛盾,就互相不讓,這哪裡是在修行呢?你們連一兩句話都忍不到嗎?弟子們,我覺得你們咋個成就,今生能解脫嗎?你們成就不了了,今生你們不能解脫了,懂嗎?所以改過才能成就,才能解脫,這是很重要的。真修行是在行為上的,而不是說“某人在真修行嗎?他沒有真修行,他能成就嗎?”我說難聽點,你說這個話,你就徹底都沒有修行了,你還不了解哪個沒有在真修行,你自己就徹底脫離修行了,你都還不曉得你,你想嘛,你還在辨別是非,你還在,你還在看他過為己過,把他的過錯看了,變成自己的過錯,你說你在修行嗎?有一句話,中國有句話叫白痴,你正好就符合這個白痴,我們這類的出家人非常的多,我今天主要是針對出家人來說這個法。

          為啥子十年的時間就拿出來了呢?那個是世界佛教總部遭到的抨擊太大了,打擊簡直是無法忍受了,說世界佛教總部是一個邪惡的組織、邪教,這個邪教的原因就是第三世多杰羌佛是國際刑警的通緝犯,都藏到,又怎麼怎麼怎麼,所以他們實在無法了,因此影響到很多高僧大德的形象,把他們傷害到了,他們的形象傷害到了,傷害到一些聖者的形象,我這個時間我就不能以我為這個標準了,為了他們,所以我才同意拿出來了,他們把它發在《今日美國》跟華盛頓…,叫華盛頓啥子,反正《今日美國》是最大的,名列第二,我們查了,名列第一是《華爾街日報》,我原來認為是《紐約時報》,我以前認為,結果它不是,名列第二是《今日美國》,名列第三是那個《紐約時報》,名列第四好像是《洛杉磯時報》,還有一個是《華盛頓郵報》,我也搞不清楚了,我們發在上面一個聲明了,不是我發的,是總部,我同意他們,因為他們傷害太大了,他們不如我的,他們受不了的了,要把組織都要整垮的,就是由於這個後遺症,都造成了買一坨地都被人家攻擊。哎呀,說內心話,那些攻擊的人夠可憐的,我不跟他們計較的,他們不了解情況,懂嗎?聽了那些妖人邪人的胡說以後啊,然後就信以為真了,我跟他們計較啥子呢?我覺得他們是眾生嘛,不明白嘛,說幾句罵幾句,應該的嘛,罵錯了也是應該的嘛,沒有啥子了不起的,懂嗎?可是最後都把這個問題在十年才拿出來,你說師父沒有忍辱嗎?我準備永遠都不拿出來的,我拿出來幹什麼啊,可是世界佛教總部來請求我了,我不是世界佛教總部的人哦,弟子們,我不是他們的董事,也不是他們的會員,我就是我,獨立的,個體的,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這邊的,但是人家這個單位請到我了,我咋辦?傷害到他們了,所以我說:好吧,拿給你們,那你們就拿去吧!但是不要傷害別人。所以我今天實在的告訴你們,師父是實在找不到別人來做譬喻了,我只能把我自己搬出來了,因為我覺得你們公案都沒有我的好,我覺得我這個公案是很真實的,實實在在的,當然我剛才講的只是百分之一二給你們聽哈,還有百分之九十八,好久有機會慢慢一條一條給你們說啊,師父在這樣慚愧的修行啊,身為第三世多杰羌佛,現在又強行被升為世界佛教教皇,但是我確確實實是一個很普通很慚愧的人。因此我告訴大家,我當什麼教皇啊,我們的教主釋迦牟尼佛,我們的教皇就是釋迦牟尼佛,我算個老幾啊,我只是個普通行者而已。可是有一條我經常重複,佛法我不能讓的,否則我就辱法了,我的佛法是純正無瑕,代表十方諸佛說的法義,從普通法到最高法,都是第一流,這一點我毫不客氣,但我本人慚愧,我本人不行,我本人是一個普通的行者啊,就是這麼簡單。

        那現在說到這裡,說到有些聖者了,我們的聖者啊,孺尊、教尊,當然再高的呢,一般他們都比較厲害一些了,我就不去說了,在修行的情況下,也是修得很差的,口若懸河,特別是上尊級的,有時間一說到什麼佛法的時候,“哎師父啊,這個法我都聽過了,法音裡頭都有啦。”不錯,有了,是講過了,是聽過了,你怎麼忘了一點啦,你到底是聽過了還是做過了?還是做到了?還是做徹底了?十方諸佛要的不是聽過了,是要的你做徹底了,好好給我聽清楚了,其實你聽過了是白聽的,你聽十遍百遍千遍,等於一遍都沒有聽,因為你沒有照到去履行,所以佛法裡面這個透關法,很重要,當我們聞一法的時候,聞一修行的時候,聞一基本教義的時候,聞一特殊甚深法義的時候,那個時間我們只是在第一步上——聞,才在了解它,了解以後,這才是僅僅第一步,沒有用的,要馬上來檢查自己了,這個時候,“我聞懂了嗎?我聽清楚了嗎?”好,聞懂了,聽清楚了,第一步落實了,這個時候要開始,那麼我就要照到去實際做了,屬於實行了,行付於實,聞懂了就要做,那麼就要根據上邊講的義理道理去實際的做。怎麼做?瑜伽性的做,從身口意,簡單的說,就是從我的意識上,生起這樣符合法義的教誡,符合我聽過的這個教誡,從我的心態上要去做,好,那第二,語,我的語言上,馬上表現出來,要符合這個語言上的,上面教導的去做,語言上做了,那麼行,我們實際具體的行動上要去做,那行動上你說具體是些啥子?就包羅萬相啦,包羅萬相了,語言上也包羅萬相了,簡單的說,在有些法義上有個規定,我覺得這個藏密,我雖然有些地方我很反感,很反對西藏的一些藏教,但某些地方的教義,我也覺得框框條條也是挺好的,比如說,喊你見到師父要合掌,見到師父要頂禮,而要發自內心的,從心底裡面生起真正的尊敬,而不是假的,而行動上立刻做到,屈背合禮,曉得不,然後獻哈達,它是導致你進入這種行,產生這種真正的心態,進而言之,才脫化出來,真正做到心、境、行合一,純淨的,這個時間你才談得上是修了,符合行持的教誡了。可是我們有些所謂的高僧大德,自己都沒有把自己弄清楚,甚至於聖德也沒有搞清楚,自己都不曉得在幹啥,都不曉得,自己連這基本的道理都沒有弄清楚,匡到就說我聽過了,你聽過啥子啊?其實連聽都沒有聽懂,你反過去問他,他馬上講都講不出來,就算聽懂了,你語言上做到了嗎?你行為上做到了嗎?身口意三業,做到了稱為瑜伽相應,瑜伽,而不是那個瑜伽功哈,這個瑜伽這個名詞啊,來於印度,也來於西藏,整個西藏的教派叫瑜伽教,我們呢就說,簡單的說,換句語言,就不叫身口意吧,就說我們的行動,我們的心、思想,思想、心就是一回事,就是我們的想法,我們的行動,我們的講話,都是如一的,都符合佛陀教誡、標準的說法的,那這就叫做相應。那做到這一點,你才是真正在修行了,你的行持才合法了。你說好,那我行持不合法又如何呢?我又如何呢?不合法,不合法油鍋刀山會等到你的,你會慘不忍睹,豬牛牲口會等到你去變的,你會慘不忍睹,餓鬼道會等到你的,你會很可憐的,為啥?因為你不符合教誡!你連最基本的敬師、敬法、重道,你都不懂,而你是慢法、貢高、凡俗,這樣子就造成了侮辱佛聖、辱法,那當然在這種情況下,你自然地就不能學到法。我剛才講了,管理這個因果的、擇決的這個神、這個聖,他們就不會讓你學到佛法,甚至於學到了,他們也要把道給你障住,讓你昏掉,最後你不得成就,你還得墮落。這到底是為什麼呢?因為像你這種人啊,有了道行,有了力量,那你就會殘害好人,殘害眾生了,所以說,我們要修行,只要是正法,我們身口意符合標準了,我們實際地不折不扣去做了,這就叫做修徹底,修徹底才能得到大法,而且學法才得到受用。受用是什麼?受用當然福報、智慧、道力、道行,至於神通力量這些不說了,那是自然的。

          我說到一句實在的話,我們這裡面前你們那個開初教尊,就在這裡,他雖然平時不在乎,大嗨嗨的跟大家講話,但實際上他犯很少的錯誤,很小小一點他都要拿出來懺悔,非常小的一點,而且照我來看,根本就不是錯誤,那是在以前他沒有學佛的時間,比如曾經檢舉了他的一個親人,他說他年輕時候,檢舉了他一個親人,去揭發他那個親人,他就感到不安,到現在,他說,“哎呀,是不是我犯了罪啦,師父啊,我怎麼怎麼怎麼,我最近的拙火定突然溫度下降,沒有以前高了,我是不是就這個問題嚴重啊?我這幾天我都在想啊,當時我這個親人對我很好的,後來,有兩個親人都對我很好,我就把他又檢舉給另外一個親人聽了,懂嗎?”我說不存在這個問題,我就告訴他,懂嗎?你看這點小的事,他都會去反省,因此今天你看,我們的壯士男士,我們的大力士,竟然不如一個八十九歲的人,人家拿杵上座拿到了230磅,你說這是什麼概念?用金剛鈎拿的喔,現在用金剛鈎拿230磅的人,少之又少,非常的少,他的段位已經達到,在康體士的基礎上,上超了二十二段,啥子原因?可是你看他在怎麼修行,我來到美國,人家是咋個對待的,當時他是我親自傳承的,這開初啊, 因此他很快就得到批准了,一批准一傳法,他並不練什麼東西,練啥子啊練,嗨呀,他的功力就上去,這麼老年一個人還是小事,關鍵他的體重才多重啊,他才186磅重,186187185 之間,這個漲起漲來的,簡單的說,這麼一個人,體重這麼輕,歲數那麼大,竟然年輕中年大力士不抵他,什麼原因?好生聽到,愚痴的佛弟子,很簡單,他在真修行,你們沒有,你們是白火石湯湯幾個字,有句不好聽的話,叫二百五,還滿以為自己在修行,你們沒有修。今天師父是來幫你們,你們要做呢,就真正去做,你們實在不做,也沒有人管你們,誰也管不到你們的墮落,我巴不得你們前進,可是你們的前進,巡視觀照護法在空中看,只要傳了法給你,祂就看到了,祂就說該加持嗎?是不是要把道力給他擋住?要這個人成就嗎?他成就了不是更壞嗎?他們都會考慮的,這是因果,因果是不昧的,因果是如影隨形的,一點都不會離開的,就像影子一樣緊緊的跟著我們,分秒不差的,人是什麼動作,它就是什麼動作,那個影子。既然學佛修行了,一定要以真誠,不然法學不到的。我有的弟子跟了我幾十年了,一直跟我求法,我心如刀絞,我每次都多想傳他的法,為什麼?不然師父就太過份了,太不懂感情,太混蛋了,因為他不理解我的,他沒有辦法理解的,他只認為這個師父這麼對待我,簡直沒得感情一樣的,什麼都不管的,他就不知道,護法不同意,我傳給你就把你毀了,沒有用的,等到同意那一天就成功了,可是他不明白,我又不能跟他說,說了又犯戒,所以有些道理就是這個道理,可是現在這一次,我就傳了,人家就成功了。但你說有的為啥那麼快呢?它那個因緣奇怪得很,有的就會突然之間,祂一下就同意了。有一個弟子,叫做,一個女的弟子,有五六十歲一個,她叫啥名字喔?她就是突然之間,就把法學了呢,因為我一問,就同意了,馬上就說:馬上傳給她,我們認可的。所以那天晚上金色菩薩就出來呢,

      (佛弟子們合掌恭敬回答:是)

            呃這個大家都知道的,對不對?

           (佛弟子們合掌恭敬回答:是)

            所以我巴不得每個人面前都出來一個金色菩薩,今天就把你們渡了,可是祂不來的嘛,你說我咋辦嘛?祂不同意的嘛。所以一切都叫因果啊,這就猶如一個燈光,當你那個燈,它的量度有多強,能照多遠,那是這個燈光發出來的強弱的關係,而不是那個亮不照到那麼遠的問題,你要想照到萬里晴空,那就必須是太陽啊,星星是不行的啊。

            因此我們在學佛修行的時間,我們要真正做到一個純淨的、真正實實在在的佛弟子,佛菩薩、本尊、護法欺騙不了的,不受欺騙,我,受欺騙,我知道你在騙我,我也無所謂,因為我慈悲、忍辱,但是佛菩薩本尊祂們只講原則,只講不折不扣的因果原則,就跟下棋一樣,你那個棋走到那步該輸的時間,它就是必須那個棋子要拿掉,就這樣的,我呢,就說哎呀算了,不走那一步,算了算了,可是不正常啦,懂嗎?可是這個不是我在掌握啊,這是佛菩薩本尊在掌握每一部法。所以要學到好的佛法,要想得到成就,要想得到受用,要想得到證量、聖力等等等等,就得符合原則,不符合原則,身口意三業不能如法,是成就不了的,修行不徹底,就不能成就。當然,所指的修行,它的含攝面是非常的廣的,不只是說我剛才講到的互相忍讓就叫修行了,那是修行之中的一個部分,尤其是我們面對一切眾生,包括非人類眾生,那麼我們是什麼態度呢?我們絕對要實行“諸惡莫作,眾善奉行”,一點壞事我們都不能做,所有的好事,我們能做的、力所能及的事情,我們都要去做,都要去幫助別人,哪怕甚至於傷害到我們的利益,我們都要唯願他好。特別要注意的是,絕對不能傷害、殺害任何生命,只能放生。如果我們還有心要去傷害一條生命,或者哪怕牠很小的一個蟲子,我們把牠傷害了,那麼在這麼一種狀況下,我們已經脫離修行的範疇了,我們犯罪了。你想,如果說佛菩薩看到你還要傷害眾生,祂敢讓你有道行嗎?有了道行,你就用你的功夫、用你的法力去殘害眾生,那怎麼辦?多少人在背地裡罵我們,多少人在背後說我們,“哪個人後不說人”,所以這是很重要的,這是歷史上的經驗,也是歷史遺留的實際存在的事實。但是,你有了神通道力本事以後,你想你能發現有人說你,你受得了嗎?所以你是絕對不能有本事,佛菩薩絕對不會給你生一點力量的,至少不會給你道行的,這是很重要的。因此,我們在修行學佛的過程中,只能放生,不能殺生,而且隨時關照眾生他們的生活,不管他是什麼眾生,我們都要盡我們的力量去幫他們。惹不起的我們就採取辦法躲避離開,這是唯一的辦法,而不是喊他們離開,非常非常的重要,太重要了,這一點。簡單地說,修行就是要修徹底,不徹底,就不能大成就,那也許取得一點小成就,但是會轉世,下一輩子再來修,到底轉多少世,誰也不知道,我們莫如就在這一世徹徹底底地把他修好,徹底地成就解脫,這多好呢?當然,如果能按照《了義佛旨》去修持,那是更好的。有的人說:我們沒有那個咒語,我們沒有那個什麼……那不重要,咒語不重要,弟子們,而重要的是行為。行為符合了,就符合釋迦佛陀的教誡、十方諸佛的教誡了。做好了這一點,徹徹底底地執行了,行動上完全按照那樣去做了,語言上按照那樣去做了,思想上按照那樣去做了,那麼就叫徹底。徹底才能證得道行果力,這是很重要很重要的,切記要記住這一點!

           今天在這個元旦這一天,我擠出來給全世界的佛弟子們說了這一堂法,那雖然這裡寥寥幾個,因為還是那句話,我們要遵守政府的法令,不能聚集,你想,不到六呎遠都不能坐,這個咋得了呢?所以就沒有辦法,當然我們這裡是不違規的,是符合法令的,根據我們的人次。但是在這個居家令期間,也是不能團聚的,所以就請沒有來這裡聽聞佛法的佛弟子們,你們要理解,我希望這盤法音,能把你們從生老病死苦的道上,帶入你們能掌握自己開宇宙飛船直接飛到佛土的道上。我的佛法就講到這裡。

      (佛弟子們恭敬合掌:感恩佛陀師父,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修法加持所有眾生!)

      (狗狗歡喜大聲叫嚷)

        狗狗們一聽完也就開始感恩了,你看,這麼多狗狗啊,聽完就知道感恩,就要叫喚,你看。

      (佛弟子們合掌恭敬回答:是,是,是。)

        好好好,行了。

 

本文連結:https://www.love-buddhism.com/2020/08/blog-post_58.html

 

 

 

 

 

文章標籤

Sind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請所有的佛弟子們注意:佛弟子們一定要恭聞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的這一盤法音,雖然佛陀隨口說法與現在公佈的文字記錄無差,但加持力遠勝文字。

新年說法:我身口意都符合真修行嗎?能成就解脫還是遭惡業苦果?

        今天是2021年的過年了,元旦,一號嘛?

      (佛弟子們合掌恭敬回答:是。)

       那麼我們今天沒有外面的人,都是廟上自己的出家人,而且都戴了口罩。為什麼呢?要響應政府的居家令,所以沒有通知任何外面的人來聞法。首先這個居家令我們必須要執行的,戴口罩也是規定了的,幾尺遠坐一個人也是規定了的,雖然很多人不在,沒有來到這個地方,可是我們還是必須要為大家說法。

       釋迦牟尼佛在這個世界上來為什麼?當然,祂在這個世界上來修行、成就、成佛,其實,祂不在這個世界上來修行,到其他的世界同樣成佛。那祂的因緣緣起在這個世界上,成就了,成為了佛陀了,圓滿了無上大覺三身四智,佛陀在我們這個娑婆世界成了佛,成了我們娑婆世界佛教的教主。當然,我早都說過,阿彌陀佛和其祂的任何一個佛、十方的諸佛,祂們都各自有各自的世界,比如阿彌陀佛極樂世界,金剛不動佛在琉璃世界,其祂的佛都各自有各自的世界,可是,釋迦牟尼佛在這個世界上成了佛,因此,祂就是這個世界最高的領袖——佛教的教主。因此,這個因緣就給我們大家帶來了我們最大的福報,而從釋迦牟尼佛那個時候開始啊,就有了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七眾弟子隨之而產生,那幹什麼呢?都是為了學佛陀的法,想成就解脫,像佛陀一樣了生脫死。我們這裡的弟子出家人,你們都知道的,不用多說,是我們這個廟上的,那麼都很清楚的,當然我指的我們這個廟,就是說,今天我們這個寺廟呢就是這個廟,假如哪一天我在哪一個寺廟呢,就是哪一個我們的廟,但是,歸根結底一句,都是釋迦牟尼佛的後代,都是釋迦牟尼佛的弟子,所以,釋迦牟尼佛是我們必須尊重的!任何佛教說他是什麼特殊的,或者說發明了一個什麼教了,那就是外道了,當然我指我們的佛教啊,不包括人家什麼基督教啊、天主教啊,那是宗教信仰自由,各自有各自的啊,我們不能去評論的,我針對的是佛教。

      所以,清楚地告訴大家,既然佛教能了生脫死,能讓眾生生老病死苦都達到寂滅,而自己成為不生不滅、不來不去,遠離一切痛苦,沒有痛苦可言,享受純淨的極樂幸福,那麼,是為這一點而去追求才學佛的,正因為如此,為這一點去追求,我們很多人為了修行啊,就想到:我一定要紮紮實實地修行,我乾脆就去出家,所以就剃度出家,依照釋迦佛陀的制度就出了家了,出了家,受了三壇大戒,成為比丘、比丘尼。那這個時候,是為什麼要這樣呢?其實他的心中在想一個問題:我一定要出家,以最虔誠的心,我才能成就,我才能解脫。所以,下定了最大的決心,出家了。我剛才講的,這是真正的出家人啊,你們不要見到剃了頭的就叫和尚、比丘尼,裡面有很多普通的眾生,也有很多邪惡的人的,也有很多不邪惡、但是又是純粹的凡夫意識。那好了,說到這裡,就說那另外還有哪種呢?我先重申一下啊,我講的話我會負因果責任的,全部擔當因果責任。另外有一種人呢,他在社會上生活困難,走投無路,所以覺得不好生存,加上自己在年輕時代也不順,各個方面都不順,有的甚至於很小就發心了:哎呀,咋辦呢?乾脆出家還有一碗飯吃。所以,就這樣出了家、剃了頭,甚至於受了戒,那這種呢進去有兩種情況:有一種呢就真正走上正道,開始修行了學佛了,修行呢就是按釋迦牟尼佛的教誡,如法地去遵守、去行持、去學了;那另外一種呢,是看看經書,或者聽聽師父講法,走走過場,拿一個佛珠在手上一唸一唸的,其實,一點佛法的真諦、修行的道理都不懂,說難聽點,就是站在出家人的角度而混飯吃保命,混日子,把這一生混過,讓閻王來請他走。說科學點,就是說,無常到了,那就得要離開了,進入中陰再轉輪,根據因果,做的壞事多的,那就轉惡道,做的好事多的呢,就轉善道,真正懂得到佛法、入了佛門的呢,那這些人呢,就會取得成就,成就裡面又分若干種級別,有大有小,各有不同。同時,牽涉到每一個人善根和惡業的不同、各自的習氣不同,因此,他學佛的多少、進步的快慢也不同。比如說有的人啦,他聽到一次佛法,他馬上就明白道理,明白道理,立刻就執行了,就照到去做了。可是,有的人聽了一兩遍,毫無作用,聽的時間他挺感動,他似乎覺得很好很好很好,可是,他隔不了兩天,他就不在這個線上了,就跑在另外的位子上去了,照常使用他的貪嗔癡愛喜怒哀樂,這都是跟他往昔之中的業力深重緊密地分不開,可是又分得開,願力可以勝於業力,當下最大的決心的時候,這個時間業力往往搏不過願力了,而他就會飛躍起來,惡業擋不住他的,他就會很快進步了。當然,我說這第二種人——為求生活而來的,有各種不同的啊。那還有一種呢,就是第三種人,覺得在這個社會上啊,非常地恐怖,他或者犯了某種事情,為了躲避而逃避,就出家了,當了和尚,剃度了,那當然,這種人呢,也有進去真正學好了佛法的,可是也有進去,出了家,一樣地還是墮落的。

      那第四種呢,你說種類那麼多啊?太多了。第四種呢,面比較廣了,就是屬於壞的那一種了,外表剃頭、外表出家,是比丘,是比丘尼,但是實際上他是波旬魔王的魔子魔孫的灰灰末末塵塵了,轉世投胎進入了僧團,幹什麼?就是在學佛的過程中,以他自己的魔力魔障魔學,篡改經書,亂講佛法,添鹽加醋編一套,騙取眾生的錢財、人、等等等等,那這種就是很可怕的了,就屬於邪論、附佛外道,打著佛教的招牌而去行騙了。可是,這裡面也是有輕有重,有的很厲害,有的普通,有的說不了經,傳不了法,但是,他會破壞僧團,搞內部混亂啊、內部矛盾啊,曉得不?反正把僧團整爛,這一種就是另外一種魔子魔孫,比較薄弱的魔子魔孫、能力比較差的,就喜歡幹這一套了。

      那你說,他們本人知道嗎?我應該這樣告訴大家,知道的人非常的少,能知道他們自己的非常的少!他一般都不知道,他還甚至於滿以為他就是一個虔誠的佛教徒、正宗的出家人,實際上他是在執行魔的旨意,而不知道地執行,是在定業當中給他定了性,他天然地就會來造作這些惡業,他自己不曉得。那這裡面有兩種性質,有一種性質呢,業力較輕的呢,他有時候會迴光返照,他會明白,他明白了,馬上就會改正他的惡業,走向光明。有一種呢,他不明白,他愚癡得很,而他在愚癡的狀況下,往往還認為他很正確。所以,這麼二三十年來,我在僧團裡面,什麼人都看到了,各種各樣的都看到了,無論稱聖德的,還是稱出家人的,還是稱在家人大德的,什麼人裡面都有這樣子的人,自己在破壞佛法、破壞教誡,但是自己不知道,滿以為自己是正確的。首先不明白佛法的真諦,甚至於還愚癡到了啥子程度,比如說,有的僧團裡面非常嚴重的,經常看到都有這種,很多寺廟都有,所謂師兄師弟師姐師妹之間的這個矛盾,弄得不好就矛盾了。其實,這個時候他不明白一個道理,為什麼要矛盾呢?為什麼要矛盾呢?他只明白一條:他對我不好,他過分了!他就沒有明白:我執著了,我被他牽引了,我自私了,我不是修行人了!他卻不明白這一點,我說得對嗎?

      (僧眾們合掌恭敬回答說:是!)

        所以啊,當我們在看到別人不好的時間,我們就要想一想:他非常不好,他現在這樣對我,我怎麼辦?我到底是不是要考慮到他太欺負人、他太無理了,他就是我的仇敵,那麼我必須要讓他知道我不好欺負、我厲害,我要報復,讓他懂,採取這個手段。另外一種呢,就採取:我是出家人,我的業力正找不到消的,釋迦牟尼佛說:佛說無為最,忍辱第一道,我忍辱,你罵吧,你打吧,你侮辱我吧,我不在乎的,你們都是眾生,佛陀啊、佛菩薩們啊,唉,我成就的時間,我要先渡他啊,把他渡了,不免得他跟別人鬧啊。就用的是這種,就是這種行為。前者的行為呢,那就必須告訴你,前者的行為,就想報復、想給厲害等等的,那種人不是修行人的,說不定就是波旬魔王的子孫,薄弱的那一類,來破壞僧團的。還有一種呢,就是說,至少自己是很低級的,根本不把佛法、不把釋迦牟尼佛、不把佛陀的教誡放在心上的,這種人是不能成就的,今生必然在畜生道去償還冤孽,當然,地獄道呢我不會說了,好吧,這是必然的,而且今生會很慘的。

       既然是修行,有一個人講了一句話,說得非常之好,我覺得他真了不得,他說:“既然修行,我們下決心修行了,修行我們就修徹底吧,修乾淨點吧,不修乾淨等於不修,那點業力將會讓我們繼續在輪迴來償障。”你說講得多好啊,這句話說的!是他幫了一個人,一個人要送他的禮物,他堅決不要,他說“我幫你,我是應該的,我雖然不認識你,但是我是應該的,因為這是我的職業,我應該幫你。”人家說:“這你幫我啊,我覺得你太好了,我感謝你啊,不然我心頭難過啊。”他說:“你為什麼要難過?你感謝我,我知道了,你修行,你好好地修,就是感謝我了。我告訴你,我是佛教徒,我在修行,我要不我就不修,既要修我就要修乾淨、修徹底。”嘿呀,精華啊!簡直是精華,我說。當然,這個只是一個表現禮物的問題,在其它方面也應該是這樣。如果修行不修徹底,不去真正地每天發現自己是進益還是損減的話,那就散失覺照了,所謂進益損減,就是說今天一天,我待人接物上,我的心態上,我符合一個佛弟子、佛教徒嗎?我是不是貪嗔癡愛喜怒哀樂、利衰毀譽嗔譏苦樂我全部佔齊?我是不是沒有大慈大忍的心?他到晚上的時候,他就回憶他的一天,如果他這一天,他是坦蕩的,嘿呀覺得今天給眾生做如何如何,我修徹底了,大大小小的事我都做了,我都如是而做,但是,我不高興,我還沒有做好的,我無所謂,我要繼續,我不管我換得的成就如何,我只管我犯了沒有,犯了這些不該犯的沒有?如果他這樣做的話,這個修行人你不要擔心他了,他一定能很快學到大法,佛菩薩們會觀照,任何有本事的聖者都會看到的,都會傳他的法的。但是,當他不是這樣,而發現了問題,想到:哎呀,無所謂,反正今天教訓他一下也好,今天不給那個也好,今天我貪著一下也好,我明天再改就是了。就糟了,這個時間就前功盡棄了,就被劃為眾生界的種子了,就不能成為聖者界的這些聖人的因地了。所以,修行學佛就是要修乾淨、修徹底!

      我們慢慢來想,很多問題很值得思考的。他反過來,他還反映說:“他如何如何,他能成就嗎?他這樣子能成就嗎?他在修行嗎?”我一句話就給他問過去了,我說:“你現在正脫離修行,正在走向魔的態度和言語,懂到了嗎?你為什麼這個時候不迴光返照?你在幹什麼你?你看人家別人,你管人家成不成就,你先管好你現在在修行嗎?你為什麼看別人的缺點啦?” 有一句話叫“他非即我非,同體名大悲”,他的不是、他的不好,就是我的不好,我不要說,我自己好生想自己,哪怕他就很優秀了,我要想他更好,他不優秀,他對我很不好了,我也覺得:哎呀,我真感謝他,他今天來鍛煉我,讓我能在這個時間收到磨煉,我沒有生氣,我沒有動無明,哎呀,我的恩人啊。這樣一想的話,十方諸佛菩薩都喜歡你了,說:真了不起,此人可以成為聖者,立刻證道,讓他得到五通。當然,先得五通,最後才得六通嘛。因為祂放心你了,他知道你成就不會害人了。

      所以,我們的出家人要引以為戒的,這是非常重要。那麼我們的在家人居士們,也要引以為戒的,這也很重要。有時候你仔細坐下來一想啊,確實很有道理的,那個不修行的人啊,往往自己在那兒假坐,不可能有任何受用境界,一輩子都得不到道行,他自己還找不到原因,實際上他沒有修行,他是在裝模作樣,想欺騙佛法到手,就想把佛法騙到手,佛法是騙不到手的,弟子們。佛法不是師父掌握,也不是說本第三世多杰羌佛 慚愧的我能掌握的,那是護法、本尊、緣起、因果神祂們在掌握。為什麼真正的有些高深的佛法要經過擇決呢?說難聽一點,所謂的擇決,就是問管的、主宰的這位聖者,祂批不批準你擁有這個法?祂不批准,你不能傳。那祂怎麼批呢?不是我們世間法上給你批個文件啊,不是這個概念的,那就是說從因果的角度,祂認可你,因為祂的認可,本尊才認可、護法才認可,這部法才傳得下去,他才能得到受用,否則,你學到的法,將會是世間上的普通佛法、常規佛法、經書上大家都可以聽聞的佛法,而深奧的是不行的。在去年,我們給上尊傳了一堂法給他們,在傳這個法的時候,我們廟子的大門打開,狂風大作,整整打開十二天,起碼至少起了有幾天風啊?

     (佛弟子合掌恭敬回答:應該有好幾次,大概五六次或六七次。)

        對,起了六七次都是我們開門的時候起的,對吧?

      (佛弟子合掌恭敬回答:是。)

       是兩扇大門開開的時候起的大風,這點讓我甚為感動,為什麼呢?真是感恩十方諸佛菩薩和一切護法們,因為法義裡面沒有這一道啊,沒有這一條啊,沒有說過修這個法的時間,風不可以吹進來啊,沒有這條啊,也沒有這個規定、這個咒語可以擋這個東西的啊,沒有啊,佛法就叫佛法,這就是公理道德而感召,這就叫。那起了那麼大的風,連放的金剛杵、在門外的金剛杵、立在桌上的金剛杵都被吹倒了,連帳篷都被吹來那些鐵夾子都被吹垮了,樹葉吹來遍地都是,席捲撲屋而進,進大雄寶殿,但是進不了!它是撲屋而進,可是沒有進成,又被退回去了,全部退到大雄寶殿門外,一刀截斷,一匹葉子都沒有進入門,一點灰都沒有進入門。就是不進去,那兩扇門是敞開的,整個葉子就是齊那個門檻,一刀截斷。你說門檻麼,應該不叫門檻,這個大雄寶殿是一個現代門的門檻,現代房子大家都知道,幾乎都沒有門檻的,對不對?

      (佛弟子們合掌恭敬回答說:是!)

      就是說外面跟裡面是一樣平的,只是一道門,下面一個縫,對吧?

      (佛弟子們合掌恭敬回答說:是!)

      有那個香啊,小的香那麼大一個縫,有的呢比香大,筷子粗那麼一個縫,因為它推門地上是平的,這個大雄寶殿就是沒有門檻的大雄寶殿,它意味著一切眾生來都歡迎,沒有門檻高矮擋你們,可是葉子到那兒就不走了,到那兒,就剛剛齊那裡一刀斷,灰塵到那裡一刀斷,一匹陰影都沒有進來點。哎,你說一天不進,兩天總進吧?起了好幾次風,十二天,沒有一天進去,因為傳聖法,進去不了!一切都是吉祥的,至少說是。

      這到底是什麼原因?我要講這個道理的,就是要告訴你們,因為上尊們畢竟是很了不起的了,他們都是能開示佛法的了,他們開示佛法是正當的,但是,還是難免有錯的,只是說錯的比較少了,因為他們超過了教尊,超過了孺尊聖者,當然,更超過了其他的德了,說難聽點,非常稀有、非常難得的了。那我到底要給你們說個啥子?我就說佛法啊,是福不唐捐的,他要作的一個法,你必須要符合那個條件,那個條件符合了,你多一天不行,少一天不行,多一時不行,少一時不行,甚至於多兩秒鐘都不行,少兩秒鐘也不行,嗨,祂就必須要在那個緣起上,符合因果的規律,你才能學得到,那因果的規律就全憑我們平常修行的言行!我們既然都出家了,是一個出家人了,我們難道連面對矛盾是非、連面對讚歎我侮辱我,我都要動心嗎?我都要被別人牽引嗎?我都要去跟別人爭輸贏嗎?這就太可笑了。當然,你們師父我修行修得不好,很是慚愧,但是,儘管這樣,我也想了很多,其實,我有很多事情,我遭到的打擊、遭到的侮辱太多太多了,比如,網上說我詐騙犯,騙劉娟怎麼怎麼怎麼怎麼,還是如何如何是一個壞人,你看我在乎嗎?你在我們的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看到過一個我們專門、我站出來在那兒聲明、在那兒說嗎?沒有這回事!甚至於這裡大膽地告訴你們,連你們的劉娟師姐,為了要給我作證,想作證我沒有騙她,她對我如何如何、讚歎我、說我了不起、說我好,當然,你們師姐非常的好,可是有些人就藉故亂編亂整來整我,甚至於威脅她,要整她、要嚇她,吧她家人都抓起來,要喊她搞假材料,可是劉娟師姐說她要為我證明沒有這些事,所以她要見我。你們知道我是咋個處理的嗎?出家的、沒有修行的、假修行的弟子你聽到啊,你們聽到啊,你們夠可憐了,我是告訴你們翟芒師兄去給她說,我說我先在電話上給她談一段話,我把這段話談了,如果說她同意,我就見她,沒有同意我不見她。她說她好多年沒有見我了,她說她要給師父作證、證明,是你們啊,肯定高興得來兩個腳丫板都在顫抖,我沒有,我無動於衷,我是說先告訴她我要跟她通個話,而且她必須要同意我錄音,同意錄音,我們的對話要錄音。她最後同意了,同意以後,好,翟芒,等一會我要喊你補充的啊。

      (弟子翟芒合掌恭敬回答:是。)

        同意以後,我就讓翟芒去給她見了面,見面的時間翟芒就給我打電話說:師姐在這裡,她要跟師父講話,她已經同意錄音。我說好,我才跟她講話,我跟她講話的時間,我就說:首先第一條,你聽到,我說你還好嗎?她說怎麼怎麼好,我說那就好了,我太高興了。她說:我好想念師父啊,怎麼怎麼怎麼,佛陀師父啊,我太想念您了。我說我有一點要跟你說,我說我願意見你,我也很想念你,但是呢,我有一個條件。她滿以為我的條件是喊她作證,我說我的一個條件就是說“你不能為我作證,說我是好人,不能為我作證,說我沒有騙你、沒有什麼,我不要這個。我跟你見面,只是說這麼多年沒有見你,想看看你,然後你想要學的佛法、要問的,我會教你,但是我不要你為我作證。”我這是什麼概念啊?我不是你們一個人說壞、說好啊,我是由於她跟百行師兄,他們兩個其實都是很好的好人啦,就被人家某些人威逼啊,要作證。所以劉娟師姐那天我是說我不要作證,最後她說不行啊,怎麼的,我說不行我就不見你,就這麼簡單,我們就不見面了,最後她同意了,她說:好嘛,好嘛,好嘛。我說好了,那就說好了,我在舊金山廟子上見了她。我見她的時候,一進來就哎呀,好感動啊,感動得不得了,說不到幾句話就說:“佛陀師父啊,我要站出來為你作證,我要寫證詞。”我說:我跟你講好了的,你怎麼有來了?我們說好的,錄了音的,誰喊你作證啊?不准再談這個,再談這個就談不下去。我說:好了,我現在關心你生活怎麼樣?各方面怎麼樣?我就問她,我就把講講講,講到一邊去了。弟子們,雖然師父很慚愧很差,但是至少不會去爭一個你死我活,你們那個你死我活算不到啥子,就是在一群出家人裡面知道而已罷了嘛,我那是全世界公告啊,全世界都在罵我是個混蛋、是個壞人、是個詐騙犯,騙劉娟、劉百行啊!我當了這麼多年的假騙子,你說我沒有被整慘了嗎?管它囉,因果嘛,眾生夠可憐了,我高興了,我幸福了,他們就不高興、不幸福了,所以這是非常非常重要。

      那麼,你說,那麼好了,有些護法們,護法的師兄們,他們那麼都照師父這樣,人家都罵師父、都說,他們也很高興嗎?那他們可有罪了!因為他們在維護佛法。所以,如果現在哪個要罵釋迦牟尼、阿彌陀佛和十方諸佛的話,我一定對他毫不客氣的,因為我不允許他們侮辱釋迦牟尼佛陀和諸佛,這是不可以,菩薩都不可以。這個界限要分開,懂到了嗎?

      (佛弟子們合掌恭敬回答:是。)

       這是我們敬法、愛法、護法,非常的重要!

       那你說就這個說明嗎?我還給你說一個,哪個做到過呢?在歷史上你給我指一個前人出來?說我最嚴重的時間,國際刑警通緝令怎麼怎麼,他們把它發下來以後,國際刑警早都取消了,已經沒得了,可是網絡時代,有的人就把下載下來了,懂嗎?一旦下載下來,就放在那裡以後啊,然後隨時不高興了,又可以把它貼在網上去毀譽我,所以就造成了世界上的人都不知道,都認為一直還存在的,其實是他們貼上去的。因為我的毀壞是從中國開始的,中國政府跟國際刑警調查以後,沒有問題了,政府請求撤銷的。

       (翟芒合掌恭敬回答:是。)

          那就說明他們打了報告,因為他們那個請求不是嘴上說的,一定要有報告啊、有存檔這些,懂嗎?好了,我這麼正統的,當時師兄們看到以後,興奮得不得了,喊我快把它拿出來:我們馬上把它公佈,嘿呀,總算冤屈洗清。國際刑警親自說我沒有問題,還正式通知各國國際刑警,任何關口不得滯留我,我這是說的真心話,我不敢亂說啊,我們收到信的這位高官,親自知道這件事,而且為了我的這個案件,還又把跟我隨到一起被連帶的、受到迫害的這些弟子們又去申請,因為國際刑警還有他們,結果人家國際刑警回信以後我才看到,哎呀,我說老實話,我真是覺得我何德何能享受這樣的待遇呵?上面說的是:他們不能的,他們不能拿這個東西的,他們要到本國去申請的,要怎麼怎麼怎麼,我的這個東西呢,是國際刑警發出來的第一封信,以前沒有先例的。所以我就說我有什麼資格享受這個啊?他們國際刑警撤銷就撤銷了,他們不會理你的,不會給你個人發啥子的,

         (佛弟子合掌恭敬回答:是。)

            好,那這個時間該拿出來嗎?當然拿出來就好了啊,你們知道嗎?從那個時候開始就罵聲不斷,整我、害我,說難聽點,還有一些所謂的什麼喇嘛也站出來,說老實話,喇嘛教我本來就對他們看法非常不好,還站出來破壞,當然也有好的喇嘛,我相信也有,不是說一棒子打倒的,也有好的活佛,像多珠欽法王啊這些,就是非常好的,阿秋法王啊,這些都是很好的,可是,很多都是壞的,來破壞,我們拿出來,一下子就可以鎮伏的,我說關起來了,我就把它關了十年,十年罵我,我不拿這個來證明,十年罵我,我不讓劉娟師姐去給我作證明。那這個你們想過嗎?調成別人的話,這是巴不得的事,當然,也許我說的話不正確,但是,我沒有讓她去證明我是如何的好人、沒有騙她,是她主動要去給我作證明。為什麼?因為你們劉娟師姐啊,她是一個有道德品質的人,是一個很好的人,所以她不忍心這樣來讓我受到誣衊冤枉。那儘管如此,可是她後來竟然自己去領事館了,把證明寫好去公證了。那怎麼知道的呢?她打電話來給我們辦公室師兄,告訴說她今天非常感謝佛菩薩加持她,領事館給她公證了。我說公證什麼啊?才去問,就說她寫了一個什麼什麼,我說不是說好了嗎?怎麼去公證啊?我說不要證明嘛,哪個喊去搞的?結果她發來一個東西,她說:佛陀師父,是不是你不要我啦?怎麼怎麼怎麼……我說句肺腑之言吧,這麼正直的弟子,怎麼不要呢?當然要要,而且不但要要,十方諸佛菩薩都要要。所以我今天啊,就說到這個問題呢,告訴你們,你們當到師兄姐妹間,有了矛盾,當然,我不是只指這個廟宇啊,我是指所有的在世界各地的寺廟,以及世界各地的聞法點也好、協會也好,這些師兄弟之間,有了矛盾,就互相不讓,這哪裡是在修行呢?你們連一兩句話都忍不到嗎?弟子們,我覺得你們咋個成就,今生能解脫嗎?你們成就不了了,今生你們不能解脫了,懂嗎?所以改過才能成就,才能解脫,這是很重要的。真修行是在行為上的,而不是說“某人在真修行嗎?他沒有真修行,他能成就嗎?”我說難聽點,你說這個話,你就徹底都沒有修行了,你還不了解哪個沒有在真修行,你自己就徹底脫離修行了,你都還不曉得你,你想嘛,你還在辨別是非,你還在,你還在看他過為己過,把他的過錯看了,變成自己的過錯,你說你在修行嗎?有一句話,中國有句話叫白痴,你正好就符合這個白痴,我們這類的出家人非常的多,我今天主要是針對出家人來說這個法。

          為啥子十年的時間就拿出來了呢?那個是世界佛教總部遭到的抨擊太大了,打擊簡直是無法忍受了,說世界佛教總部是一個邪惡的組織、邪教,這個邪教的原因就是第三世多杰羌佛是國際刑警的通緝犯,都藏到,又怎麼怎麼怎麼,所以他們實在無法了,因此影響到很多高僧大德的形象,把他們傷害到了,他們的形象傷害到了,傷害到一些聖者的形象,我這個時間我就不能以我為這個標準了,為了他們,所以我才同意拿出來了,他們把它發在《今日美國》跟華盛頓…,叫華盛頓啥子,反正《今日美國》是最大的,名列第二,我們查了,名列第一是《華爾街日報》,我原來認為是《紐約時報》,我以前認為,結果它不是,名列第二是《今日美國》,名列第三是那個《紐約時報》,名列第四好像是《洛杉磯時報》,還有一個是《華盛頓郵報》,我也搞不清楚了,我們發在上面一個聲明了,不是我發的,是總部,我同意他們,因為他們傷害太大了,他們不如我的,他們受不了的了,要把組織都要整垮的,就是由於這個後遺症,都造成了買一坨地都被人家攻擊。哎呀,說內心話,那些攻擊的人夠可憐的,我不跟他們計較的,他們不了解情況,懂嗎?聽了那些妖人邪人的胡說以後啊,然後就信以為真了,我跟他們計較啥子呢?我覺得他們是眾生嘛,不明白嘛,說幾句罵幾句,應該的嘛,罵錯了也是應該的嘛,沒有啥子了不起的,懂嗎?可是最後都把這個問題在十年才拿出來,你說師父沒有忍辱嗎?我準備永遠都不拿出來的,我拿出來幹什麼啊,可是世界佛教總部來請求我了,我不是世界佛教總部的人哦,弟子們,我不是他們的董事,也不是他們的會員,我就是我,獨立的,個體的,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這邊的,但是人家這個單位請到我了,我咋辦?傷害到他們了,所以我說:好吧,拿給你們,那你們就拿去吧!但是不要傷害別人。所以我今天實在的告訴你們,師父是實在找不到別人來做譬喻了,我只能把我自己搬出來了,因為我覺得你們公案都沒有我的好,我覺得我這個公案是很真實的,實實在在的,當然我剛才講的只是百分之一二給你們聽哈,還有百分之九十八,好久有機會慢慢一條一條給你們說啊,師父在這樣慚愧的修行啊,身為第三世多杰羌佛,現在又強行被升為世界佛教教皇,但是我確確實實是一個很普通很慚愧的人。因此我告訴大家,我當什麼教皇啊,我們的教主釋迦牟尼佛,我們的教皇就是釋迦牟尼佛,我算個老幾啊,我只是個普通行者而已。可是有一條我經常重複,佛法我不能讓的,否則我就辱法了,我的佛法是純正無瑕,代表十方諸佛說的法義,從普通法到最高法,都是第一流,這一點我毫不客氣,但我本人慚愧,我本人不行,我本人是一個普通的行者啊,就是這麼簡單。

        那現在說到這裡,說到有些聖者了,我們的聖者啊,孺尊、教尊,當然再高的呢,一般他們都比較厲害一些了,我就不去說了,在修行的情況下,也是修得很差的,口若懸河,特別是上尊級的,有時間一說到什麼佛法的時候,“哎師父啊,這個法我都聽過了,法音裡頭都有啦。”不錯,有了,是講過了,是聽過了,你怎麼忘了一點啦,你到底是聽過了還是做過了?還是做到了?還是做徹底了?十方諸佛要的不是聽過了,是要的你做徹底了,好好給我聽清楚了,其實你聽過了是白聽的,你聽十遍百遍千遍,等於一遍都沒有聽,因為你沒有照到去履行,所以佛法裡面這個透關法,很重要,當我們聞一法的時候,聞一修行的時候,聞一基本教義的時候,聞一特殊甚深法義的時候,那個時間我們只是在第一步上——聞,才在了解它,了解以後,這才是僅僅第一步,沒有用的,要馬上來檢查自己了,這個時候,“我聞懂了嗎?我聽清楚了嗎?”好,聞懂了,聽清楚了,第一步落實了,這個時候要開始,那麼我就要照到去實際做了,屬於實行了,行付於實,聞懂了就要做,那麼就要根據上邊講的義理道理去實際的做。怎麼做?瑜伽性的做,從身口意,簡單的說,就是從我的意識上,生起這樣符合法義的教誡,符合我聽過的這個教誡,從我的心態上要去做,好,那第二,語,我的語言上,馬上表現出來,要符合這個語言上的,上面教導的去做,語言上做了,那麼行,我們實際具體的行動上要去做,那行動上你說具體是些啥子?就包羅萬相啦,包羅萬相了,語言上也包羅萬相了,簡單的說,在有些法義上有個規定,我覺得這個藏密,我雖然有些地方我很反感,很反對西藏的一些藏教,但某些地方的教義,我也覺得框框條條也是挺好的,比如說,喊你見到師父要合掌,見到師父要頂禮,而要發自內心的,從心底裡面生起真正的尊敬,而不是假的,而行動上立刻做到,屈背合禮,曉得不,然後獻哈達,它是導致你進入這種行,產生這種真正的心態,進而言之,才脫化出來,真正做到心、境、行合一,純淨的,這個時間你才談得上是修了,符合行持的教誡了。可是我們有些所謂的高僧大德,自己都沒有把自己弄清楚,甚至於聖德也沒有搞清楚,自己都不曉得在幹啥,都不曉得,自己連這基本的道理都沒有弄清楚,匡到就說我聽過了,你聽過啥子啊?其實連聽都沒有聽懂,你反過去問他,他馬上講都講不出來,就算聽懂了,你語言上做到了嗎?你行為上做到了嗎?身口意三業,做到了稱為瑜伽相應,瑜伽,而不是那個瑜伽功哈,這個瑜伽這個名詞啊,來於印度,也來於西藏,整個西藏的教派叫瑜伽教,我們呢就說,簡單的說,換句語言,就不叫身口意吧,就說我們的行動,我們的心、思想,思想、心就是一回事,就是我們的想法,我們的行動,我們的講話,都是如一的,都符合佛陀教誡、標準的說法的,那這就叫做相應。那做到這一點,你才是真正在修行了,你的行持才合法了。你說好,那我行持不合法又如何呢?我又如何呢?不合法,不合法油鍋刀山會等到你的,你會慘不忍睹,豬牛牲口會等到你去變的,你會慘不忍睹,餓鬼道會等到你的,你會很可憐的,為啥?因為你不符合教誡!你連最基本的敬師、敬法、重道,你都不懂,而你是慢法、貢高、凡俗,這樣子就造成了侮辱佛聖、辱法,那當然在這種情況下,你自然地就不能學到法。我剛才講了,管理這個因果的、擇決的這個神、這個聖,他們就不會讓你學到佛法,甚至於學到了,他們也要把道給你障住,讓你昏掉,最後你不得成就,你還得墮落。這到底是為什麼呢?因為像你這種人啊,有了道行,有了力量,那你就會殘害好人,殘害眾生了,所以說,我們要修行,只要是正法,我們身口意符合標準了,我們實際地不折不扣去做了,這就叫做修徹底,修徹底才能得到大法,而且學法才得到受用。受用是什麼?受用當然福報、智慧、道力、道行,至於神通力量這些不說了,那是自然的。

          我說到一句實在的話,我們這裡面前你們那個開初教尊,就在這裡,他雖然平時不在乎,大嗨嗨的跟大家講話,但實際上他犯很少的錯誤,很小小一點他都要拿出來懺悔,非常小的一點,而且照我來看,根本就不是錯誤,那是在以前他沒有學佛的時間,比如曾經檢舉了他的一個親人,他說他年輕時候,檢舉了他一個親人,去揭發他那個親人,他就感到不安,到現在,他說,“哎呀,是不是我犯了罪啦,師父啊,我怎麼怎麼怎麼,我最近的拙火定突然溫度下降,沒有以前高了,我是不是就這個問題嚴重啊?我這幾天我都在想啊,當時我這個親人對我很好的,後來,有兩個親人都對我很好,我就把他又檢舉給另外一個親人聽了,懂嗎?”我說不存在這個問題,我就告訴他,懂嗎?你看這點小的事,他都會去反省,因此今天你看,我們的壯士男士,我們的大力士,竟然不如一個八十九歲的人,人家拿杵上座拿到了230磅,你說這是什麼概念?用金剛鈎拿的喔,現在用金剛鈎拿230磅的人,少之又少,非常的少,他的段位已經達到,在康體士的基礎上,上超了二十二段,啥子原因?可是你看他在怎麼修行,我來到美國,人家是咋個對待的,當時他是我親自傳承的,這開初啊, 因此他很快就得到批准了,一批准一傳法,他並不練什麼東西,練啥子啊練,嗨呀,他的功力就上去,這麼老年一個人還是小事,關鍵他的體重才多重啊,他才186磅重,186187185 之間,這個漲起漲來的,簡單的說,這麼一個人,體重這麼輕,歲數那麼大,竟然年輕中年大力士不抵他,什麼原因?好生聽到,愚痴的佛弟子,很簡單,他在真修行,你們沒有,你們是白火石湯湯幾個字,有句不好聽的話,叫二百五,還滿以為自己在修行,你們沒有修。今天師父是來幫你們,你們要做呢,就真正去做,你們實在不做,也沒有人管你們,誰也管不到你們的墮落,我巴不得你們前進,可是你們的前進,巡視觀照護法在空中看,只要傳了法給你,祂就看到了,祂就說該加持嗎?是不是要把道力給他擋住?要這個人成就嗎?他成就了不是更壞嗎?他們都會考慮的,這是因果,因果是不昧的,因果是如影隨形的,一點都不會離開的,就像影子一樣緊緊的跟著我們,分秒不差的,人是什麼動作,它就是什麼動作,那個影子。既然學佛修行了,一定要以真誠,不然法學不到的。我有的弟子跟了我幾十年了,一直跟我求法,我心如刀絞,我每次都多想傳他的法,為什麼?不然師父就太過份了,太不懂感情,太混蛋了,因為他不理解我的,他沒有辦法理解的,他只認為這個師父這麼對待我,簡直沒得感情一樣的,什麼都不管的,他就不知道,護法不同意,我傳給你就把你毀了,沒有用的,等到同意那一天就成功了,可是他不明白,我又不能跟他說,說了又犯戒,所以有些道理就是這個道理,可是現在這一次,我就傳了,人家就成功了。但你說有的為啥那麼快呢?它那個因緣奇怪得很,有的就會突然之間,祂一下就同意了。有一個弟子,叫做,一個女的弟子,有五六十歲一個,她叫啥名字喔?她就是突然之間,就把法學了呢,因為我一問,就同意了,馬上就說:馬上傳給她,我們認可的。所以那天晚上金色菩薩就出來呢,

      (佛弟子們合掌恭敬回答:是)

            呃這個大家都知道的,對不對?

           (佛弟子們合掌恭敬回答:是)

            所以我巴不得每個人面前都出來一個金色菩薩,今天就把你們渡了,可是祂不來的嘛,你說我咋辦嘛?祂不同意的嘛。所以一切都叫因果啊,這就猶如一個燈光,當你那個燈,它的量度有多強,能照多遠,那是這個燈光發出來的強弱的關係,而不是那個亮不照到那麼遠的問題,你要想照到萬里晴空,那就必須是太陽啊,星星是不行的啊。

            因此我們在學佛修行的時間,我們要真正做到一個純淨的、真正實實在在的佛弟子,佛菩薩、本尊、護法欺騙不了的,不受欺騙,我,受欺騙,我知道你在騙我,我也無所謂,因為我慈悲、忍辱,但是佛菩薩本尊祂們只講原則,只講不折不扣的因果原則,就跟下棋一樣,你那個棋走到那步該輸的時間,它就是必須那個棋子要拿掉,就這樣的,我呢,就說哎呀算了,不走那一步,算了算了,可是不正常啦,懂嗎?可是這個不是我在掌握啊,這是佛菩薩本尊在掌握每一部法。所以要學到好的佛法,要想得到成就,要想得到受用,要想得到證量、聖力等等等等,就得符合原則,不符合原則,身口意三業不能如法,是成就不了的,修行不徹底,就不能成就。當然,所指的修行,它的含攝面是非常的廣的,不只是說我剛才講到的互相忍讓就叫修行了,那是修行之中的一個部分,尤其是我們面對一切眾生,包括非人類眾生,那麼我們是什麼態度呢?我們絕對要實行“諸惡莫作,眾善奉行”,一點壞事我們都不能做,所有的好事,我們能做的、力所能及的事情,我們都要去做,都要去幫助別人,哪怕甚至於傷害到我們的利益,我們都要唯願他好。特別要注意的是,絕對不能傷害、殺害任何生命,只能放生。如果我們還有心要去傷害一條生命,或者哪怕牠很小的一個蟲子,我們把牠傷害了,那麼在這麼一種狀況下,我們已經脫離修行的範疇了,我們犯罪了。你想,如果說佛菩薩看到你還要傷害眾生,祂敢讓你有道行嗎?有了道行,你就用你的功夫、用你的法力去殘害眾生,那怎麼辦?多少人在背地裡罵我們,多少人在背後說我們,“哪個人後不說人”,所以這是很重要的,這是歷史上的經驗,也是歷史遺留的實際存在的事實。但是,你有了神通道力本事以後,你想你能發現有人說你,你受得了嗎?所以你是絕對不能有本事,佛菩薩絕對不會給你生一點力量的,至少不會給你道行的,這是很重要的。因此,我們在修行學佛的過程中,只能放生,不能殺生,而且隨時關照眾生他們的生活,不管他是什麼眾生,我們都要盡我們的力量去幫他們。惹不起的我們就採取辦法躲避離開,這是唯一的辦法,而不是喊他們離開,非常非常的重要,太重要了,這一點。簡單地說,修行就是要修徹底,不徹底,就不能大成就,那也許取得一點小成就,但是會轉世,下一輩子再來修,到底轉多少世,誰也不知道,我們莫如就在這一世徹徹底底地把他修好,徹底地成就解脫,這多好呢?當然,如果能按照《了義佛旨》去修持,那是更好的。有的人說:我們沒有那個咒語,我們沒有那個什麼……那不重要,咒語不重要,弟子們,而重要的是行為。行為符合了,就符合釋迦佛陀的教誡、十方諸佛的教誡了。做好了這一點,徹徹底底地執行了,行動上完全按照那樣去做了,語言上按照那樣去做了,思想上按照那樣去做了,那麼就叫徹底。徹底才能證得道行果力,這是很重要很重要的,切記要記住這一點!

           今天在這個元旦這一天,我擠出來給全世界的佛弟子們說了這一堂法,那雖然這裡寥寥幾個,因為還是那句話,我們要遵守政府的法令,不能聚集,你想,不到六呎遠都不能坐,這個咋得了呢?所以就沒有辦法,當然我們這裡是不違規的,是符合法令的,根據我們的人次。但是在這個居家令期間,也是不能團聚的,所以就請沒有來這裡聽聞佛法的佛弟子們,你們要理解,我希望這盤法音,能把你們從生老病死苦的道上,帶入你們能掌握自己開宇宙飛船直接飛到佛土的道上。我的佛法就講到這裡。

      (佛弟子們恭敬合掌:感恩佛陀師父,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修法加持所有眾生!)

      (狗狗歡喜大聲叫嚷)

        狗狗們一聽完也就開始感恩了,你看,這麼多狗狗啊,聽完就知道感恩,就要叫喚,你看。

      (佛弟子們合掌恭敬回答:是,是,是。)

        好好好,行了。

 

本文連結:https://love2441101.pixnet.net/blog

 

 

 

 

 

文章標籤

Sind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世界佛教教皇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為高僧大德們說法

        當時,眾多高僧大德齊聚,有高僧請示世界佛教教皇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怎麼才是最好的修行學佛?唸《金剛經》怎麼樣?”南無羌佛隨之給高僧們說法:

 

佛弟子行正道正行的要旨

 

基礎為諸惡莫作,眾善奉行,依釋迦佛陀教法行持,行法兩修,行以六度萬行為基礎,法隨因緣而各應八萬四千法門。若能行依《了義佛旨》《解脫大手印》,則為最上殊勝緣起,行之所冠,障業盡掃。法含攝面甚廣,顯法、密法、普法、精法,更高深的為本尊法緣法,這是釋迦佛 陀直接掌握的,並非密宗,其中含攝護法親臨灌頂、本尊法緣灌頂,都是當場直接與本尊、護法相交往的,灌頂傳法必顯實相,比如佛降甘露,必須是佛陀在空中親自把甘 露降在受灌弟子本人的衣缽之中,而不是雨水等代替的甘 露,必須是佛國的聖物甘露,不是人間的物品。故佛弟子 學佛上乘的捷徑,只能依釋迦佛陀教法而修,二、三等則為祖師宗派,都絕對是有缺陷的。《金剛經》很好,是直取 法性真如之諦,但要有具體的法予以實修,方可諦體一元。 修行學佛法義甚廣,非簡單言語能概述之,諸位行人,當 以至誠之心,感召諸佛菩薩本尊。祝你們能早日學到至聖之法,得證菩提。

 世界佛教教皇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為高僧大德們說法PDF

 

本文連結:https://www.love-buddhism.com/2020/08/blog-post_58.html

 

 

 

 

 

文章標籤

Sind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 第五十九號公告

 

有佛弟子在恭聞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時,沒有聽懂佛陀說的“《藉心經說真諦》書裡面也有錯字”這句話,佛弟子錯誤理解成了《藉心經說真諦》有錯誤,說連佛陀都說《藉心經說真諦》有錯,這實在是罪過呵!現在大家記住,世界佛教教皇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藉心經說真諦》在法義的真諦上是沒有絲毫錯誤的!是史無前例的!是至高無上的!是純正無瑕的!但是,出版社在出版打字過程中,有個別文字打錯了,好在並沒有傷害到佛陀的純正法義。

 

同時,個別佛弟子將凡夫眾生的書籍、文章與佛陀的說法相提並論,這簡直是量尺子於宇宙之空,取泥築於高天之衡,實在不知天高地厚,其罪何然之大?凡夫孺俗之見,速速懺悔為要!印昌大德說:“有人竟妄評我恩師佛教教皇羌佛說法,此子實初破卵殼,黃毛未乾,請問此妄評君子:汝之體質之性是聖是凡?上杵幾許重量?正如旺扎上尊說:‘我佛陀恩師至高無上,豈是我等初聖可妄品法論?況乎赤小無知,上杵無力,凡殼未脫,初聖未登,身心業縛,自當審之慎行修習,護法為務。’上尊已達上超30段大力王尊者,都如此示小,汝之相比,一段難超,實乃可憐至極,有何資格品評佛義?”

 

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

20201123

 

本文連結:https://love2441101.pixnet.net/blog

文章標籤

Sind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义云高H.H. 第三世多杰羌佛)艺术成就展 金山揭幕

关于“第三世多杰羌佛”佛号的说明

二零零八年四月三日,由全球佛教出版社和世界法音出版社出版的《多杰羌佛第三世》记实一书在美国国会图书馆举行了庄严隆重的首发仪式,美国国会图书馆并正式收藏此书,自此人们才知道原来一直广受大家尊敬的义云高大师、仰谔益西诺布大法王,被世界佛教各大教派的领袖或摄政王、大活佛行文认证,就是宇宙始祖报身佛多杰羌佛的第三世降世,佛号为第三世多杰羌佛,从此,人们就以“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来称呼了。这就犹如释迦牟尼佛未成佛前,其名号为悉达多太子,但自释迦牟尼佛成佛以后,就改称“南无释迦牟尼佛”了,所以,我们现在称“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尤其是,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二日,美国国会参议院第614号决议正式以His Holiness来冠名第三世多杰羌佛(即H.H.第三世多杰羌佛),从此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的称位已定性。而且,第三世多杰羌佛也是政府法定的名字,以前的“义云高”和大师、总持大法王的尊称已经不存在了。但是,这个新闻是在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佛号未公布之前刊登的,那时人们还不了解佛陀的真正身份,所以,为了尊重历史的真实,我们在新闻中仍然保留未法定第三世多杰羌佛称号前所用的名字,但大家要清楚,除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名字是合法的以外,在未法定之前的名字已经不存在了。

 

義雲高藝術成就展.png

义云高H.H. 第三世多杰羌佛)艺术成就展 金山揭幕

200626日 星期一 世界日报WORLD JOURNAL

政要致贺 肯定大师对美国文化多元性价值观贡献

 

【本报记者江智慧旧金山报导】由义云高大师(H.H. 第三世多杰羌佛)国际文化基金会主办的「义云高大师(H.H. 第三世多杰羌佛)世界瑰宝级成就展」,将于25日至227日,於旧金山展出。5日开幕仪式,许多政要到场祝贺。

 

州众议会执行长余胤良、旧金山市议员马世云、圣马刁第一选区市议员乔区(Mark Chunch)、加州亚太事务委员会委员谢汉屏、加州联邦参议员范士丹旧金山办事处主任刘绍汉等均亲临会场祝贺。

 

美国商务部少数族裔发展委员会副署长董继玲派代表致贺词,祝贺展出成功,并肯定大师对美国文化多元性,价值观的贡献。

 

贺家丽代表洛杉矶县长安东诺维奇致贺词,表彰大师在艺术方面的成就及对华裔社区的贡献。加州稅务委员会委员江俊辉由代表致赠表扬状。加州州长阿诺史瓦辛格也派代表致意。

 

这次展览是义云高大师(H.H. 第三世多杰羌佛)在美国规模最大的一次展出。义云高大师(H.H. 第三世多杰羌佛)是佛教法王,最近因为因缘成熟,公开了自己的法号「仰谔益西诺布云高法王」。 多年前曾到访台湾,许多政要均亲自恭迎,例如前国安秘书长蒋纬国、前总统府秘书长蒋彥士、前行政院长唐飞、前参谋总长刘和谦等。

这次展出18项难得一见的艺术瑰宝,例如韵雕、立体画、书法、玉板、玻璃彩绘等等,共二百余件。

 

韵雕是大师独创技法,作品「雾中石」似乎可以看到雾气存在于雕塑之中。立体画也相当特別,大师以独特技法展现层次。国画则融合古今中外技法,例如「威震」一图,画出狮子的威严却不兇猛,毛发粗细一致,巧妙结合写意与工笔技法,曾在国际拍卖市场上创下逾212万美元高价,是太平洋地区在室画家作品价格最高者。

 

圣马刁第一选区市议员马克接受本报采访表示,大师作品独特,难得一见,很多不只美丽,更具启发性。

 

马世云表示,这是惊人的艺术创作。她母亲从事艺术教育二十余年,所以自小接触艺术作品。大师的作品让她印象深刻。她自己也曾尝试艺术创作,但是她觉得自己属于左脑型人物,比较像爸爸适合做数理性分析。

 

余胤良则对大师的技法相当好奇,想知道大师如何得到创作灵感,如何完成这么美丽的作品。

 

展出地点在 1822 Eddy Street, San Francisco, CA94115

免费入场。洽询电话:(415)673-2311

展期25日至227日,星期一至星期四,上午10时至下午6时。

星期五至星期日,上午10时至晚8时。

 

本文連結:https://love2441101.pixnet.net/blog

 

 

文章標籤

Sind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世界佛教教皇-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jpg

圖:世界佛教教皇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世界佛教正心會提供)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世界佛教教皇的冊封來源於二0一八年一月,世界和平獎頒獎委員會和世界和平獎宗教領袖授稱委員會決議,冊封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為世界佛教教皇、佛教最高領袖,但羌佛祂拒絕接受。

世界佛教總部為弘揚正法,利益眾生,主動接收了該冊封令和權杖。當世界佛教總部把世界佛教教皇的冊封令和權杖,恭呈給羌佛時,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說:原來這權杖端頭上坐有釋迦牟尼佛,我們應該尊敬南無釋迦牟尼佛。

然後高舉過頭頂,單手合掌以作恭敬之義。可是,祂表示祂只是一個慚愧的修行者,堅決不接受這個封授,當即就退回給了兩會。

在今年九月二十三日,世界和平獎頒獎委員會和世界和平獎宗教領袖授稱委員會,作出了最終的聯合決議,確定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退回冊封令和教皇權杖的做法是無效的,於是在九月二十四日,世界和平獎頒獎委員會暨世界和平獎宗教領袖授稱委員會主席 Suzi Leggett 女士來到世界佛教總部所屬的聖蹟寺,作出終極宣布:「幾十年來,本會給雷根總統、印度聖雄甘地、拉賓總理以及很多國家的總統、總理頒授了世界和平獎,從沒有退回的先例,凡是本會做出的決定並已經實施了的,是十分嚴肅認真的決定,絕不予以更改。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教皇退回佛教教皇的冊封令和教皇權杖是無效的,世界佛教教皇只能屬於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任何人無權代替得了!」Leggett 主席將被南無羌佛退回的冊封令和教皇權杖,再次請世界佛教總部代為接收。

世界佛教總部的莫知尊者代表世界佛教總部,接收了兩會冊封的冊封令及教皇權杖,他在講話中表示說,「世界佛教總部認為,兩會的決定是十分正確英明的!

自南無釋迦牟尼佛報化以後,就沒有一位如佛陀一樣統領大眾佛教徒的最高領袖,但是,教皇權位必須是非單一佛教派別的領袖有資質擔當的,而唯一只有統攝整個佛教的領袖——佛陀。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圓滿佛教教法,並符合了各派認證的佛陀標準,符合佛陀本質,符合佛陀內證覺量,僅憑佛陀本質拿杵上座,上超五十九段,就無人能達到此標準。

祂符合佛陀德境,顯密圓通、妙諳五明等,全部符合圓滿,實屬佛陀覺量。

近兩千多年來,此世界無有第二位佛教聖德具此佛聖資質,僅憑發願一生義務利生,不收供養,圓融無礙,就無有聖德可及。只有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才能擔負佛教教皇這一崇聖無比的重擔,導正學佛正規的途徑。

因此,世界佛教總部代表佛教徒們,非常感謝世界和平獎委員會和世界和平獎宗教領袖授稱委員會最終做出的決定。」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無私高潔,其實質性的佛陀證量,五明高峰圓滿無缺,是整個佛教的第一人,沒有第二位佛教高僧大德圓滿具備,這是實至名歸、理所當然的佛教教皇。

 

本文連結:https://love2441101.pixnet.net/blog

 

文章標籤

Sind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大陆画家义云高H.H. 第三世多杰羌佛)墨宝七千两百万、藏密帕母法著一千五百万卖出

 

关于“第三世多杰羌佛”佛号的说明

二零零八年四月三日,由全球佛教出版社和世界法音出版社出版的《多杰羌佛第三世》记实一书在美国国会图书馆举行了庄严隆重的首发仪式,美国国会图书馆并正式收藏此书,自此人们才知道原来一直广受大家尊敬的义云高大师、仰谔益西诺布大法王,被世界佛教各大教派的领袖或摄政王、大活佛行文认证,就是宇宙始祖报身佛多杰羌佛的第三世降世,佛号为第三世多杰羌佛,从此,人们就以“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来称呼了。这就犹如释迦牟尼佛未成佛前,其名号为悉达多太子,但自释迦牟尼佛成佛以后,就改称“南无释迦牟尼佛”了,所以,我们现在称“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尤其是,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二日,美国国会参议院第614号决议正式以His Holiness来冠名第三世多杰羌佛(即H.H.第三世多杰羌佛),从此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的称位已定性。而且,第三世多杰羌佛也是政府法定的名字,以前的“义云高”和大师、总持大法王的尊称已经不存在了。但是,这个新闻是在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佛号未公布之前刊登的,那时人们还不了解佛陀的真正身份,所以,为了尊重历史的真实,我们在新闻中仍然保留未法定第三世多杰羌佛称号前所用的名字,但大家要清楚,除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名字是合法的以外,在未法定之前的名字已经不存在了。

 

大陆画家义云高(H.H.-第三世多杰羌佛)墨宝七千两百万、藏密帕母法著一千五百万卖出 (1).png

 

中央日报

8综合社会新闻 中华民国八十九年十一月二十七日 星期一

甄藏拍卖会

大力王尊者惊天价 子必依论身价不菲

大陆画家义云高H.H. 第三世多杰羌佛)墨宝七千两百万、藏密帕母法著一千五百万卖出

 

(郭士榛/台北讯) 甄藏国际艺术公司昨日举行秋季拍卖活动,有两项珍品拍得惊人价格。一是大陆艺术家义云高(H.H. 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水墨画精品「大力王尊者」;另一件是藏密最高女法王阿王诺布帕母的黄金版著作「子必依论」。

据业者指出,这幅义云高H.H. 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大力王尊者」是结合工笔与写意的水墨画,经过激烈竞争后以新台币七千二百万元成交,折合美金二百一十九万一百一十四元,由英国书画收藏家奈勒获得,这可能缔造在世画家最高成交纪录。而用黄金版著作的「子必依论」,则以新台币一千五百五十六万元、折合美金四十七万三千三百零七元成交。

业者指出,「大力王尊者」细腻的线条勾勒出大力王尊者孔武有力的肌肉,全身脉络血管清晰可见,身上穿绕着薄如蝉翼的细纱,工笔技巧登峰造极。而义云高(H.H. 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中国画艺术,题材方面涵括山水、花鸟、走兽、鱼虫、人物;而技法不管是工笔、写意、泼墨皆通,具有真实的传统工夫而创新。

「大力王尊者」精品中的写意部分,充分展示义云高H.H. 第三世多杰羌佛)在艺术实践中觉悟本来面目与自然宇宙一体之真源,达到内心世界与大自然的浑然一体性。随图还附有世界佛教协会鉴定盖章、义云高H.H. 第三世多杰羌佛)亲笔书写、亲手盖上金印指纹的手本真迹保证书。

至於「子必依论」这套由世界法音出版社特以金箔精造的论著,原先拟将所得供养阿王诺布帕母,但被她婉拒。阿王诺布帕母表示,永恒不以任何形式收供养,这套书做得很好,也是信众的心意,但不应该花这么多钱去做这件事,而应该把钱用在需要的地方、大众的身上及有困难的地方。

基於此因缘,世界法音出版社考虑再三,决定将这本黄金豪华特级的「子必依论」公开拍卖,将所得捐赠给正法正义机构,利益大众。阿王诺布帕母将她法著公开流传,希望使真正想学正行的行者能学到真正的法义。

甄藏国际艺术公司昨日举行秋季拍卖会,大陆知名画家义云高(H.H. 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水墨作品「大力王尊者」以新台币七千二百万元,由英国书画收藏家奈勒获得,这可能缔造在世画家最高成交纪录。(中央社)

大陆画家义云高(H.H. 第三世多杰羌佛)墨宝七千两百万、藏密帕母法著一千五百万卖出

 

本文連結:https://love2441101.pixnet.net/blog

文章標籤

Sind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