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諮詢十八法排名大小,現總部聖德組十分嚴肅而百分百正確地公告如下,看來你們不是接受菩提道損減增益法的灌頂,而是遇緣參加了某位聖德受灌,觀看到了聖境,因此才不清楚排位次第。

     作為佛弟子,首先必須明白,學佛的目的是為了得到福慧,脫離凡夫輪迴痛苦,成為聖者。本總部公告列出的十八法都是佛說八萬四千法門中之境顯實相大法,因為這些大法各有不同的功用,在不同的用途上,其排名位次就不同了。 

      以學佛的成就解脫為目的來排名,第一即是“佛降甘露灌頂”,又名“無上正等三藐三菩提日中明覺法”,為八萬四千法門之頂首無上正等頂聖王法;第二是右王丞法 “菩提道損減增益法”,亦名“大菩提覺頂法”;第三是左王丞法“送菩薩一表”,又稱“上上聖直系保送法”,這三法合稱為“法界無上正等頂聖王丞法”,是確保今生轉凡成聖大成就的法中之冠。這三法皆為佛菩薩實相顯境之法,非空洞理論,但必須是佛陀和等妙覺菩薩才能為弟子主持勝義的最高灌頂傳法!

      受“佛降甘露灌頂”者,吃下真精甘露和灌頂訣令的當場,自身筋骨爆響,體內八萬四千脈結開啟,一個時辰內證入本性法身,圓證大聖量,得大成就。

     受右王丞法“菩提道損減增益法”灌頂者,佛菩薩親自擔保今生成就,轉凡成聖,圓證大聖量,受灌弟子當場會獲得虛空佛菩薩親自賜給的菩提丸(而不是任何主持灌頂的師父賜給的),從此一月一粒服之。此菩提丸無中生有而來,聖力至高,很多勝義大法灌頂絕不可缺,缺則無效,如“非時之死回生法”,放入亡者口中一粒即起死回生。又如“覺行灌頂”、“本尊法緣灌頂”、“現量大圓滿”、“未音禪”、“一味禪”、“勝義火供”、“金剛陣”、“八風大陣”、“懸缽問真”、“馬頭明王水壇珠卦”,唯一只能用菩提丸上供,方能效應。

    受左王丞法“送菩薩一表”灌頂者,無論你修任何佛法都可以,佛陀或妙、等覺菩薩會親自保送你今生轉凡成大聖,弟子受法當場,虛空佛菩薩本尊把弟子上的保送文書表,現場當面拿走,承諾保送弟子到佛國,這是萬無一失的即身保送凡夫成聖的大法。 

      我們打一個並不太恰當的海上航行比喻,淨土唸佛法門猶如在海上的一個木筏,慢而平,但遇上大風浪時沒有安全保障;頗啊法就猶如套了一個救生圈,遇大風浪也必然難逃兇難;而禪悟法門則是猶如坐上了外行駕駛的艦艇,碰巧了,能快速成功帶到彼岸,碰不準,原地不動,或亂衝亂碰,沒有任何保障。凡夫參禪,本就外行,何易法性開悟?其它如密宗、唯識法相、華嚴等宗派,猶如坐大小不同的快艇渡船,在大海上行駛,是不定性的安全與危險。而唯一能確保即修即成就的法,就是 “佛降真精甘露灌頂”、“菩提道損減增益法”和“送菩薩一表”這“法界無上正等頂聖王丞法”,如海上的航空母艦,一切具備,無敵之母。但“佛降真精甘露灌頂”,不是上等至尊的大聖德,是得不到佛降真精甘露直系灌頂的,最多可獲得甘露沐灑灌頂或吃到甘露丸,因為要看心行,看你的行為在佛事上做的功德實際大小,否則通不過擇決,灌不了頂。而右王丞“菩提道損減增益法”,受灌頂之人不是十分真誠、全力而做了實際大功德之佛弟子,是得不到灌此頂的,因為必須先擇決過關,才能灌頂。左王丞法“送菩薩一表”是與右王丞法條件相同。

      若以聖量道行的顯示來排名,則是“勝義火供”、“先知預言”、“現量伏藏”、“隔石建壇”、“菩提聖水”、“冰姿顯聖”、“拿杵上座”。以聖境威力強大來排序,則是“金剛陣”、“八風大陣”。在擇決方面,又是“金剛柱擇決”、“懸缽問真”、“金剛法曼擇決”、“馬頭明王水壇珠卦”、“法門宮羽”、“雙應擇決”,因此各法有各法的起用,作用不同。由於學佛的根本目的是了生脫死,因此八萬四千法門皆在三大頂首王丞法之下,不是一個檔次的時空妙境覺量。但三大王丞法與一切佛法,必須以網上南無羌佛的《解脫大手印》為必修之行,千倍效力。                                            世界佛教總部聖德組                        2021613 

文章標籤

Sind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當我聽到有一位太尊級的巨聖要來本寺修「菩提道損減增益法」,我們以至誠的心做好了迎接的準備。太尊屬於五段金釦,他的本事真有這麼大嗎? 這社會已真相混亂,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假的可以冒真,騙人鬼話一大堆。尤其是有一個法王把我嚇怕了,他哪裡是名大法王,就是一個欺世釣名的凡夫而已,提到他的名字都反噁!自己明明是凡夫俗子的質地,卻狂妄聲稱要教人成聖者,他的言行低劣可悲,完全不符事實,他的出現,告訴了人們假的都可以冒充真的,沒有所謂的真跟假,只有胡說八道,騙一事算一事。你們看看他到底是聖者還是凡夫的言行。你們認為聖者會不會把八竿子打不到的事,與他沒有私毫關係的事拉到自己的身上,藉用與他無關的事來為自己宣傳造勢,聖者會幹這樣下濁的事嗎?只有凡夫俗子才會幹出見好處、見名譽就沾的事,難道不是這樣嗎?大家都有頭腦可以想一想,做為一個真正的聖者,他們根本不會去沾染世俗名譽,更何況這件事與他一點關係都沒有,還要強行拿來為自己說話,這樣的人是凡夫還是聖者呢?大家自己想吧!當然,太尊的地位比法王的地位要高太多了,人家是聖量真才實料考來的,法王只是凡夫認證的空洞無實的名詞,儘管太尊的地位高,我畢竟沒有實際看過太尊修法。昨天,五月十四日,因緣成熟了,這位大摩訶薩五段金釦太尊,我們又稱他為聖尊,他在世界佛教總部與我們僧眾一起共同開法會,公開為一位十分虔誠做佛事的弟子舉行了主旨為「菩提道損減增益法」,讓我開了聖界之眼,除了驚嘆,餘下的就是五體投地和深深的懺悔。原來,「菩提道損減增益法」真是無上大法之大法,我一直都盼望能參加這個法會,今天終於參加了這場萬劫千身難遇的大法會,當機會來了我怎麼會放過每一秒鐘,到底有多厲害的聖境,因此,我選了最近約四呎遠的位置觀看,我兩眼瞪大不放過分毫機會,我們所有的人都盯住了,被加持的弟子一顆一顆的點數菩提丸,把十顆菩提丸放在瓷器的杯子裡,然後修法的聖尊站在遠處,沒有任何人接近過杯子。修法時,突然杯子慢慢放光,聞到了異香撲鼻,隨著一聲鐘響,聲音與平常完全不同,好像在風浪中滾動,整個大殿迴盪著吉祥的氣氛,懾人心靈,我眼前只看到杯子,這時大殿及供品等都不見了,我好像坐在軟棉的空氣上,人感覺在旋轉,但杯子沒有離開我的眼睛,此時萬念俱寂沒有任何動靜,杯子裡的菩提丸突然長出了三顆,太神妙了,再次點數,確實由十顆增長到了十三顆。這位受法弟子的真誠換來了如此勝義的福報,從此以後,她持有的菩提丸不斷增加,她可以每月吃一顆或每天吃一顆,確保長壽無病,福慧圓滿,得到成就。最值得讚嘆的是聖尊如此道行高深,而身上沒有半點我執貪名的氣息。聖尊對我們說:「菩提丸修了就修了,這都是佛菩薩加持的,不是我修成的,不要提到我,誰要提到我的法號,今後我主持的法你們就沒份了。我們都是佛弟子,重要的是學佛修行,不是拿名來招搖。」,並對受法弟子說:「我要一顆菩提丸貢獻給我的恩師,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祝福明天佛誕,吉祥永樂。」 聖尊的遠離名譽地位,比起那凡夫虛名的假聖法王是天差地別的,超凡的聖品是我們學習的楷模,也是我懺悔的醒鐘,我現對十方諸佛發下重誓,一定如法修行,自覺覺他。

 

 慚愧佛弟子 

      釋了正                                                     

    2021515                        

                   

 

本文連結:

我終於見到 「菩提道損減增益法」殊勝無上

 

 

 

文章標籤

Sind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本總部今藉此公告,首先萬分感謝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為釋迦族弟子、佛教大學系主任因緣說法,這一堂說法讓障迷的佛教徒們如夢恍然驚醒,此說法石破天驚,擊碎了空洞的“迷則是人,悟則成佛”的邪說,萬分感恩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 

正如南無羌佛說的一樣,自從世尊報化、波旬魔王發願魔子魔孫進入僧團,穿上出家人僧衣,以邪惡充當上師,破壞佛教正法,因此,在當今這個地球上,佛教已經成了魚龍混雜的亂象,妖人遍布,猖狂到了與釋迦牟尼佛的教、戒、法公開唱反調,某些帶有上師桂冠的人、坐法王台的人,無論出家者或在家人,基本上都在號稱大菩薩,甚至直接冒稱佛陀。其實,某些人表面是高僧、上師、法王、大德,而內在本質卻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虛殼凡夫,只不過佛教徒們被迷惑不知內幕而已,這些充聖之人竟然還大言不慚,睜眼說瞎話假話,憑手中拿著一份凡夫認凡夫的認證書,冒稱聖者,欺騙行人。這些冒稱佛菩薩的人,五明不精,反之德行骯髒,除了破戒亂教,就是冒聖騙生,有的比丘、比丘尼甚至醜陋噁心到了男女肢體相碰,言歡樂唱,不堪入目,甚至還錄像放在網上。此等邪惡妖氣,混入當今佛教渾水團中,迷惑外行,上當受騙者,不計其數,可憐眾生,誤認妖師作聖人。其實,是不是佛菩薩、阿羅漢,諸佛早有十八類大法擇決印證,輕輕一用,就能讓其原形畢露,哪怕邪師是高坐法台,稱宗列祖,主宰法門,經論韜略,口若懸河,只要對其依法照擇,正邪當下出相。為什麼不是真正的聖者,不敢修十八法?因為不是聖者,凡夫之人無法修成功,所以不敢修,若修必然曝光丟臉。

佛弟子們,你們記住了,很是重要,若要求真,都必須牢記四點:一、不可只聽空頭講說經論;二、不可只依傳承宗師高位;三、不可只看在世名望,掌管法門;四、必須見其考試,並經聖考為準。否則,依止之人十之八九難逃上當受騙,貽害終身。無論他是何等頭銜的天王、地神、菩薩、尊者、羅漢稱號,不管他是什麼頭銜地位的佛教身份,只要他能把十八法中的其中一法,修顯出達標合法顯境的相境,此人就是百分百的佛菩薩轉世真身,如他連十八法中之一法都修不成功,此人必然是空有虛名的真凡夫、假聖者!!!甚至是邪惡騙子。這十八法也就是:1.佛降甘露;2.送菩薩一表;3.勝義火供;4.現量伏藏;5.先知預言;6.隔石建壇;7.菩提聖水;8.拿杵上座;9.菩提道損減增益法;10.金剛陣;11.八風大陣;12.金剛柱擇決;13.懸缽問真;14.冰姿顯聖;15.金剛法曼擇決;16.馬頭明王水壇珠卦;17.法門宮羽;18.雙印擇決。這十八種擇決鑑別聖凡正邪的法,每一法都是不同的佛菩薩、金剛、護法為本尊,有不同的聖境顯現,比如:

1.“佛降甘露”,大眾當場親眼看到,佛陀或等妙覺菩薩修法,請佛陀親臨虛空將甘露降到大眾面前的空缽中;

2.“送菩薩一表”,大眾當場親眼看到,巨聖德修法,菩薩將文書法表在眾人面前收走;

3.“勝義火供”,大眾當場親眼看到,菩薩巨聖德修法,藍色金剛佛母親臨虛空,在弟子面前翻騰舞躍,眉間噴火,點燃設放在大眾面前的壇爐,一秒鐘時間,火溫高達攝氏千度;

4.“現量伏藏”,大眾當場親自參與,親眼監看,詳見2019319日的維加斯新聞報的新聞或查網上的新聞《聖蹟寺中旺扎上尊顯金剛力,玉尊開現量伏藏》;

5.“先知預言”,巨聖德本人預言他抓一把甘露丸有幾百零幾顆,然後抓一把,現場當眾點數,一顆不差;

6“隔石建壇”,大眾在現場親眼看到,巨聖德或大聖德當事人在石頭上面彩砂作壇,一彈指,石頭上面畫的曼達圖案會穿過石頭,降入原本空無的曼達盤中,築成聖壇;

7“菩提聖水”,巨聖德或大聖德所修聖水,能穿過任何世間容器,水流在法台上,佛菩薩巨聖或大聖口令指揮水流方向;

8“拿杵上座”,鑑定是聖體質體力,還是凡夫的體質體力,人人可提,一律平等,提起量段位,即見聖凡等級;

9“菩提道損減增益法”,見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說法《這才是確保佛教徒成就的真正的無敵金剛法》,若是道行高深,能當眾修成功此法,說你不是佛菩薩都不行,這是必然的佛菩薩巨聖德;

10.“金剛陣”,威力無窮,世總有金剛陣的實況錄像記載;

11.“八風大陣”,陣力展現,考試入陣之人連一條放在地上的細小金剛繩都跨越不過去,世總有八風大陣的實況錄像記載;

12“金剛柱擇決”,大眾在現場親眼看到,一桿孔雀毛懸在空中,站在十幾米遠處之巨聖德對其詢問而顯聖,當眾看到,定出實情;

13“懸缽問真”,大眾親見,來無影去無踪親自降壇的金剛,敲缽明示真相;

14“冰姿顯聖”,為勝義內密灌頂,其顯聖不是初基造型的金剛丸顫動,而必須是金剛丸顯聖起跳雪山冰姿舞,猶如冰上體操,而不是鍋莊搖擺,乃至變大小高矮,騰空飛旋不觸缽邊,甚至出金剛威猛像;

15“金剛法曼擇決”,大眾親見,金剛砂憑空變化各種果位、地境桂冠,戴在被印證人的頭像上;

16“馬頭明王水壇珠卦”,由公眾抽籤選出人來,放菩提珠子在水中,精準無比,公眾顯境,分毫不差,詳見世界佛教總部公告第20200103號;

17“法門宮羽”,大眾親見,主法師站遠處,弟子在宮羽面前求問,宮羽會隨問對弟子表態;

18“雙應擇決”,即是八風小陣和文殊靈感卦,大眾親見,所有考試之人個個入考,相互觀看,人人準確,無有半分錯謬。

以上十八法,有的是佛陀和等妙覺菩薩才能修成顯聖的法,也有大摩訶薩才能修成顯境的法,最基本的都要是阿羅漢聖者才能修顯的法,唯一只有普及金剛的“拿杵上座”法,無論是聖者凡夫,都能提拿,按段位定性。雖然每一法的本尊不同,但此十八類大法都會照出真假正邪,我們稱之為照妖鏡,實則並非是一面鏡子,而是一類大法。具體施用時,除了拿杵上座只需提杵懸空8秒鐘,其它十七類法,請自稱大聖者之人,自己任選其中一類,由自己當著眾人修法,就會當場見到該稱聖修法之人是真聖者,還是假聖者。另外說明,除了“佛降甘露”唯有佛陀和等妙覺菩薩可請佛降之外,等次菩薩們不具修佛降甘露之道力。以上所列出的十八類大法,已經有非常多的人親自參與體驗,親眼目睹,殊勝無比,讚莫能窮。昨天五月十四日,有大摩訶薩聖尊與世界佛教總部出家眾,共同為一位十分虔誠貢獻佛事的弟子,舉行菩提道損減增益法,大家當場經歷觀看,共同修法成功,只能說叫驚世奇觀,殊勝無比。只是一聲鐘響,其聲滾動,蕩擊寰宇,餘音良久不息,大家在四至五英尺遠的近距離,眼睜睜看到從放在法台的杯子中,增長出了三顆菩提丸。接受此加持之弟子從此每月都能食到增益菩提丸,得保成就。聖尊將其中增益之菩提丸送去供養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以祝佛誕,南無羌佛對其讚歎,並說:“雖然修成如此聖法,了不得,但希望你等堅守諸惡莫作眾善奉行之三業,無私利眾。”聖尊頂禮說:“弟子信受,如法奉行。”

注意,印證考試時,18類大法均屬於被印證的當事人親自修,是鑑定自己有沒有道行能修成功此八法,1 8類法是不准他人代理幫助修的法,必須是被印證的人自己完成,大家監看。而918類法,可以由被印證的人自己修顯聖量道境,也可以由大菩薩轉世之人代理修法,來鑑別被印證的人的真實面目,聖凡本質,比如鑑別他人是否為聖、幾級幾果、幾地幾聖,或鑑定經、律、論、法是否有偏頗錯誤邪惡混入正教戒法中。比如經書中,就有不同的翻譯、不同的說法,甚至於經與經之間互相矛盾,這都是波旬魔王子孫混入僧團篡改了釋迦牟尼佛所說的理諦,佛陀早已知道魔妖們有篡改經藏這一手,所以留下十八法的目的,就是為了鑑別哪個是真、哪個是假、哪個是正、哪個是邪,如果沒有十八法的鑑定,就正邪難分了,就解決不了經書中的自相矛盾了。比如,有經中說:釋迦世尊“成佛已來,復過於此百千萬億那由他阿僧祇劫。自從是來,我常在此娑婆世界說法教化,亦於餘處百千萬億那由他阿僧祇國導利眾生。”然後其它書中說,釋迦牟尼佛是“十世皇宮為太子,多劫成為忍辱仙”,才受燃燈古佛授記,在靈山法會成佛。又有說悉達多太子在修行期間,自己都不知道能否成佛,便把缽放在尼連禪河中,發願說:“若能成佛,此缽便能逆流而上。”說完,此缽果然逆流而上,預示能夠成佛。經書中處處都說,萬法皆為因果關係,而佛陀又於經書中很多地方說授記預言,成為與自己說法相矛盾的宿命論。有的同樣一種經書、同一種咒語,就有幾十種長短不同的字句……這些都是波旬魔王的子孫為執行魔王指令而破壞的,因此,無論正邪,用佛陀遺留之十八法之其中一法,一鑑別都會清清楚楚,無以遁形,了了分明。而十八法中之其中有一法,鑑別聖凡之人最為方便快捷,不分任何人,不需要任何條件,而直截了當,幾秒鐘的時間見真假,此法即是普及金剛為本尊的“金剛鉤拿杵上座”,無論是什麼樣的人,只要該人自願,均可當場拿杵出顯聖凡之不同等級的體質,立竿見影,無有差錯,上超到十二段以上即是初級聖者,只要沒有上超過十一段,就不具備聖者成份,無有聖體之質,是百分之百的凡夫常人,拿杵重量的上超下降有很多不同的頭銜稱謂,詳見《不同年齡、不同體重的拿杵上座,核對應拿標準重量康體士詳表》。注意,女性不在拿杵上座範圍內,而是用十八法中之其中一法擇決真相,但凡是男性,不管你是什麼善知識、高僧大德、大法師、俄然巴格西、拉然巴格西、大喇嘛、大活佛、大法王,乃至一代大宗師,或普通佛教徒,在拿杵上座面前,人人平等,提拿同一把金剛杵,都看上超段位,一拿便知拿杵者是修成了聖體是凡夫體,是真是假,凡夫就是凡夫,聖者就是聖者,空洞理論無道行就是無道行,沒有絲毫便宜可佔,當下幾秒鐘見真相,因此假聖者們根本不敢拿杵。但有男性為師之人,已經歷過十八法中之其中一法擇決定性,而其人又愧心自修,如法教誡,不吹噓浮誇,而實行正法,或此人身體有恙,則不在拿杵上座範圍內。同時佛弟子們要明白,只要你的上師是按照南無釋迦牟尼佛教誡,依南無羌佛之說法而行持,你們就不要嫌棄你的為師之人,因為你們所依學的是佛陀的教法法音,為正理指南標準,而勝義傳法又是必須由世總的巨聖德才能有道行為你舉行的,你的上師所起的作用是幫助你走入正法,行正於菩提正道,所以為師者並不是非要道行高深,而只要看符不符合佛陀教義,符合者則可為師,弟子當予尊敬學習。 

本總部一直以來很收到一些舉報信,主要說×××冒充佛陀騙人、×××又冒稱大菩薩、妙覺菩薩,矇騙弟子,×××法師又與某比丘尼混為一團,唱卡拉OK、喝酒吃肉……其實這太不稀奇了,因為釋迦佛陀早已明說,這是末法時期,魔強法弱的時代,現在正印契了世尊的預言,妖邪混教,擾亂正法,破壞清規戒律,對抗釋迦佛陀教法,比比皆是,甚至有邪人宣揚他是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認證了的佛、菩薩,昨天我們求問了南無羌佛,南無羌佛說:“我慚愧之極,何能認證別人為聖者?我從小到現在,沒有認證任何人是佛或菩薩,原因有二:第一,我是一個普通修行人,所以沒有本事修十八法,確實拿過大杵,但是腰腿都受傷,自己這麼慚愧,哪有資格認證他人是聖是凡?第二,我不是什麼巨聖德,沒有認證誰是佛菩薩的權力,只知道教人老實依法修行,諸惡莫作,眾善奉行,如果有狂簡非要斐然成章,宣己為聖,號稱聖王,既然敢大言不慚,為什麼不敢修十八法之一,證明給佛弟子們看,自己是聖非凡呢?否則即是假聖!!!”本總部聖德們認為,佛陀的言行讓我們無地自容,如此了得之無上正等正覺者,竟然毫無半點揚聖之氣,僅憑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已經公開於眾的完美無缺的五明高峰和與眾人當場共同拿杵時上超59段,遠勝金剛大力王,而且不收任何財物供養,全是無私為利他人學佛修行,就是古今世界無有二人的!無論那些宣稱法王、號冒菩薩、充大法師的人,給南無羌佛擦鞋上的灰都沒有資格。現在已經證實了南無羌佛沒有認證過任何人是佛陀或菩薩,但是,本總部設立有普及金剛法的“金剛鉤拿杵上座”,從最小的“孺子杵”,到“法門杵”,到“世界大力士杵”,再到佛菩薩的金剛大力王之上的“佛陀杵”,都在本總部寺廟公開展拿,歡迎各界善士提拿。如果有教你的上師,他以聖者自居,你們就該暗地裡觀察他,看他是自吹好高冒聖呢,還是敢不敢拿杵上座實境證明呢?或者請那些聲稱大菩薩的人到寺廟來拿一下杵,如果他說某種原因來不了,你們也要看他敢不敢主動去當地健身房單手提拿槓鈴的重量,再來信告知,我們會告訴你們他是上超或下降、是聖是凡,這就什麼都清楚了,身為自稱佛菩薩的人,甚至於宣稱要教他人做聖者的人,總不能說連我總部的90歲老人、體重只有180磅的開初教尊拿起懸空的杵,他都提不動吧?甚至他連“法門杵”或最小的“孺子杵”都提不離地吧?這就證明他不但不是聖者,而且連法門都還沒有入,也就是門都不入的人,必然是假聖冒坐大法位,實則是凡夫!若“孺子杵”都提不起,不是凡夫質地,難道是聖者嗎?不是虛殼之人,難道是超凡聖體嗎?注意,無論他是多高的身份,只要他大言不慚,自稱聖人菩薩,就要看他敢不敢拿杵上座!!!當然,這是指以凡夫冒稱聖者的為師之人。明確告訴佛弟子們,切記別信什麼聖者能在石頭上踩腳印、印手印,那是騙人的鬼把戲,這簡直就是把佛菩薩聖者們侮辱成了石匠,你們想一想,實在是愚昧思維:作為佛菩薩,五明具足,只會是一個石匠,只有處理石頭的專業手藝嗎?不覺得可笑嗎?而且綜觀從古至今,從來就沒有聖者當著眾多人的面前在石頭上踩過腳印。所謂你們看到的的石頭上的腳印、手印,都是假聖者或假聖者的徒弟之前用鋼鐵鑿子秘密鑿好,過後用虛吹宣傳作為以凡充聖的廣告,佛教徒們不信就試一下。本總部斷言,所謂的宗師聖者、石頭上踩腳印的人,他連90歲的開初教尊上超26段的杵都提不離地,因為他是假聖者真凡夫,沒有超過凡人的道行,更超不過聖者教尊開初老人!

在此提醒佛教徒們,除了聖德們修法印證了的袍裝上有段位的定性之師,餘者凡是未經十八法其中一法鑑定印證、照過原形的任何著名人物或普通佛教徒,如果他冒稱聖者,你們就應該打上一個問號,否則在末法時期,很可能你已經上當受騙,你並不是在跟真正聖者學佛修行,而是已入歧途,迷信邪師或騙子,貽害終身,步向三惡道方向了!

 

世界佛教總部 

2021515

世界佛教總部公告(公告字第20210101號)不是真正的聖者,不敢修十八法!

文章連結:

https://www.love-buddhism.com/2021/05/20210101.html

 

 

文章標籤

Sind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

這才是確保佛教徒成就的真正的無敵金剛法

(莫知尊者合掌恭敬而白羌佛提問:First of all, I, Disciple Mozhi, prostrate to my Buddha Master, Namo Your Holiness Dorje Chang Buddha III!

      Today, I would like to beseech Buddha Master to impart a Dharma. I know that in the course of imparting Dharmas Buddha Master often revealed unfavorable opinions toward Tibetan Esoteric Buddhism. However, in my poor knowledge, there are many Dharmas within Tibetan Esoteric Buddhism. According to my understanding, the Vajra Dharmas in the Tantric Division are the highest Dharmas. The ten major Vajra Dharmas are the core and key constituents commanding the entirety of Buddha Dharma for attaining accomplishment. Therefore, I beseech my Buddha Master to impart the Dharma that tells us Buddhist disciples: What should we do to be able to learn the best and highest Vajra Dharmas, in order to ensure attaining accomplishment in this current lifetime? Additionally, do these Vajra Dharmas all have rituals and detail procedures or steps of practicing? How should we practice these Dharmas?

      (莫知尊者合掌恭敬而白羌佛提問的中文翻譯:首先弟子莫知頂禮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佛陀師父!弟子今天在這裡想求佛陀師父說法。我知道佛陀師父經常在說法的時候都流露出對西藏密宗有不好的看法,但是在我的貧乏的知識裡面,藏密裡面有很多的法,而且根據我的理解,密續部裡的金剛法是最高的,十大金剛法,是統率整個佛法取得成就的核心和綱領。所以,弟子求佛陀師父說法,告訴我們佛弟子,我們應該怎麼樣才能學到最好、最上層的金剛法,以確保這一生即身成就?另外,那麼這些金剛法是否都有儀軌、具體的修法,我們要怎麼樣修這些法?)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答莫知尊者請益而說法:莫知,你今天提到的這個問題,非常地好!我一直就想把這個問題給大家說一下,但是,沒有這個因緣。不錯,我確實對密宗的印象非常的不好,為啥子不好呢?不是說密宗在古代,古代的密宗沒有話說,那確確實實有很多法是非常上乘、非常好的,成就過非常多的人。可是,一代一代地演變下來,現在已經大量地變質了,而很多佛法已經面目全非了,並且出現了極多、非常之多的這個假活佛、假仁波且,甚至於什麼讀過一本經書、或者甚至於聽過幾個咒語,乃至於是普通的牧民或者是普通的其他的人,其中也有些不法之人,冒充這個活佛,弄得來傳到漢地、傳到世界各地,唉呀,一言難盡啊。就是簡而言之說,根本就不是什麼佛教佛法,尤其是這個西方的人、歐洲的人、漢地的人,他們聽不懂西藏的藏文,隨便說個什麼,就把他們騙倒了。當然,我說的這些是那些不法之徒,冒充假活佛,擾亂了整個佛法。這個不是現在才開始的,其實,近幾十年、上百年、百年以前的法已經都是很不純正了,所以說我對這個密宗啊,我非常不好的看法。當然,我說到這些,你也許認為我是不是對密法不太了解、不太清楚?我今天告訴你,我對密法、密乘,我不只是了解的問題,而且是非常徹徹底底地知道它整個的結構,無論你說哪一部、四瑜伽裡的哪一部,包括我最反感的密續裡面的某些法,所謂的密續裡面的某些法,是什麼法呢?動輒就說什麼双身法、修双身、男女雙身,簡直是亂七八糟!什麼法啊?你們仔細看,那些修雙身的人,哪一個成就、哪一個解脫了的?佛法就是要學釋迦牟尼佛的嚴淨戒體、清淨戒體,什麼男女雙身?有的,確實有那些金剛啊、那些像當中有雙身的像,那只是作為一種觀想,而不是說要跑起去什麼男男女女的來搞什麼佛法,那叫什麼法啊?我今天說句難聽的,那些所謂修雙身的人,你看哪個人修成了金剛體啊?修成了佛陀境?修成了菩薩境的?身體虛弱,差得一塌糊塗,這就是事實,這就是不折不扣、徹徹底底地把佛法表現出來的殘敗現象。因此,我對密宗的看法不好!那麼顯宗呢?顯宗不消說,不管怎麼說,它還有很多好的地方。那說“不是顯宗是,理論嗎?”是的,理論部分,但它有實踐的修持,重在於我們要修行啊!如果修不好行,什麼都談不上,因為釋迦牟尼佛說法,是說的“因果”二字,是講到整個人生宇宙的這個真諦、這個真理,這種自然的現象就是因果的現象,就是“種瓜得瓜,種豆得豆”的現象,如果不從修行入手,無論你學什麼法,都是白學的,而修行不是說虛假、說幾句空話就叫修行,不是說我們把修行的書看了幾遍了,“我看了三遍了”、“我看了十八遍了”,我告訴你,你當不得人家一遍都沒有看的人還善良,修行是看懂了、學懂了修行之法以後,要實踐地去做,那才叫修行,不是空說就叫修行。你身、口、意三業不符合修行的戒體,那你就是一個非修行者,你就是一個在佛教徒裡面稱為違經叛教很糟糕的人。 

        那既然你說到佛法,剛才你提到這個十大金剛裡面重要的,我今天告訴你什麼法裡面的精髓,其實,法,五大部,佛部有很多高級的法,比有些金剛法還好;佛母部有些高級法也比金剛法還好;還有護法部這些法都是非常好;那菩薩部的法也好。關鍵你相不相應?學到的是不是真正的法?而不是只有金剛法!不錯,金剛法確實被列為整個藏密密續部裡面最高的法,師父不是不知道,我剛才已經說了,我知道。比如說你說的十部金剛,並不是你所說的那十部金剛,只是這個金剛啊,裡面就多得不得了,還有明王,明王有很多是納入金剛部裡面去的,另外,還有金剛手,所以說就是這麼多得不得了。但是我今天,明王我不說,金剛手我不說,我們就只說有哪些金剛,而且這些金剛祂們之間都有一個完整的儀軌,儀軌是什麼東西啊?就是一部實修的法。前行,也就是加行,從加行開始。前行修了,然後就修正行,正行裡面修了,就修結行,至少是這三行完備,那就是一個儀軌。所謂前行,就是修我們的行持,修我們的菩提之心、修我們的四無量之心、修我們的從善之心、修我們的戒境戒持之境,那麼它有具體的觀想、具體的修法。那正行呢?正行就是一個金剛法,裡面就有金剛法的一個壇城,這個壇城叫啥東西呢?說起來很複雜了,就說首先我們修持者必須懂得到它的觀想的整個壇城的佈局、形式,比如說壇城的門、壇城的閣簷、壇城的圍牆、壇城的宮角、壇城宮角上的吊掛、壇城左、壇城右、壇城之間有哪些眷屬、眷屬持的法器、法器怎麼擺佈,它的方向,南方、北方、東方、西方,它的整個中央是咋個設置的?它有些什麼明王在裡面護持啊?比如說獨雄能怖金剛,祂就有十大明王,那這十大明王是咋個站的?每個起的作用是什麼啊?那我們怎麼樣去印契?怎麼樣去觀修?怎麼樣去修祂的這個本尊心咒以及祂的這個事業咒、成就事業咒?還有大咒、小咒?而每一個咒的手印怎麼換套、怎麼樣把它壤接在一起?他這個觀修啊一步都不能脫離。當然,這裡面他是非常複雜的,我並不是在教你們,我只是在告訴你們,而又把自身怎麼樣化現、種子字怎麼樣勾召、怎麼樣結合、怎麼樣進入自己的自身、自身怎麼樣灌頂?自灌頂怎麼樣灌?自除障怎麼樣除?自觀心在內壇城又怎麼樣產生?內生的境界是什麼?三脈五輪的境界是什麼?外生的境界又是什麼?所以說啊,這個是正行的一系列的觀修,直接包括乃至於到如何如何定、定在什麼地方?好,最後修完,稱為結行,怎麼樣奉送本尊?怎麼樣迴向?怎麼樣轉化給眾生?如何如何發大願?等等一系列。有的金剛法要修好幾個小時,比如說時輪金剛,你修得快,如果是完整儀軌,要修十個小時。當然,有的金剛法呢,只修得到一個多小時,有的半個小時也修得完,但是就看這部金剛法是什麼法,他的時間的長短,如果你加上入定的時間就不算數了,假如說定入金剛壇城境中以後,那個時間就拖長了。是,是有這麼一個說法、有這麼一個定義,說某某金剛法修多少座就可以了生脫死、修多少座可以稱為幾地菩薩、修多少座又可以成為大覺者,一系列的,有這樣的規定,可是金剛法雖然有那麼多,這裡面非常的複雜,而不是說十部金剛就概括了。我剛才說了,我不包括明王、不包括金剛手,我只說有正規名字的,有這種金剛名字是正規的,我今天告訴你們,祂們並且裡面要分多少尊,比如說一個金剛幾個頭、幾個臂、幾個腳,比如說三個頭的、是八臂的,那叫做三尊,比如說五個頭的,那祂叫五尊。你說祂咋有幾個頭呢?金剛嘛,祂神力化現嘛。至於具體的,當然,每個佛陀、菩薩祂們在化現金剛的時間,當然我指的菩薩是等妙覺菩薩了,那祂們有祂們的這個印契鉤玄,就是說相當於一種信號,它是一個點子一個碼,一個也不能錯。所以說,這個金剛法的這個儀軌啊,非常的複雜。但是我告訴你們,我不主張去修這些金剛法,尤其是什麼雙身法,我是極其反感的,那不能成就、不能解脫的,要想成就解脫,就得要實實在在修行,修《解脫大手印》,那是最好的,勝過於一切。至於要配合修某種法,它以《解脫大手印》為加行、為前行的話,那你進步是飛躍性的。

        好了,我說了很多,但是我現在還是把話題說回來,我們就說說有哪些金剛法,祂們都是具備有完整的儀軌修法的,師父就給你們說一說啊。這些金剛呢,我就直接說了,儀軌我就不去講了,因為講十年都講不完,所以我今天就只報這些、只告訴你們這些金剛法的名字,我把祂名字說慢一點,以免你們聽不懂、聽來混起了。比如:馬頭金剛、大力金剛、杰比金剛、無能勝金剛、伏魔金剛、時輪金剛,另外,還有一個金剛叫十輪金剛,這個十輪金剛容易與時輪金剛相混,其實十輪金剛是另外一種金剛,祂是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的十,叫十輪金剛。蓋天金剛、穢跡憤怒金剛、藍色不動金剛,另外,還有的金剛法早已流傳在世界各個地方了,如黃隨求金剛、赤身火金剛、劈毒金剛等等,我就不去提了。既然你是一個仁波且,就想要聽到的是西密的佛法、藏傳法的金剛儀軌,我今天就概略性的給你講一點藏密裡面的擁有金剛有哪些?怎麼選擇、怎麼去修?比如以上說到了一些,另外還有更多的金剛,不是說只是十部,這些法不能包括明王,也不包括金剛手,只是正規名字的金剛就非常多了,比如,我認為最厲害的,也是真正藏密裡頭列為最厲害的金剛,無上安樂白金剛、等覺卡布金剛、白色摧破金剛、碧色摧破金剛、綠色摧破金剛、除魔憤怒金剛、黑色大鵬金翅鳥金剛,同時還有其他的大德、聖德們傳授的於不同的金剛,比如說教誡師所傳的金翅鳥金剛、密傳的時輪彩色金翅鳥金剛、勝樂金翅鳥金剛、煙色穢跡金剛、綠色穢跡金剛,還有杖母三姐妹自持金剛、白色馬頭金剛、紅色不動金剛、無能勝的憤怒金剛、四嘛汝哉圍繞之紅色閻羅王金剛、藍色閻羅王金剛、普巴金剛、大威德金剛單尊、勝樂金剛、血色閻羅王金剛、外修娘舅伏魔金剛、內修娘舅伏魔金剛、密修娘舅伏魔金剛、不動金剛十三尊、黃色金翅鳥金剛、摩尼金剛坐主,摩尼金剛坐主這裡面有一個叫做摩尼金剛坐主尊眷屬十三尊,還有摩尼三昧耶金剛三尊、摩尼王金剛單尊、密集文殊金剛、雙身密集金剛、大幻金剛、雙身勝樂金剛、披甲金剛、披甲黑色勝樂金剛,還有乍續裡面所說的意藏喜金剛的十七尊、薩母哺乍續所說的持幟胎藏喜金剛十七尊、紅色不空索羅馬頭金剛(亦名不空羂索馬頭金剛)、黃色不空索羅金剛(亦名不空羂索金剛)、披甲簪芝嘎金剛、白色勝樂金剛、長壽白色勝樂金剛、雙身喜金剛、雙身時輪金剛、大威德金剛十三尊、大威德金剛三十二尊、元聖德金剛勇識六十一尊。另外,品續所說的瓷爐胎藏喜金剛九尊,二品續所說的身藏喜金剛九尊,二品續裡面又說了的意藏喜金剛九尊、語藏喜金剛九尊,杖母乍續所說的身藏喜金剛十七尊、薩母哺乍續所說的語藏喜金剛十七尊,時輪續所說時輪金剛身語意悉圓六百三十四尊,這是非常多的尊頭了。妙喜吉祥六面閻羅敵二十一尊、妙吉祥紅色閻羅敵十三尊、金剛怖畏九尊、怖畏十八尊、水牛頭怖畏九尊,阿密達續所說的勝樂轉輪黑嚕嘎金剛、白勝樂金剛單尊、白勝樂金剛單身二十九尊、藍色雙身勝樂金剛五尊。另外,多啦,各個宗師祂們似乎都有獨自的說法,也就是說,把有些法有改變的,比如說帝洛巴棕白色贖死勝樂九尊、金剛棕藍色勝樂八尊、屍陀林金剛、獅子無畏金剛、單一紅色閻羅金剛、雙身諍論金剛,還有阿底峽所傳的獨雄雙身馬頭金剛、馬頭金翅鳥金剛、四空行圍繞之馬頭金剛、羯磨金剛、四腳不動金剛、八猴不動金剛,迦濕彌羅班欽所傳的金剛是馬頭金剛,吉剛斯所傳的馬頭金剛,祂們之間都有所不同的。

       另外,還有其它派所傳的,還有薩迦什麼所傳的,我都不一一去說了,比如噶當派所傳的藍色不動金剛、白色不動金剛、四臂不動金剛、觀音化身的祖嚕登金剛,多了,只是金剛法,相當相當地多,我今天只是概略給你們說一說,哪裡是十部金剛是最王牌、最了不得?其實,真正了不得的,那是要把《解脫大手印》修了,印契之法,能取得大成就,那才叫了不得,能爭取得到最高最高的上層灌頂所修的法,那才是最了不得的。所以呢,這個法裡面,非常之多。金剛,你說師父給我們說了這麼多,還有嗎?還多啦,我不一一去說了,什麼妙行師所傳的,等等等等,多多多多多,一下說不完。正因為這個古德們祂們在傳法之中,有時間各自一派,他們有些儀軌有所變動,越變越糟糕,越變越糟糕,變到現在,很多法已經面目全非了,不是我們想像的了,所以說我們在修學佛法的過程之中,我們不要專門去迷信哪一種法。金剛法好,不錯,但是,菩薩法也不低於金剛法。菩薩法好,那佛陀法難道不好嗎?佛陀本尊的法相當地好,關鍵是要看這部法變質得多還是少,是不是沒有變質?純不純正?這才重要。雖然說了很多金剛法,另外還有護法部的法,我都沒有給你們說,也是相當好的。可是,不是說都好,大部分都已經變質,極少極少極少部分的還是純正的,可是你怎麼樣把祂分辨出來呢?

      (莫知尊者再度合掌恭敬白羌佛提問:Thank you, Buddha Master. Namo Your Holiness Dorje Chang Buddha III! After hearing the impartations from my Buddha Master, off the many Vajra Dharmas in various sects of Esoteric Buddhism, we are truly astounded and are like being brought to a new world. Then, how can we accurately distinguish and correctly select with a one-hundred-percent certainty among all those Vajra Dharmas, in order to truly achieve great accomplishment and liberation? Also, how do we know the right or wrong of our own Dharma practice? How do we know if we have made progress to develop accomplishment through our practice?

      (莫知尊者再度合掌恭敬白羌佛提問的中文翻譯:感恩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佛陀師父!聽佛陀師父說了這麼多密宗各派的金剛法,真是讓我們吃驚,我們被帶進了一個新的世界。那我們要怎麼才能精準地辨別、百分之百正確地選擇到哪些金剛法,真正能讓人成就解脫呢?還有,我們又如何知道自己修法的對或錯呢?我們又怎麼知道在我們修持的過程中,有沒有向成就的方向前進呢?)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接著應莫知尊者而說法:我說到了金剛法,那麼這些金剛法,雖然你們聽到非常之多了,可是,這還沒有全面,因為還有其祂的不同種性的等等金剛,我就不一一去說了。這裡面除了藏密的、漢地的等等等等,當然,還是我說到的,金剛法雖然是佛法裡面五大部中是最強硬,是最厲害、強逼性成就的一部法,可是祂的這個成就啊,就不是你們想像的了,雖然這麼多金剛法,其實只有那麼幾部是真正能讓人及時今生能解脫成就的。簡單地說,就是說其它很多法都不是真鋼的,或者是不完整的,或者是篡改過的,總而言之一句,不是一種完美的金剛法了,因此它可以說是不能確保成就,也可以說根本不是純正的金剛法,說嚴重了,那就是假的!這些法,怎麼樣來分辨它是假是真呢?我們既然要學,當然就要學真正的金剛法、真正的法,指真正的法,並不是說只針對金剛法這麼一部,無論是佛部、佛母部、金剛部、菩薩部、護法部,這麼五大部法中,都各自有非常多的法,比如佛母部的法,佛母部的佛母,比金剛們還要多得多,但也是真假混雜的,而且是真的非常之少,假的、摻混的極其的多,我們要學,就要學絕對純正的,因此呢,在這個法裡面啊,就有專門的擇決。擇決你們聽多了,聽過很多很多擇決了,其實,要擇決這個法的真假,要擇決這個修行者、學法者,他學的法是全面進步了、走向佛土了、走向解脫了?還是退步了、或者是退到進入三惡道的種子了?那這就必須要擇決的。這個擇決有非常多的種類,其實真正最厲害的、一針見血又直截了當的擇決,再重複一下,當然我指的擇決,是擇決這個法的真還是假,是擇決這個修行者的損減還是進益,簡而言之就是說,到底是進步、成就,還是落後或者是掉墮,因此,這個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一個概念,要搞清楚。

       那麼這個擇決法是什麼法呢?這個最直截了當這部法到底祂叫什麼名字呢?祂叫做菩提道損減增益法。這菩提道損減增益法,可不是你們認為的《菩提道次第論》呵,並不是宗喀巴大師說的菩提道次第廣論、略論呵,祂是菩提道損減增益的一部擇決法。為什麼是損減增益呢?損減,就是說明你沒有進步,或者倒退,這個意味著肯定要墮落的。那麼增益呢,就說明你已經在前進了,在修持上已經增長了道行了,就是我們有些人說的“道行很深啊”、“道行很強啊”。就有這麼一部法,叫菩提道損減增益擇決法。

        那這個法,很多人說“我沒有聽說過”。我告訴你,你沒有聽說過的多了,就上面我所答覆莫知仁波且弟子的道理是一樣的,哪裡才十部金剛法?金剛法可多了,你沒有聽過的太多了。我也說了,這些金剛法,我所談到的,其實在整個佛教,在整個佛教裡,很多都公開了,但是真正裡面精髓內道、正宗無瑕純正的金剛法,只有那麼幾部,而這幾部,有人說“時輪金剛”,有人說“馬頭金剛”、“上樂金剛”,我告訴你:不是這個概念!你們已經聽了,一部金剛就有很多很多不同的法,到底是哪一部?這一部金剛中的哪一部祂才是真的?才是純正的?所以這個,要準確、要百分之百地這部法是純正無瑕、學到祂就能解脫成就的正法的話,那就要經過擇決,而不是憑哪一個地位高、人物大、一個大法王、大活佛、一派大宗師、或者是一個大法師所說“呵,這是真的”,那就是真的了,說“這是假的”,那就是假的了,說“不正”那就不正了,說“正”就絕對的正了。這是不可以的,決不能以此為準,而必須要經過聖擇決,擇決最好的就是菩提道損減增益法。一是百分之百的精準無誤,二是可以得到菩提丸的強大增益。那這個法,剛才就說了,有人說“我沒有聽過”,我還是那句話:“你沒有聽過的,太多了,也許你下輩子都聽不到。”原因是咋的?因為這一部法除了擇決佛法的正確與否,還要擇決一個弟子是進益、前進了,甚至於擇決這一位傳法師是正法還是邪法,因此,凡是作金剛上師的人,尤其是冒牌貨,他們是絕不敢提到這個法的名字,啥原因呢?首先也是兩條:一是他們聽都沒有聽說過,二是他們聽說了這個法的名字,是怕這個法的名字,所以不敢提。聽到過這個法,他也顧之不及而拋棄之,趕快把這個法的名字隱而不露,生害怕佛教徒、佛弟子們就知道有這個法了,因為這個法啊,其實就是一個試金石,非常厲害的試金石,不是純金不敢使用,只有純金者,為了驗證純正的人,他才敢使用這一部菩提道損減增益法。另外,還有一個原因,不是你沒有聽說過,就連一些大法王、大活佛、一派大宗師、大法師,他們還有很多都沒有聽過呢!啥子原因?失傳了,早就失傳了!正如隆務寺的卡索仁波且所說的是一個道理,卡索仁波且他在整理整個西藏的密法,結果清點整理了以後,發現只剩了百分之二三十,有百分之六七十都已經無影無踪了,都早都不在了,影子都沒有了,而且是還原不了的了。正因為是這個道理,所以說,大家好像很多人都聽過:“密宗了不起,化虹身,尤其是噶陀寺,曾經化過十萬多人。”你們想一想,現在化了哪個的?一個都化不了,連現在的寺主、大法王,這一兩代來,沒有看到哪個化了虹身的。啥子原因?非常簡單,就是佛法失傳了!沒有了!那麼既然說失傳了、沒有了,有人就很奇怪地就要想了:你為什麼知道呢?你為什麼知道有這個法呢?我倒要讓你們反思一下:你覺得奇怪嗎?我雖然是一個慚愧行者,但我畢竟是很多大法王公認出來的,我的名字畢竟是第三世多杰羌佛

 

      菩提道損減增益法為什麼一針見血、直截了當呢?其實祂很簡單,就是用十顆菩提丸,當然,這個菩提丸是佛降甘露加上修法而製作成的菩提丸,說難聽一點,這是一種聖物、聖食物,而不是凡食物,那這種聖食物,首先得來者就不易,菩提丸哪裡有那麼多?所以說,哪個願意去說這個菩提道損減增益法呢?你這個人虔誠度夠嗎?你這個人符合一個純正的佛教徒嗎?是不是真正的身口意都相應於諸佛菩薩的呢?或者還有那麼一點點疑心疑障呢?如果你還有疑心疑障,你休想得到這個菩提丸,而沒有這個菩提丸,你就沒有辦法修這個法來擇決你,所以說,首先弟子要拿十個菩提丸,這是弟子要去拿十個菩提丸,拿到菩提丸以後,自己把它呈供在法台,呈供在法台後,法師或者是仁波且,當然,我指的是真正的仁波且啊,或者是這個主法的巨聖德,他要修法。記住有一條,巨聖德也好,法師們也好,是不能接近這個菩提丸的,那是弟子把這個菩提丸拿十顆,自己供在法台上,而經法師、經主法巨聖師修完法後,那麼弟子自己把這個菩提丸再拿來點數。當然,我說是十顆,在這過程之中,主法的巨聖德和所有的法師們,都不能接近這個菩提丸。簡單地說,是弟子自數、自供、自看,而主法師和法師都在遠遠,甚至於在殿外對天空,那麼在這種情況下,唯獨的是,要擇證這個法的這一位,他才有權利點數、自供、自看這個菩提丸。比如說,弟子他有一部法要擇決,那麼同意他了,為他擇決這部法,那就他拿十顆菩提丸,他自己供上去,他自己拿來看,如果是增了一顆,那就成功了,就說明是增益,已經增益了,但是這個增益是非常微薄的,是微微偏向好,並不是絕對的好。如果是十顆變成十二顆了,那就好了,這就絕對的增益,這就叫。如果相反的,十顆變成了九顆了,那這就有損減趨向,也不是很嚴重的損減,是微微有損減,就是微微有偏向下墮的味道,但是不重要。看是少到了八顆了,這個時候就糟糕了,那就絕對的損減了。損減的多少、墮向三惡道哪一道?這裡面又要分不同的顆粒,所以他總共有十個這個菩提丸。最關鍵的為什麼說祂直截了當、一針見血,任何邪師騙子無法插手呢?因為菩提丸是這位祈求的弟子去拿的,而供是弟子自己供的,法師、巨聖德在遠處把法修完以後,也是弟子自己看的,都是弟子自己本人在做。當然,我說這個本人,不是指一個人他要修所有的法,幫到大家擇,不是這個概念,而是這個弟子在修這一部法,或者這個弟子直接要求擇他本人的這個道力,他的菩提道量到底是前進、增益了,還是墮落、損減了?那麼,這是針對這個當事人才能有權利去拿這十顆菩提丸來供上,拿十顆菩提丸供上以後,然後一經遠處修法,他再看這個菩提丸,是多了還是少了?多多少?少多少?這是清清楚楚,這也叫做“不過手菩提證道”,所謂的叫做自證自見。因此,菩提道損減增益法是這個擇決裡頭最明顯的。

 

      那有人就想了:什麼樣的人才能經受這個呢?所以說啊,我要告訴你們,那絕對是純正、虔誠的佛弟子,而且,絕對是修行非常紮實、具有功德的佛弟子,普通人一般是遇不到這個法的。比如,拿我來說,我懂這些法、一系列的法,可是,我對這個菩提道損減增益這麼一部法,我還不行,很是慚愧,是一個空有虛名“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修行者。那你說,既然都不曉得,為什麼還要講呢?我明確告訴你們:你們怎麼想,是你們的事了。我雖不曉得,這是聖尊一級的弟子就能修,而在我的弟子當中,也就有人能修這個菩提道損減增益法。所以,我今天告訴你們,你們可以小覷我,你們不可以小覷聖尊級的巨聖德,祂們能修。如果今後有機會、有因緣,哪個具備了這個功德了,也是無限虔誠的弟子的話,我想,我喊一個聖尊來,幫你們修這個法,應該是沒有問題的,我相信。為什麼呢?因為祂們再說,祂們也是我的弟子嘛,畢竟跟我學法嘛。當然,我指的不是學這個法啊,我不懂這個法,但我懂修行的法,是學成就解脫、學無私利他、學《解脫大手印》的實際行持。所以說,大家好好地修行,佛法絕不是誰說他的是正法就叫正法了,說他自己的法如何天上有地下無,那就真正地如實所說了,不是,不要相信!尤其現在這個末法時期,整個佛法亂成了一鍋粥,假法師、假活佛都會講一套,甚至是一派宗師的大法王,都不能確定他就不是假佛法,在末法時期,無奇不有,我說句肺腑之言,你看,多少大法王、多少一派宗派的法王、頂頭大宗師,到最後沒有成就,什麼原因?這就說明他的法已經變質了、有問題了,而這種人也是大有人在的。無論多大的傳承、宗派,切不可只信他的理論,我們從歷史,也就是說佛史上看,基本上佛教的高僧大德們,他們都知道,俄然巴格西學問是最高的,在佛教理論上來說,其次是拉然巴格西,再其次是格西,那麼,無論是俄然巴格西,還是拉然巴格西,雖然學問理論一大堆,結果照常是凡體,脫不了胎,沒有聖體質聖體力的相當的多,因此我們不能只迷執於理論這單方面,如果迷執於理論,那就最有可能容易上當受騙,而真正的把理論的東西明白了,要相信的話,就要實實在在地看實踐,就要印證菩提道損減增益這部法到底是真是假。

      我今天還要提醒大家一個很重要、很值得注意的,因為剛才講到了這個擇決——菩提道損減增益法的擇決,可能很多佛弟子都會誤認為這是針對某種金剛法、或者是某種密乘的法、灌頂的法,不對!如果有這樣的認為,你們就錯了。這個菩提道損減增益法,是針對所有的修行學佛的佛教徒,你進步了,還是後退了,下降到三惡道?還是今後要取得成就,向佛國的佛度前進了?能了生脫死了,增益了?總之,是你在修行的道上所取得是進步,還是落後?你學到的法是真還是假?這裡面包括不管你是哪一宗,無論你是唯識法相、華嚴、賢首、雲門、曹洞,無論你是禪宗,還是密宗,祂不分的,祂只管佛教徒的修行人,唸佛也好,參禪也好,你止觀、唯識等等,你修行證道的境界是進益還是後退,你的行持進益後退,都一概為菩提道。所謂的菩提道,釋迦牟尼佛在菩提樹下證道,因此,這個菩提道損減增益,就是說你證的道到底是墮下還是上升?到底是走向佛土,還是走向三惡道?祂主要是看你這方面的進步與落後,因此,菩提道損減增益法是沒有宗派,而是只針對學佛修行者,任何一個宗派的學佛修行者取得的成就、是否是實在的前進,或是否是錯了、偏門了、邪門了、掉墮了,主要是這個,非常的重要。

      那對於那些所謂的成就者,自己認為了不起了,自己是聖者了,弟子吹他是聖人了,一修菩提道損減增益法,馬上就可以看出他是聖是凡,輕輕就看出來,所以有很多為師之人,當上師的,當所謂大活佛的、大法王的,他們自己修不了,而自己根本就不敢請求修菩提道損減增益法,因為這個一修就會曝光的。這就跟拿杵上座是一個道理,你拿不動就是拿不動,你再說得如何厲害,你也是凡夫體質體力,而不是聖體質聖體力,這個就叫真理。佛法決不能隨隨便便相信誰說的“哎喲,我這個法了不得啊,一唸佛就往升極樂世界啦”、“我這個法了不得啊,我一修破瓦就走啦”,我告訴你們,騙三歲的小孩可以,騙稍微有頭腦的人就騙不了了。佛法要講貨真價實,要講驗證,就剛才說到的,菩提道損減增益法,弟子自己拿菩提丸來供上,點數十顆,你說為啥要十顆?他有個法度的。那麼,他自己供上,這個執法巨聖師和法師活佛們在遠處修法,不能接近他數的菩提丸,而菩提丸再由這個弟子修完法後,自己看,他點數的清清楚楚的,損減了?增益了?這是一清二楚、一條一款的,一看就知道,到底損減還是增益了。而且,修了菩提道損減增益法的這個菩提丸,加持力是非常的強大,吃了以後是各方面多元化地強盛加持。一般來說,自己修的是自己受用,是不能拿給沒有修過的人去用的。法雖然給你們說了,可是要遇上這個菩提道損減增益法的這麼樣一種因緣、殊勝的這樣的灌頂的話,是十分難的,非常的難!但也是非常容易的!!只要你絕對純淨的虔誠了,真心真意地依止三業於佛法了,那就太容易了!!!就這麼簡單。所以今天給大家講的這個關於金剛法,祂要通過印證才曉得這麼多法裡頭,哪些是真正的真鎧貨,哪些是假的,那個沒有經過印證是不行的。可是,印證擇決的法呢,還有很多了,有些是自印證囉,當然,自印證就不同了。你說“我不通過這個印證,我要通過自印證。”自印證可以呀,那你就要“送菩薩一表”啊,你能把那個送表,讓那個菩薩親自在你面前,把這個表拿走,大家看到,那這個也上算。或者,你要修“隔石建壇”,隔個石頭,在上面畫壇城,而一口氣一吹,彩砂築在石頭上面的壇城穿石而過,壇城下去。你有這個道力嗎?你能當著大家的面前,現量伏藏,取出藏物,也是具備了大聖者資質的。男性的佛弟子,直接拿杵上座,能達到上超段位聖者的級別,那也是無話可說的聖者。當然還有金剛柱擇決,還有馬頭明王水壇珠卦法擇決,那就同樣是一樣的等級,可是那些東西啊,是很厲害,實質上也不低於菩提道損減增益法,但是祂沒有這個直截了當,因為這個菩提道損減增益法是最直截了當的、最一針見血、最不麻煩,而又最精細、最明確。至於金剛陣、八風大陣,那不用說是十分威猛厲害,也就是說力量強大無比,但布陣的儀軌繁瑣得不得了,不直截了當,而是用於聖考段位,不適用常人菩提行持在修法上的損減增益,也就是說不夠細分。我再給大家提醒一下,切記要注意,不要輕易地相信任何說空洞理論的故事,無論他是什麼了不起的宗派,你都得小心,無論是哪一派的大法王、大宗師、大格西,我們都要見他的真鋼!我在這裡舉一個最實際的例子給大家聽,一直到了今天,無論是哪個大活佛、大法王、大宗師,他們就是沒有一個人把這個五百萬美金拿走了的,更別想拿走兩千萬美金的這個懸賞。為什麼?這說明了一個什麼呢?是說明沒有真正的金剛法,沒有修成金剛力,沒有修成金剛體質體力!最後,還是那句話:有很多人都擔心了,我們修什麼法才好呢?說心裡話,擔心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大家不要擔心,我們不要好高騖遠地聽一些空洞名詞,我們要實實在在地修真正的法。比如“金剛瑜伽圓滿法”精修儀軌、綠度母法的精修儀軌,以及我傳過的佛陀的法、其祂菩薩的法,包括有些金剛手這些的法,都是符合真正的聖法的正確的法本,完全是正確的儀軌,另外還有我傳過的財神法和護法法,一般都是經過聖擇決的,菩提道損減增益法是鑑定過的,是好法,能讓修行者如法地成就解脫。千萬記住,非常重要的一點,這些法的前行,最好、最精闢的就是《解脫大手印》的前行修法,很重要!!!當然,你說我還是想要修好法,修其它的什麼金剛法、修其它的什麼勝義性的,不錯,那是可以的,你只要真誠、虔誠,一定能得到這個機會,受到勝義內密灌頂,甚至於境行灌頂的學法都是很有可能的,而且虔誠者,那不叫有可能,那是絕對有把握拿到的。

      所以今天的說法呢,我就不多說了,一切法都得要通過印證擇決來看,才能知道好壞,自己走向了成就解脫的路、前進了,還是沒有前進、倒退了,自己學的法或者是不行了,或者學到不好的法了,今生不能成就的,那通過菩提道損減增益法,就能一清二楚了。並且,一經過擇決以後,就會查出損減增益的原因是啥子,查出這個損減增益的原因是什麼以後呢,就好辦了,馬上就懺悔,比如說我損減了什麼,是啥子原因?什麼錯誤?什麼罪性造成的?我就懺悔,懺悔,徹底地改正,這個時候再補我們的增益的修持法、增益的行持,加上菩提丸這麼一吃,就會開始增益了,就會在菩提道上前進,就會增長道行,最終成就解脫,進入佛土了。

      好,今天的法呢,就說到這裡了。

      (莫知尊者合掌恭敬而白羌佛說:I am so grateful to the kindness of Namo Your Holiness Dorje Chang Buddha III! Thank You, my beneficent Buddha Master. Thank you so much for opening the door to the supreme true Buddha Dharma today for us Buddhist disciples. This is actually the Invincible Vajra Dharma! This Dharma is more than sufficient for enabling living beings to become liberated! I am so extremely grateful! I am so grateful!

 

      (莫知尊者合掌恭敬而白羌佛說的中文翻譯:我非常感恩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非常感謝佛陀恩師今天能為我們佛弟子開啟無上正法之門,這才是真正的無敵金剛,眾生解脫有餘了!我無限地感恩,太感恩了。)

      

附註: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說完了這部法,我們要另外告知大家的是,對其中的這個“菩提道損減增益擇決法”,除了申請擇決的佛教徒當事人,在法台上自己點數菩提丸、自己上供、自己查看,而主壇的巨聖德和任何人都不能接近法台、不能接觸菩提丸,只能在遠處修法。但被擇決的當事人如願意,可以在四眾面前當眾點數印證,這樣能加持四眾親感釋迦佛陀菩提正道的聖量法味,如是則可增益在場大眾的修行信心行為。這種公開性的修,對擇決的當事人,不但不犯戒,反而功德更大。

請隨時上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網站:www.hhdcb3office.org,獲得正知正見和及時、正確的資訊,避免上當受騙!

 

本法音記錄文字鏈接:https://hhdcb3office.org/html/information/02182021.html

 

文章標籤

Sind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明信因果破除宿命論

命理運氣是現今社會人與人之間最能聊上幾句的話題,很輕易就能從電視媒體看到討論星座、測字、看相、改名等等,似乎成了永不退流行的一種風潮。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有過算命的經驗,抑或是沒親身算過命也曾耳聞過他人去算命的經驗,通常會透過算命不外乎是面臨到了財務、感情、事業上等種種不如意的事情,想藉由此途徑來找尋答案。在未學習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正法前,也受外道習氣的影響,告訴你命理有多準多準,耳濡目染之下,無形中在自己八識心田裡也就種下了 128 條邪惡知見與錯誤知見其中一條邪惡知見-認命理運氣不明信因果,學佛以後就知道所有遇到的事情都是自己的種因結果,不從自己根本上修行,是無法轉換因果的。

 

在「正確明了因果概念,違背即是外道」這盤法音,有佛弟子說到,每當自己發心要做佛事,不是老母親病了,就是家人發生了災難等等,佛陀告訴我們不管是家人遭災了或是獲得福報好事,都是自己種下的因,而結成的果,跟他人無關,除非是共同去造作一件事,才會產生共業的關係。也因為自己曾經也產生過這種不正確知見,更明白聞法真的太重要,聞聽佛陀說法法音後,許多內心不明白的道理,都能從聞法中找到正確的知見而豁然開朗。

 

而在「佛陀證到了人生宇宙本有存在的不生不滅真諦,不是佛陀創造的」這盤法音裡有個公案,經書記載釋迦世尊在巡城時,有個人頭蟲身,在汙穢的臭坑中,往昔是位大法師,因貪得出海人的錢財而墮入畜牲道,而他的罪業將在多少劫,某佛陀住世時將成為阿羅漢,佛陀說這叫「宿命論」,原來是當時五百羅漢集結時漏掉一句「爾時因果所數」,如果沒有這一句,因果就成為一成不變的死局,修行就沒有用了,就像算命、陰陽風水先生說你這輩子在何時當官,某年某月成為億萬富翁,這些都是騙你的,都是邪說,不管是當官也好,賺錢也罷,都要靠自己去奮鬥,佛陀告訴我們宿命論是假的,是違背因果的,必須好好的緞練自己,一個人有學問都是努力的去學習,具備一個崇高的境界也都是學習來的,學佛也同樣如此,佛法佛教就是科學,想要有功夫就要修行、學法。

 

若不是得聞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正法,眾生何以能明白什麼才是正知正見的真諦,若不是佛陀住世眾生何以能脫離這輪迴的苦海,但當今末法時期,妖魔遍佈,要來毀謗正法,破壞佛法,壞眾生慧命,其實只要仔細的想一想就可以立辨正邪,佛陀聖證量實在展顯於世;佛陀座下的弟子解脫成就者不勝枚舉;依教奉行的佛弟子個個都是吉祥幸福,福慧增長,而誹謗者盡顯邪惡的心行。祈願有緣眾生早日接觸如來正法,皆能不被妖魔所惑,得聞正法,解脫成就。

 

慚愧佛弟子 憶彤合十

 

文章標籤

Sind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聖者不是自己和弟子說了算的,符合考核印證,不是聖者也是聖者;空洞佛學理論與真正的佛法是不同的領域

 

今天說的這個法,牽涉的問題很多。也就是說,當前,在國際社會中,整個國際上的這個佛教,存在著有很多問題,並且提出來了。

我今天先說一下,今天講法,我想跟擺談龍門陣一樣把祂講出來,隨和一點跟大家說。

關於這個頗啊法,頗啊法又叫破瓦法,有很多翻譯都不同的,就相當於把一匹瓦打破,“頗啊”,因為他修法的時間,他發出那個“啊”的聲音,以及調動種子字來提升開頂。頗啊法是一種什麼法呢?他是一種往生淨土的保障法,保障,就是說好像是船上一個救生圈一樣的,萬一唸淨土法門、唸佛沒有成就,就修頗啊法往生。可是,有一個問題,我本來不想說的,頗啊法是屬於西藏的藏密中的一個法,那他這個保障法的係數有多高呢?我認為呀,這是根據我的經驗、根據這麼多年的觀察、根據若干劫來祖師們的經驗和佛菩薩們累積的真知實踐,他的保障係數大概百分之一都不到,但不管怎麼說,他畢竟是一個救生圈啊。你說“那麼差啊”?這是我講的真心話,你們大家不想聽的真心話。如果要依照到藏密法來給你們說的話,那我就會說:“頗啊法好得不得了,修一個成就一個,修一個開一個頂,修兩個開一雙。”其實,我這樣說的話,是不真切的。頗啊法能開頂,而且百分之九十多都能把頂打開,能插上吉祥草,甚至於插香。實際上,頗啊法真真假假,有真的頗啊法,確實頭上能插吉祥,那那個吉祥毛呢是孔雀毛,軟的。但是,往往修頗啊法都插的是西藏的一種草,叫吉祥草,那個草下面的堅硬度,起碼至少有那個硬頭黃的竹子那麼堅硬,就是說削尖以後,輕輕就可以把任何肉都可以戳穿,所以像這個啊,就未免有些太假了。關鍵問題,你說:那這個假了,是不是頗啊法就不存在呢?我剛才講了,有真的,確實能開頂,開得了頂,那麼,開頂也能插草,可是這個開頂插草以後,神識飛遷,頗啊法叫所謂的飛遷法,是不是都能飛遷到極樂世界?啊?因為修成功頗啊法了,就應該飛遷到極樂世界了,如果是那樣的話,那就整個與我們釋迦牟尼佛的教誡違背了!釋迦牟尼佛的教誡,八萬四千法門,處處不離修行,六度萬行也好,十善也好,等等一系列,尤其在大乘教義裡面,講得非常的清楚,要如何修如何修,真的那麼簡單,釋迦牟尼佛,大慈大悲的佛陀啊,至高無上的、我們娑婆世界的教主啊,祂能整我們、騙我們一天去修這些行,累得倒死不活?祂莫如說就修頗啊法成就就算了嘛。你們大家聽一聽,我說的這個話難道不是真理嗎?頗啊法出在藏密,但是確實有這個法,幾大教派裡頭都有,神識也能出來,可是往往神識出體不是頗啊法開頂就能出體了,頗啊法開了頂以後,神識是出不了體的,必須明確跟你們說!很多修頗啊法的人,你問他:他的神識能出體嗎?出不了!那什麼法神識才能出體呢?是頗啊法開了頂,他本身行就修得好,法就修得好,他的禪定功力也好,他已經修成了那一種內在的證量,能施用外力了,那個時間神識才能出體。當然,我指的是真正的頗啊法,不是指那個假的啊,假的你們都可以去當師父,都給他竹籤削尖了,給他插在頭上,滿頭都是血,那個是裡扯火的。那真的,都要依靠修行、依靠其他的止觀等等等等一系列的修持,然後,有了內證的功力以後,才能真正的出體。

那出體是不是就成了聖者了呢?我告訴你們,出體不是聖者,那只是一個神識出體而已!說難聽一點,民間有一句話“三魂七魄”,我們不管他有沒有這個東西,反正就靈知心識,就叫魂魄出體,魂魄出體跟聖者有什麼關係啊?八桿子都打不著。所以出體是出體,出體不能稱聖者!聖者是具有相當高深的證量,證到聖證量以後,取得成就了,那個神識能聚集出體,但是出體,神識也不一定就能成形,所以,神識出體以後,也許根本別人是看不到的,要成形,還得要具備化身的力量,才能“聚則成形,散則成氣”,所以,這裡面的過程,還真叫做不簡單!普通人,根本就不懂什麼叫佛法,一聽頗啊法,就認為頗啊法了不得,我告訴你:就是真正的頗啊法,也不能保障你能往生極樂世界的!那你說:“神識都出體了?”神識出體有什麼好稀奇啊?你們的父母早就神識出體,你們很多親人,已經死了的,尤其是那個殯儀館,睡在那兒的早都出體,中陰生,變鬼的變鬼,到三惡道的到三惡道,該轉善道的轉善道,該升天的升天,等等等等一系列。出體不能說就代表著成就,所以說頗啊法的神識出體,如果功德圓滿,自修、修行好,那麼,那個時間出體以後呢,就隨緣容易遇到佛菩薩來接引你到極樂世界,就此而言呢就叫飛遷法。可是,這個飛遷,有幾種飛遷呵:飛遷到極樂世界;出體以後回不來,飛遷到三惡道中——地獄、餓鬼、畜牲道;飛遷到三善道,都是說不清楚的,這就是頗啊法的關係——神識出體。

那麼你說,什麼法比較穩定呢?當然,能比較穩定的出體的法,神識出體的法,就是“泥丸道果”。泥丸道果,他是成為三善道裡面的天人的,所以從泥丸宮而開頂,那他這個神識不同的,他能出能收的,能出來,又能清楚地回去,又回到身上。當然,更厲害的呢,就是“金剛換體禪”,能出又能收回去,就是說,出來以後,體外修法,在體外來修自己的功課、練自己的功、參自己的禪修等等一系列,或者修自己的本尊完美法。所以說,大家聽懂了這個道理以後呢,就知道,頗啊法假的多得一塌糊塗,就是真的,也不能是保證你能昇到極樂世界的,這一點很重要很重要,大家要記住啊!我以前就講過頗啊法,頗啊法有非常多的品種,什麼文殊頗啊、觀音頗啊,還有其祂的,有些明王的等等一系列的頗啊法,其祂菩薩的頗啊法。在頗啊法裡頭,最著名的一個頗啊法就叫光明頗啊,那麼這個光明頗啊呢,也同樣是如此,性質跟我剛才講的完全一回事,完全是我剛才講的那麼一種性質,所以,我們要依靠頗啊法成就的話、不修行的話,那就是對釋迦牟尼佛的侮辱!那就真正的不是一個佛教徒了。好,不管是蓮花生大師也好,宗喀巴大師,或者是瑪爾巴大師等等等等,無論是任何一個大師,祂們的頗啊法都跟我說的性質一模一樣,沒有差距,否則就違背因果、違背修行學法、違背釋迦牟尼佛整個苦心說三藏十二部的法,就違背了。我說的這個就是真理,任何人都推不翻,只要你們聽真理的人,一聽就明白!我這個話是實實在在的,完全沒有半點虛假。不修行就想成就、就想靠一個什麼法解脫,那就成魔的世界,就這麼簡單!關於這個頗啊法,他是飛遷法、到極樂世界的救生法,但是,頗啊法修成功了、開頂了,絕對不能保證你往生淨土!往生淨土怎麼才能保證?要自己修行、禪定等等一系列,包括或者你的本尊法很好,那才能保證,這是唯一的保證!

關於在這個世界上,現在各宗各派的教派,佛法在末法時期已經亂了,就是說亂象叢生,互相胡說八道、編篡亂說,想怎麼講就怎麼講,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全部都說的是假佛法、騙大家的、說得熱鬧的。

特別是為師者,都以聖者自居,好像很多人,弟子稱他聖者,不是這個聖,就是那個聖,不是他是大菩薩就是小菩薩,小菩薩還沒有,盡是大菩薩。其實,我今天說句實在的話,根本就不是什麼大菩薩、小菩薩的問題,連凡夫裡面都是一個騙子,這是我說得很實在、很紮實的,當然,我不是全部一掃光啊,我是指的大部分的所謂為師者。聖者絕不是誰說是聖者他就是聖者了,說不是聖者他就不是聖者了!聖者是冒充不了的,無論他說他什麼法,比如說有的人,他就說:哎呀,某人某人他傳頗啊法,他傳一個開一個頂,傳兩個開兩個,嚯喲,厲害得很,那天一百多人都開了頂了。但是,你見到過哪一個修頗啊法開了頂的,生死自由地往昇了極樂世界呢?你什麼時候見到了呢?非常之少,極可憐!所以就說明啊,那個開頂的也許本來就是假頗啊法,也許他在藏密裡面拿了一個很高深的傳承,一個什麼了不起的傳承、法王手下學了這麼一個法,但是,實際上呢,他傳的弟子根本就沒有開頂、假開頂,或者就是開了頂,也不得成就,甚至於這個傳法的這位上師,他就是不能解脫、不能成就,沒有那個本事讓自己解脫成就的。這我講的都是實實在在的真心話,因為他為什麼不能成就?首先他不是聖者,而以聖者自居者就是犯罪。聖者要考證的,聖者是騙不了人的。從現在起,你們大家注意一個問題,沒有繃聖者的呢,當然,他們慚愧自修的,這是值得尊重的,凡是吹噓、冒繃聖者的,那就他必須要給大家兌現、要考證的。怎麼考證?這個考證就是要看兩個方面,看他的內外之質地。內質,我這一說,你們可能馬上會搞昏了,有很多人都說:嘿呀,他好有內證量,他好有內證量。不是這個概念的,內質,實際上是什麼呢?就是自己的體質,自己的體質必須要是聖體質。那麼,聖體質呢,他在哪方面反映呢?就要具備有聖體力,就是說要有超凡之力。啥子叫超凡之力?就是超過普通的、一般的人、這些凡夫的力氣,如果他沒有超過凡夫力氣,他還在凡夫的體質、體力的這個階段的話,那就說明他是凡夫不是聖者,因為他的體質體力沒有解決。

那這個體質體力要解決,在佛法裡面,有一個非常嚴格的考證,當然,很多年就已經被取消了,我想應該很多上師,特別是以前藏密的這些上師們,巴不得馬上取消,立刻取消,為什麼?因為取消了,讓大家都不知道了,才避免有人想起這件事,來觀看他,來印證他,來暗地裡看他,有沒有聖體質、聖體力?這就相當於鳥,鳥裡頭有鷹、有斑鳩,外表看起來差不多同樣,但是鷹它的體質結構是不同的,它可以輕輕把斑鳩抓在指掌之下,然後騰空飛起來就抓走了,而斑鳩呢,就不行了,反過來要抓鷹,抓半隻鷹都抓不動,三分之一的鷹都抓不動,因為它的體質跟鷹是結構不相同。所以修成聖體質以後,他內在的結構就不相同了,就跟普通人不相同了,那不相同怎麼看呢?就要看拿杵上座來考證他了,到底他達到了多少段?聖者的體質了嗎?還是在哪一段位上?或者是下降到什麼段位上?是凡夫的體質?還是凡夫小力體質?還是凡夫的虛殼體質?或者甚至於是凡夫的病殻枯竭體?所以要看這些的啊!當然這些你說就看這個嗎?這個我剛才講了,這個是內在的一種力的反應,是內力,人家所謂說的內證功夫,內證功夫,實際上這個力氣就叫內證的力,那麼現在我要說的,這是一個方面啊。第二個方面,就不是這個了,那就叫做外力了,外力就是心力了,就是心質力。體質力和心質力這兩個是不同的,心質力表現在哪裡呢?心質力就是外力,外力是隔空力,啥叫隔空力?就是說他的心力能隔空起用,隔一個空間,比如曾經你們佛弟子們有的啊,我相信很多人都看過的,當年祿東贊師兄啊,他當然現在已經生死自由,走了,當年他就利用他的心力,然後把金剛丸從大家的面前的缽中,看守著的缽中,他坐得比大家遠,而把這個金剛丸——讓大家緊緊看著的金剛丸,瞬間這個金剛丸就不見,就到了他的手中去了,這就是道行,這就叫做道行,這個心質的力量,就是隔空取物,當然,他不能去取一個什麼普通東西囉,那簡直是對佛法的侮辱,那是要犯戒的,因為金剛丸祂畢竟負有金剛力量嘛,它是屬於聖品嘛,聖食物嘛至少是。當然更厲害的就不是這個了,現量伏藏,就最容易來考證這個心質力了,現量伏藏跟昔量伏藏不相同,昔量伏藏是把過去什麼佛菩薩們或者什麼祖師們,尤其發生在西藏比較多,埋藏的東西,然後把它觀測到以後,去派人或者親自帶人去把它挖出來,就是所謂的取藏,取藏有時候取出什麼舍利啊、佛像啊、法器啊,這個有些法本啊,所謂那些法本啊,就叫做伏藏法,有說喔他學的是伏藏法,伏藏法呢又稱為不共法,就是說經書上找不到的,那這不共法呢有兩種,我想大家不知道懂不懂我說這兩種,有一種呢就叫做完全是騙人胡編亂整的,說不起走了就來一個“我傳的是伏藏法”,因為我的師父傳給我的是伏藏法,所以經書上查不到的。另外一種呢,就真正的是佛菩薩們過去放在那裡的。

可是這不行喔,這不是說取出來了以後,就能算數了,那誰知是真是假呢?為了對眾生負責,必須還要實行一次現量伏藏。現量伏藏就恐怖了,凡是取了伏藏的這個大師,或者是所謂的聖者,管他是不是,先說所謂的,那麼他要實行一次現量伏藏,現量伏藏簡單,跟昔量伏藏不相同,昔量伏藏可以造假的,我們的所有弟子們,不管你們是哪個啊,你們都可以把一個東西埋藏在那兒,一年兩年三年,等草都長起了,樹子都長來根根都盤住了,或者五六年以後,故弄玄虛修個法,當眾弟子在那兒說“哪裡有個伏藏,我們去開藏挖出來”,實際上是他幾年前就埋在那裡的了,所以挖出來的東西往往都是假的,你想嘛,他在這個伏藏上他都能做假,他不做個假東西放在那兒嗎?可是現量伏藏就不同的囉,現量伏藏那就是攤在面前,大家眼睛看到,少說閒話,你這個師父呢,就坐在那兒不准動,讓從千人萬人的法會中,抽籤,那些人至少都是百人,抽到籤的人,選上十幾個,專門這個抽籤的,抽到這個號碼的,先定號碼,然後他們去藏,而且不能亂藏的,亂藏就會做假,因為說不定其中一個人就跟他們這個師父是溝通的,而且還不准藏,就要在面前擺著,很簡單,你這個師父,比如坐在大殿上,那麼這些弟子們,選出來的人,他就要把這個要取的東西包裝起來,不能讓你眼睛看,來包裝,那包裝好了以後,然後再換人,換過人,這包裝的人要全部趕走,還不准他參加,要趕走,不准他交代,再換過人,總之,這個現量伏藏的人,要絕對這第二批人就不知道這裡面哪個是哪個了,經過混亂,甚至於弄在一個大袋子裡面,一起混一起混,混亂以後,外表看起一模一樣,簡單的說,就是一個皮球,一個小皮球,有一二十個皮球,完全外表同樣樣,封裝樣子完全一樣,再到袋子裡一起混,沒有任何顏色差距,沒有重量的輕重,全部一樣,然後再第二批人來,第二批人再經過一混,拿出來以後,就直接擺放在千人萬人的面前,直接放著,然後用同樣的大缽大碗,完全一樣的碗,比如說現在這個瓷碗啊、燒的那些最精緻的,一套完全一樣的全部蓋起來。說老實話,第一批人出來也不知道哪個是哪個嘛,第二批埋進去的也不知道哪個是哪個,更何況這個師父看不到,甚至要把這個師父趕到另外一個屋頭去,不准他參加,曉得不?好,在這種狀況下,他看不到就要說,這個第幾個第幾個第幾個是什麼東西,他把它取出來,這個就是聖證量了,就不是法力了,他就是聖者了,心質力已經能隔空就能認得到這東西了,就是進去看了,看準了,可是在取藏,從古至今,最難取的現量取藏,其實最難的不是舍利或金剛杵啊、鈴啊,什麼佛珠啊、法本啊,不是這個,因為那個東西啊,外表都有差別,雖然埋起來了,裡面總還有差別啊,他鑽進去還看得到哪個是金剛杵啊,最難取的是綠度母淨壇鏡,綠度母淨壇法的寶鏡,外表一模一樣,弟子們,外表毫無差別,都是鏡子,鏡子發出來的光都叫鏡光,在沒有鑒別、沒有拿去實際照妖或者照障、照無明的時候,你是看不到的,怎麼也看不到,你說那不是照火嗎?聽說還是,當然,火就是無明,火這個東西啊,你們不要小看了,弟子們,這可是一個很神秘的東西喔,你當然你從科學上可以講出一套理論來,但是實際上它就是很神秘的東西,我告訴你,就是佛陀們、無始的因果聖施予給眾生享受的這個火,如果沒有佛陀們,沒有無始的施予給眾生享受的話,眾生還真沒有辦法,水火都是施予的。你說它怎麼叫無明呢?你點一個燈,不管這個燈多大,你一口大氣一吹,吹熄憑空消失,我問你,它到何處去了?難道還有嗎?它當然就沒有了,它當場就可以消失,只看到“嘭”一下有煙,沒有了,好,你當然會解釋,你說它散啦,它散啦。它為啥子要散呢?那其它東西咋不散呢?吹口氣,你看它散不散呢?它不散啊。所以它是無中生有而來,是無中生有而去啊!就是這麼簡單,藉風而消。好,它當然也是一種神秘東西,所以照妖鏡也會把它照出原形來,知道嗎?但具體什麼原形我就不去講了。

總之,現量伏藏的它是屬於證量,而且是真正的聖證量,是自己哪方面的東西呢?是屬於心質力的,是屬於道行,是屬於一種道行了,自己修持的道行,那這道行啊,它是不是法力啊?大家要好生聽清楚了,聖證量道行不是法力,千萬要弄清楚,法力是一種修法以後產生的一種隔空之力叫法力,有法力不一定是聖者,而聖者一般都懂一些法力,但是往往聖者不太喜歡法力,因為祂們到那個時候啊,都是要成就解脫,誰給你搞法不法力喔!懶得!除非特殊要用。法力是某一部法在修持的時間產生的力量,它跟自身的證量有關係嗎?沒有關係,而又有關係。沒有關係,它本身力量不是來於自身;又有關係,是自身有一定的道行、內證量以後,這個修持者如果是聖者了,祂當然來修這個法,本尊都會認可祂,所以這就叫又有關係。這個法力啊,不能跟聖證量混為一談的,譬如剛才講的,這個心的力量,心質的力量是外力,為啥叫外力,是在隔空起用,在外邊起用,實際地展顯出來,心質力量的這個外力,有很多人聽到說:哎呀,外力不厲害。啥叫厲害啊?啊?啥子力都沒有就叫厲害嗎?所謂外力就要實際隔空起用,是這麼一個關係。

可是聖證量、法力是絕對不相同的,聖證量我想大家應該知道了,來源於兩個方面的展示,一個聖體質、聖體力;另外一個就是聖心質、聖心力,它是意識上的,一個是體質上的,這兩個方面都能考得過關,那就是真正的聖者了。那同時還要說明一點,如果聖心質的力量到位了、過關了,聖體質根本就無所謂了,聖體質的力量是一種基礎,不厲害的,能隔空力量的話,那力量就強大了,這就是真正聖者裡頭的高手了,一般都是,往往聖體力有的人,不一定在聖心力上有成就,而聖心力量成就高的人,他就不需要其它的那些東西了,懂嗎?所以我說到這個伏藏法它是屬於考試,很重要很重要的,很重要,就我剛才說的,那個取這個綠度母淨壇寶鏡,世人又稱它照妖鏡,因為它能照出邪惡來,照出原形來,那麼這個鏡子呢,它的外表完全是相同的,也就是說,這十幾個鏡子,無論是鏡壇寶鏡和普通相達的這些鏡子,外表都完全相同,是鏡子的內質——鏡性不同,所以要把這個鏡性不同的鏡子混雜在一起,讓大家當面看,都是分不出來,就讓你在面前選都選不出來,更何況混亂以後,還要包裝在一個外表完全相同的,裝在裡面,所以也就是包好了以後,你也不知道哪個是哪個,你都認不出來,任何人都辨認不出來,他只有在施用佛法來照的時候,才能辨別出來。你如果真能把這個不同的鏡子,大家把它伏藏起來,你能準確的說哪一個是照妖鏡的話,說明你是很了不起的了,你的聖心質力是成功的了,而且是相當有等級的了。我再告訴你們,就算是一個阿羅漢都取不了照妖鏡,阿羅漢他有通,他可以觀看,他可以穿壁觀看,看得到,但他看過去全是鏡子,而且都同樣樣,看鏡子的本事是不厲害的,要看鏡性,啥子叫“性”,“性”就是這個本性,這個鏡子的性質,本性是什麼?本性是無形無相的東西,他要看得到他這個本性,他才能識別得出來。不是說哦,我取一個啥子小東西,或者一根金鋼繩,不是,那個有形相的東西,那不是最高的高手,那阿羅漢就能取了。所以說呢,你們要記住,凡是聖者,如果沒有聖體質,那他除非有絕對的聖心力,否則,不能稱聖者的。

另外一個呢就是說,他沒有這樣的道行,他也可以找藉口說他不能隨便展示,這個都是由一個當師父的人嘛,他們有他們的權利嘛,他們想怎麼說就怎麼說。可是有一點,考試是跑不掉的,要考試的時間也可以判斷,那就由佛菩薩來定你了,來定你到底是聖者還是不是聖者,在公眾面前讓佛菩薩來考試你,而不是搞的什麼藏密法裡頭的什麼打卦啊、觀湖啊、問卜啊,不是那麼空洞的東西啊,那是要直接顯示聖力,直接當眾問詢。當然最厲害的問詢呢,其實最厲害最直截了當的,就可以用馬頭明王的珠掛法。普通的珠掛法不那麼確切,而水壇珠掛法就可以直接、一目了然地把你判斷出來,你到底是啥子聖者,你有幾級成分,輕輕就可以一目了然。包括你人不在,都可以把你的名字寫下來,把你定性,來讓大家來測試你。可是要有這樣一個人啊能修水壇珠掛法。那修水壇珠掛法到底要靠什麼修呢?靠聖證量嗎?不是。修水壇珠掛法,祂是一定要從道德、境界的感召力,祂的道德境界感召,然後再配上如法的法力,持唸觀修召請馬頭明王的示現,雙結合,那就百分之百的能修成水壇珠掛法了,這樣子也可以定出你的性質。至於你說其它的考證呢?其它考證多了,那八風陣啊,大陣啊,也可以考啊,考你的段位考你的級別啊,考你是不是聖者啊。那八風陣啊,真實厲害囉,祂不是普通的厲害,不管你說得天上有地下無,你只要不是那個等級,一當你進入這個陣以後,那個當然是大陣,是很寬的,起碼有一二十畝地寬,當然我們這裡講英畝呢,就沒有那麼多了,但是,幾英畝地寬是有的。在這個幾英畝地寬的陣上,祂這個金剛繩一牽上,你不夠那個級別,你連那個繩子都走不進去,你要強行走進去,一股力量,無明的,肉眼看不到,會把你彈出來,彈出來以後,不是那麼簡單,甚至於把你拋在空中,乃至於當場讓你死掉,七孔流血,甚至於全部呼吸停止、脈搏停止,當然,他不會死人的,他會經過那個主陣的聖德,巨聖德或大聖德一修,然後你的魂才會回過來,所以,這個你要想假,是休想假起來!當然,我說到這裡,我必須要說的,我雖然修不了這個八風陣,我也沒有這個本事,但是,我的弟子裡面,特別是那些上尊們啊,其中就有這個本事,而且他們也修過這個八風陣,這個八風陣在聖天湖他們就舉行過,很多人都看到過這個八風陣的,在現場親自見到了的,這個大家都應該了解得到的,這個不是我在這裡亂說,不是我們想像的八風陣很簡單啊,哪裡是你們想像的那麼簡單?首先祂有八個護法,這八個護法幹啥的?就是專門這些人倒了以後,要拿擔架把抬出來,那是實實在在地抬了好幾批出來的,那是非常實在的,很多人都談到這個事情。可惜,我很慚愧啊,師父呢就只知道教大家修行、學法,沒有這麼一種本事。至於這個金剛陣,同樣能考查,能測試,能輕輕就把你驗證出來的。那個金剛陣的,穢跡金剛最厲害的金剛陣,這個也可以考啊,都可以考試考出來的。這考試呢,就是依靠的是大德、大聖者們的那個本身的道德、修為、證量,結合法力,然後所修的這個八風陣或者是金剛陣來進行考察你是不是聖者,否則都是不確切的。當然也不能說他不是,我只能說叫不確切,因為冒繃的人太多了。永遠記住一句話,不是哪一個人說他是聖者就是聖者,哪一個人說他不是聖者就不是聖者。

那在,我剛才說到這些,其中就牽涉到一個叫感召量。內證量裡頭不一定有感召量的,我告訴你,內證量雖然你是聖者了,你有功夫了,你在修某些大法的時間你還不一定修得起來,因為你感召不了祂,那個本尊。那個本尊,說難聽點,祂瞧不上你,祂覺得你小不點,懂嗎?感召量一定要自己絕對是一個道德風範、修為上的楷模,絕對是純淨無瑕的那種聖者的典範,那麼你受祂們的愛敬,你在修法的時間才能有感召量。所以說到這個量啊,有很多種都不同的啊。

那聖者是不是都法力高強呢?我必須要說了,聖者不是法力高強,我剛才說了,他跟法力兩個是不相同的。法力是要修一部法的力量,產生的力量。法力高強是修這個法修得好法力高強,但他自身筋骨改換沒有,他自身的心質力已經成聖沒有?還不能確定。所以,法力和聖證量、聖者,要切割開來,不能混為一談的。那麼,有一些上師啊經常在弟子面前呢,就以一個聖者的形象來自居,那他是不是真正的聖者呢?我現在不講,你們大家都已經知道了啊,所有的聽聞這個法音的人都知道了。那麼,自居不能說是。他的弟子說他是,也不能說是。必須要考試,必須要驗證他的聖體質聖體力,如果這方面沒有驗證,那就要驗證他的聖心力,隔空取物。最兌現的,現量伏藏,這是必須的,現量伏藏,現量伏藏是必須的。當然至於其它的什麼有很多法咯,先知預言啦,等等啊,什麼隔石建壇啊,還有非常多的法,懂嗎?當然那些法呢,從歷史上來說沒有這個現量伏藏直接,這是非常重要,大家要注意,好嗎?也不是說那個不厲害,厲害,但它沒有這個直接,有些是摻雜了法力的。現量伏藏是揉不進去法力的,本尊任何都不敢參與、不敢管的,這非常非常的重要,這一點。

那現在有人問說,對這個問題啊他們都很惱火,就是動不動就說“我的根本師”。一個弟子啊他要有個根本師,依根本師的法來成就。這根本師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誰是根本師?這個是很廣義的,我先給你們講哦。根本師,就是說一個弟子啊,平常就依他的教義,依他講的那些道理,他傳的法來修,就是根本師了。可是根本師是真與假呵?有很多根本師會誤害眾生的,不能成就的。那怎麼樣才是根本師呢?簡單來說,就是說每一個上師要傳一部法給弟子,那他傳的這部法,這個上師首先就是修這個法的,他的師父就是修這個法成就,傳給他,傳給你的上師,你的上師又修這個法成就再傳給你,而是經過特別的灌頂傳這個法,這一部法的本尊認可了你的,他就是你的根本師了。如果這一部法的本尊沒有認可你,那也不叫根本師。當然,你可以依止這個法來修,如果修得好,也許會成就,只要是真正的法的話。假如說這不是真正的法,當然就不能修成就了。簡而言之來說,就是你的師父修成功了這一部法 ,這一部法是三行具備完滿的,他也是修這個法成就的,那他又傳給你,他叫根本師。那什麼情況下才不是要依我剛才說的呢?除非你遇到的是觀音菩薩、文殊、普賢、地藏王等等,祂們的法多,祂傳哪一部法給你,你依祂紮實地修,都能解脫成就。那,哪一部法都能修成就,而這位菩薩也就是你的根本師。可是你哪裡遇得到啊?這不是那麼簡單,都是一些凡夫普通人的嘛。當然,凡夫普通人裡頭也有聖者轉世的,也有今生修成聖者的,而修成聖者的,他依那一部法來傳給你,也是沒有問題的。比如說我們修的任何法,我們的根本法的祖師是誰呢?當然我指的是真正的佛法啊,不是啥編一套那個假法、假伏藏啊、妖魔法啊等等啊胡說八道騙人的啊,我指的是真正的佛法的,那當然就是釋迦牟尼佛嘛。釋迦牟尼佛的法那麼多,如果釋迦牟尼佛傳你哪一部法,你依照到那個修都叫根本師,釋迦牟尼佛就是你的(根本師)。所以性質有些不相同。但是至於普通的師父,普通的上師,哪怕就稱為聖者的上師,他傳給你的法,也要弄清楚你的上師是不是以這個法為主在主修,這很重要的。在過去中,就有很多聖者大德都說,哦,某人某人是修啥子法成就的,某人某人是修啥子法成就的。只有漢人和西方人不太講究不太明白這個道理,而真正在修本尊法的人,他都知道他的師父是修什麼法成就的,你們從網上我相信都會查得到這方面的知識和公案。

根本師的概念大家已經清楚了。但是有一點非常重要,無論他是什麼樣的師,在家出家,法師或者是其他身份的師,首先這個師一定要戒行清淨,而且佛法清純,來路正。我指的來路不是說:你看,我是某一派,我是啥子派,我是啥子派,我是啥子派,我是第幾代傳承!那個是非常假的。為了要迎合這個傳承,他可以去印一本書,很精湛的書,把那些歷代,哦,噶舉派是某某某某某,傳到第幾代,最後一個他把他名字簽上,他聽起來多正宗。哪個去核實啊?誰去核實啊?然後又是,哦,這個寧瑪派我是哪個哪個的傳承,我又是第幾代第幾代,我是某某某某。這些都不是來路。來路要看佛法,他是從聖者那裡接下來的法位,成就了人沒有?他這一派的佛法有解脫者嗎?成就了多少,他的師兄弟們?這非常的重要。簡單地說,根本師,除了戒行清淨的,最好最好你的這位師是一位聖者,那保障係數就大了,這是很重要的。

那麼這個法的道理呢大概就講了,總而言之一句,修學佛法,一定要把問題弄清楚,不能胡說八道,尤其不能編纂一些假佛法。另外呢還要特別注意,我們凡是想成就解脫的弟子,你們修行就是要紮紮實實地修,今生不能解脫的話,以後就沒有任何機會可以解脫了,我明確告訴你們,你們師父我呢,很普通平淡,很慚愧,但是呢,我必須要給你們說清楚,你們修我給你們傳授的佛法,如法地去修,你們都不能成就的話,你們永遠都不可能成就。我大膽地說一句,我給你們傳授的法,你們照《了義佛旨》去做,照《解脫大手印》去做,然後照我傳給你們的法如實地去修,保證你們成就。否則,任何一個菩薩來教你們都不得成就,就這樣告訴你了。我指的任何一個菩薩不是指的小菩薩。因為我知道,我的法是絕對無上的,絕對最好的法!

關於以上的課題,我已經講了,有人還想聽一下頗啊法,那我就總結一下頗啊法。

說到法,要弄清楚三個問題,這三個問題是原則,對於一個學佛修行人所獲得的三種成果,每個學佛的人都要把它區分清楚:一是現象,二是證量,三是解脫。現象不能代表證量,證量不能代表解脫!

頗啊法廣為流傳在西藏,現開始擴散到世界各地,把很多頭腦簡單的人迷得東倒西歪,五體崇拜,信奉為頗啊法開頂就羽化升天了,就百分百到極樂世界了,其實,你們在白日做夢啊!實際上是落入了愚癡,自己在盲目崇拜都不知道,實在可憐。頗啊法的開頂只是現象,而不是證量,真正的頗啊法開頂,不是插吉祥草,而是要插孔雀毛,只是證明頭上能插一根孔雀毛了,只能是一個能插頭頂的現象而已,是不能證明有聖證量的,開頂與聖證量無關。開頂者的當事人的神識能出體、能入體,那就證明有聖證量了。在二十幾年前,那時我還在四川,經常為一些人修頗啊法開頂,都是插孔雀毛,有的弟子把開了頂的照片、錄像也放在網上,如喜饒根登等人。至於插吉祥草,是不需要修法,每個人自己都可以把堅硬的草頭削尖,輕輕插立頭頂,可惜,這是假頗啊法。我知道只修頗啊法,不如實修行、學大法,是成就不了的,因此,我把這個法停了。

頗啊法修得好的、業力輕的人,能神識出體,但是,證到了神識出體入體,不是由哪一個人說了算的,必須要考核印證,才能確認真假。首先,既然你的神識能出體了,那就要當著很多人考隔空取物,或更高的現量伏藏來進行鑑定。就算是真正的神識能出體了,在人看不到的狀況下,可用神識出體當眾把金剛丸取走,即便如此,也不能證明此人證到了解脫成就。如果神識能出體就叫解脫成就的話,那殯儀館、火葬場的死人都解脫了嗎?因為他們每個人的神識都出體了,可惜,他們的神識還是在六道輪迴中打轉。

我已經講了,修頗啊法是一種救生法,那是針對行持好、善根深的人,如果修頗啊法就能確保罪業深重的人成就的話,那釋迦牟尼佛的三藏十二部、二十多年說的般若都是折磨人的嗎?最至高無上、最偉大的就是佛陀,祂會折磨人嗎?祂會不慈悲嗎?當然是慈悲之王!那佛陀既然不折磨人,為什麼講那麼多經藏、八萬四千法門,讓大家去學、去累、去辛苦修行呢?為什麼不是只傳一個頗啊法,輕輕鬆鬆讓每一個佛弟子都帶罪往生淨土,解脫成就呢?今天我明確告訴你們,頗啊法出在西藏,我們就拿西藏的第一流大德們來看吧,你的上師能超過阿秋大法王嗎?能超過多杰仁增法王嗎?差得遠吧?一代巨聖大法王,他們還放下頗啊法,而閉關修行修法呢,如果頗啊法就確保成就的話,他們還去閉幾十年的關嗎?頗啊法就能確保成就解脫,第四世多珠欽大法王就不去傳龍欽寧體法了,就不會教人去辛苦修行了,吉美多吉法王就不弘揚覺囊派的法了,都成了頗啊派了,阿秋降陽隆多加參大法王就不會閉關四十年苦修了,佐欽法王的上師多杰仁增法王,也就不會進入關房修持,一坐三十年不出來了,他們就應該修頗啊法到極樂世界,親自在阿彌陀佛座下學法,多好啊?但他們卻相反,不選頗啊法,而去閉關,虔心修持,就是為了取得自己成就解脫,而不是一個頗啊法能代替得了成就解脫的。我既然在說頗啊法,頗啊法對我來說比小菜一碟還小,因為我太了解這個法的成就率和保障,他對一個如法修行、善根深厚的佛教徒來說,是絕對給他的救生圈,確保往生淨土,而對普通佛教徒,尤其業力深重又不如法修行者,就沒有作用了,所以我才說他的成就率和保障係數百分之一都不到,因為基本上都是普通佛教徒,善根深厚的人少之又少,因此我放棄了頗啊法為人開頂。而保障係數較高的是金剛換體禪,祂的精髓在於不是臨終神識往生,而是先讓神識出入自如,體外修法,在未解脫前首先練成佛土往來,成為輕車熟路。

話再說回來,就算真正的頗啊法開了頂的人,神識能出體了,恰恰是最危險可怕的時候來了,如果修行不好、定力不堅固、黑業深重的人,神識一旦出體,十有八九都會昏沉而飛遷到三惡道中轉世!你們認真想一想,如果一個壞人、惡業纏身的人、殺人放火搶奪的人,都能修頗啊法解脫飛遷極樂世界,佛陀的因果真理教化還存在嗎?宇宙萬有的自然因果規律還存在嗎?凡是宣揚頗啊法不分罪業輕重都能成就,其實此傳頗啊法之師,無論是某派第幾代傳承,此人就是波旬魔王在佛陀報化時發下的“魔子魔孫進入僧團破壞佛陀教法”的一員邪師,就是變了質的附佛邪教了,師與弟子,地獄有份,而絕對不可能有聖體質、聖體力、聖心質,不信的話,你們觀察他,就是一個普通體質體力的凡夫!

現在,我問你們,你們想好了才回答:到底是南無釋迦牟尼佛說要廣修六度萬行、嚴持三聚淨戒等才能成就呢?還是你的金剛上師說重罪之人修頗啊法都能往生極樂世界?是釋迦佛陀說的對呢?還是你的上師說的對呢?回答我,哪一個說得對?哪一個是真?哪一個不實在?哪一條是解脫之路?你們要明白,你的上師連釋迦佛陀的一根小指頭都不如,佛陀牙縫裡面的知識都還沒有沾到!我為什麼近三十年不用頗啊法為人開頂了?頗啊法多麼誘惑人呵,如果要為了壯大自己的人氣,頗啊法多好使啊?那我為什麼要停下頗啊法,不再為人頗啊開頂,而傳大家諸惡莫作眾善奉行、真正能獲得轉凡成聖的大行大法呢?注意,如果不明信因果,就殘害眾生了,就走偏道了。更要明白,要確保成就解脫,必須修行和修勝義大法雙結合!最好修《解脫大手印》,實行《了義佛旨》!我今天說的話,已經實踐證明了的,如因海老和尚、祿東贊法王、侯欲善、趙賢雲、林劉惠秀、趙玉勝等等人的成聖解脫,又如旺扎上尊證到了真正上超三十段的聖體質金剛大力王,從人類有史以來,世界上至今無人打破他的紀錄,旺扎上尊和另外的三個大力士,他們四個人實際到世界各地,對應並打破了歷史上世界大力士們創造的紀錄,旺扎上尊(即Nick Best,上尊英文全名為Nicholas Kanqian Wangzha Gongbo Best)被大力士界稱為大力士祖父(英文:Grandfather of Strongman),美國的歷史頻道(History Channel)電視台也專門跟隨實地記錄報導。他的聖心質力、聖證量,我不需要在這裡給你們空說,建議你們看三個錄像帶:《千年難見的真佛法現前》、《聖考八風大陣》、《真實佛法——金剛陣》,看了以後你們就會明白,無論他是什麼教派、什麼了不起的名頭、高僧大德,無論多麼會引經據典講經說法,口若懸河,都代表不了真正的佛法、真正的聖證量。這就是活生生的佛教正法,擺在面前,而不是空洞理論的佛教佛學,任何沒有真正佛法聖證量的人,只會說空話,不敢望其項背。開初教尊正法修持所得的受用,那些空講理論、說空頭大話的人,也找不到一個能超過他的聖體質,上超22段。不要說是個人,就拿大寺廟來說也一樣,比如藏密著名的噶陀寺,從文字理論上記載,在過去成就了十萬多大圓滿化虹身的人,結果現在,在事實的面前,為什麼化虹身的一個都看不到呢?會說理論的人多的是,地球上十萬個上師都找得出來,可是,看得到他們真正的佛法嗎?因此,不經聖考,怎知真假?總之,空洞的佛學理論完全不是佛法的領域。前面提到的這幾盤錄像,我看了,有很多人參加,前國際拳擊協會吳經國總主席也參加了八風大陣。我雖然很慚愧,沒有這些本事,但是,我會教你們學習真正的佛法,如法修行,諸惡莫作,眾善奉行,就會學到真正的佛法,達到解脫成就。以上提到的那些人,如堪千旺扎上尊等,他們都是我的弟子,他們都成功了。

你們實際上去了解一下就知道了,很多人都受過頗啊法開頂,結果最後沒有見到這些開頂者生死自由,所謂神識出體,也是假的,沒有一個人能將神識隔空取物,也就是說,很多頗啊法都是假的,就算是真的,不依釋迦佛陀教法修行,休想成就解脫到極樂世界。更要注意,往往號稱頗啊法開頂的那些寺廟,所開頂的人不是插的孔雀毛,而插的是堅硬如竹籤的吉祥草或香,強行插在頭上,而且每個人都流出了血,過幾天還流出了膿水,這就是沒有消毒感染了的狀況。就算是真正的頗啊法,插了吉祥草、香桿了,也只是現象階段,而不是證量階段神識出體!就算是真正插孔雀毛的開頂者,達到了神識出體的證量,也不能證明是已證到了往生淨土了生脫死,還是飛遷到三惡道去了。大家要特別注意:第一,不能把以上三條——現象、證量、解脫,混為一談。第二,千萬不可侮辱我們偉大的釋迦牟尼佛、觀世音菩薩、十方諸佛菩薩,祂們是大慈大悲的,都希望眾生快速成佛,如果頗啊法能確保開頂、百分之百解脫成就,那祂們就只會傳頗啊法,不會說那麼多修行,釋迦佛陀也就不會說那麼多繁瑣的經了,也不會說八萬四千法門來折磨眾生了,因為祂們是真正頂聖圓滿的大菩提心、大慈悲者,傳播給眾生的是確保成就解脫之殊勝上好妙法。

其它的我不去講了,我們現在要把這些法的一切功德,迴向給一切受於災難之中的人,願他們一切吉祥,一切心想事成,早日安康,讓這個國泰民安,讓世界和平幸福!

 

本文連結:https://love2441101.pixnet.net/blog

 

文章標籤

Sind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鑒於很多佛弟子請求能修學《了義佛旨》,現特公佈《了義佛旨》法本。佛弟子們不僅應該自己修學,還要廣傳於眾,功德無量。

 

 

了義佛旨-1179x1536.jpg

 

本文連結:https://love2441101.pixnet.net/blog

文章標籤

Sind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請所有的佛弟子們注意:佛弟子們一定要恭聞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的這一盤法音,雖然佛陀隨口說法與現在公佈的文字記錄無差,但加持力遠勝文字。

新年說法:我身口意都符合真修行嗎?能成就解脫還是遭惡業苦果?

        今天是2021年的過年了,元旦,一號嘛?

      (佛弟子們合掌恭敬回答:是。)

       那麼我們今天沒有外面的人,都是廟上自己的出家人,而且都戴了口罩。為什麼呢?要響應政府的居家令,所以沒有通知任何外面的人來聞法。首先這個居家令我們必須要執行的,戴口罩也是規定了的,幾尺遠坐一個人也是規定了的,雖然很多人不在,沒有來到這個地方,可是我們還是必須要為大家說法。

       釋迦牟尼佛在這個世界上來為什麼?當然,祂在這個世界上來修行、成就、成佛,其實,祂不在這個世界上來修行,到其他的世界同樣成佛。那祂的因緣緣起在這個世界上,成就了,成為了佛陀了,圓滿了無上大覺三身四智,佛陀在我們這個娑婆世界成了佛,成了我們娑婆世界佛教的教主。當然,我早都說過,阿彌陀佛和其祂的任何一個佛、十方的諸佛,祂們都各自有各自的世界,比如阿彌陀佛極樂世界,金剛不動佛在琉璃世界,其祂的佛都各自有各自的世界,可是,釋迦牟尼佛在這個世界上成了佛,因此,祂就是這個世界最高的領袖——佛教的教主。因此,這個因緣就給我們大家帶來了我們最大的福報,而從釋迦牟尼佛那個時候開始啊,就有了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七眾弟子隨之而產生,那幹什麼呢?都是為了學佛陀的法,想成就解脫,像佛陀一樣了生脫死。我們這裡的弟子出家人,你們都知道的,不用多說,是我們這個廟上的,那麼都很清楚的,當然我指的我們這個廟,就是說,今天我們這個寺廟呢就是這個廟,假如哪一天我在哪一個寺廟呢,就是哪一個我們的廟,但是,歸根結底一句,都是釋迦牟尼佛的後代,都是釋迦牟尼佛的弟子,所以,釋迦牟尼佛是我們必須尊重的!任何佛教說他是什麼特殊的,或者說發明了一個什麼教了,那就是外道了,當然我指我們的佛教啊,不包括人家什麼基督教啊、天主教啊,那是宗教信仰自由,各自有各自的啊,我們不能去評論的,我針對的是佛教。

      所以,清楚地告訴大家,既然佛教能了生脫死,能讓眾生生老病死苦都達到寂滅,而自己成為不生不滅、不來不去,遠離一切痛苦,沒有痛苦可言,享受純淨的極樂幸福,那麼,是為這一點而去追求才學佛的,正因為如此,為這一點去追求,我們很多人為了修行啊,就想到:我一定要紮紮實實地修行,我乾脆就去出家,所以就剃度出家,依照釋迦佛陀的制度就出了家了,出了家,受了三壇大戒,成為比丘、比丘尼。那這個時候,是為什麼要這樣呢?其實他的心中在想一個問題:我一定要出家,以最虔誠的心,我才能成就,我才能解脫。所以,下定了最大的決心,出家了。我剛才講的,這是真正的出家人啊,你們不要見到剃了頭的就叫和尚、比丘尼,裡面有很多普通的眾生,也有很多邪惡的人的,也有很多不邪惡、但是又是純粹的凡夫意識。那好了,說到這裡,就說那另外還有哪種呢?我先重申一下啊,我講的話我會負因果責任的,全部擔當因果責任。另外有一種人呢,他在社會上生活困難,走投無路,所以覺得不好生存,加上自己在年輕時代也不順,各個方面都不順,有的甚至於很小就發心了:哎呀,咋辦呢?乾脆出家還有一碗飯吃。所以,就這樣出了家、剃了頭,甚至於受了戒,那這種呢進去有兩種情況:有一種呢就真正走上正道,開始修行了學佛了,修行呢就是按釋迦牟尼佛的教誡,如法地去遵守、去行持、去學了;那另外一種呢,是看看經書,或者聽聽師父講法,走走過場,拿一個佛珠在手上一唸一唸的,其實,一點佛法的真諦、修行的道理都不懂,說難聽點,就是站在出家人的角度而混飯吃保命,混日子,把這一生混過,讓閻王來請他走。說科學點,就是說,無常到了,那就得要離開了,進入中陰再轉輪,根據因果,做的壞事多的,那就轉惡道,做的好事多的呢,就轉善道,真正懂得到佛法、入了佛門的呢,那這些人呢,就會取得成就,成就裡面又分若干種級別,有大有小,各有不同。同時,牽涉到每一個人善根和惡業的不同、各自的習氣不同,因此,他學佛的多少、進步的快慢也不同。比如說有的人啦,他聽到一次佛法,他馬上就明白道理,明白道理,立刻就執行了,就照到去做了。可是,有的人聽了一兩遍,毫無作用,聽的時間他挺感動,他似乎覺得很好很好很好,可是,他隔不了兩天,他就不在這個線上了,就跑在另外的位子上去了,照常使用他的貪嗔癡愛喜怒哀樂,這都是跟他往昔之中的業力深重緊密地分不開,可是又分得開,願力可以勝於業力,當下最大的決心的時候,這個時間業力往往搏不過願力了,而他就會飛躍起來,惡業擋不住他的,他就會很快進步了。當然,我說這第二種人——為求生活而來的,有各種不同的啊。那還有一種呢,就是第三種人,覺得在這個社會上啊,非常地恐怖,他或者犯了某種事情,為了躲避而逃避,就出家了,當了和尚,剃度了,那當然,這種人呢,也有進去真正學好了佛法的,可是也有進去,出了家,一樣地還是墮落的。

      那第四種呢,你說種類那麼多啊?太多了。第四種呢,面比較廣了,就是屬於壞的那一種了,外表剃頭、外表出家,是比丘,是比丘尼,但是實際上他是波旬魔王的魔子魔孫的灰灰末末塵塵了,轉世投胎進入了僧團,幹什麼?就是在學佛的過程中,以他自己的魔力魔障魔學,篡改經書,亂講佛法,添鹽加醋編一套,騙取眾生的錢財、人、等等等等,那這種就是很可怕的了,就屬於邪論、附佛外道,打著佛教的招牌而去行騙了。可是,這裡面也是有輕有重,有的很厲害,有的普通,有的說不了經,傳不了法,但是,他會破壞僧團,搞內部混亂啊、內部矛盾啊,曉得不?反正把僧團整爛,這一種就是另外一種魔子魔孫,比較薄弱的魔子魔孫、能力比較差的,就喜歡幹這一套了。

      那你說,他們本人知道嗎?我應該這樣告訴大家,知道的人非常的少,能知道他們自己的非常的少!他一般都不知道,他還甚至於滿以為他就是一個虔誠的佛教徒、正宗的出家人,實際上他是在執行魔的旨意,而不知道地執行,是在定業當中給他定了性,他天然地就會來造作這些惡業,他自己不曉得。那這裡面有兩種性質,有一種性質呢,業力較輕的呢,他有時候會迴光返照,他會明白,他明白了,馬上就會改正他的惡業,走向光明。有一種呢,他不明白,他愚癡得很,而他在愚癡的狀況下,往往還認為他很正確。所以,這麼二三十年來,我在僧團裡面,什麼人都看到了,各種各樣的都看到了,無論稱聖德的,還是稱出家人的,還是稱在家人大德的,什麼人裡面都有這樣子的人,自己在破壞佛法、破壞教誡,但是自己不知道,滿以為自己是正確的。首先不明白佛法的真諦,甚至於還愚癡到了啥子程度,比如說,有的僧團裡面非常嚴重的,經常看到都有這種,很多寺廟都有,所謂師兄師弟師姐師妹之間的這個矛盾,弄得不好就矛盾了。其實,這個時候他不明白一個道理,為什麼要矛盾呢?為什麼要矛盾呢?他只明白一條:他對我不好,他過分了!他就沒有明白:我執著了,我被他牽引了,我自私了,我不是修行人了!他卻不明白這一點,我說得對嗎?

      (僧眾們合掌恭敬回答說:是!)

        所以啊,當我們在看到別人不好的時間,我們就要想一想:他非常不好,他現在這樣對我,我怎麼辦?我到底是不是要考慮到他太欺負人、他太無理了,他就是我的仇敵,那麼我必須要讓他知道我不好欺負、我厲害,我要報復,讓他懂,採取這個手段。另外一種呢,就採取:我是出家人,我的業力正找不到消的,釋迦牟尼佛說:佛說無為最,忍辱第一道,我忍辱,你罵吧,你打吧,你侮辱我吧,我不在乎的,你們都是眾生,佛陀啊、佛菩薩們啊,唉,我成就的時間,我要先渡他啊,把他渡了,不免得他跟別人鬧啊。就用的是這種,就是這種行為。前者的行為呢,那就必須告訴你,前者的行為,就想報復、想給厲害等等的,那種人不是修行人的,說不定就是波旬魔王的子孫,薄弱的那一類,來破壞僧團的。還有一種呢,就是說,至少自己是很低級的,根本不把佛法、不把釋迦牟尼佛、不把佛陀的教誡放在心上的,這種人是不能成就的,今生必然在畜生道去償還冤孽,當然,地獄道呢我不會說了,好吧,這是必然的,而且今生會很慘的。

       既然是修行,有一個人講了一句話,說得非常之好,我覺得他真了不得,他說:“既然修行,我們下決心修行了,修行我們就修徹底吧,修乾淨點吧,不修乾淨等於不修,那點業力將會讓我們繼續在輪迴來償障。”你說講得多好啊,這句話說的!是他幫了一個人,一個人要送他的禮物,他堅決不要,他說“我幫你,我是應該的,我雖然不認識你,但是我是應該的,因為這是我的職業,我應該幫你。”人家說:“這你幫我啊,我覺得你太好了,我感謝你啊,不然我心頭難過啊。”他說:“你為什麼要難過?你感謝我,我知道了,你修行,你好好地修,就是感謝我了。我告訴你,我是佛教徒,我在修行,我要不我就不修,既要修我就要修乾淨、修徹底。”嘿呀,精華啊!簡直是精華,我說。當然,這個只是一個表現禮物的問題,在其它方面也應該是這樣。如果修行不修徹底,不去真正地每天發現自己是進益還是損減的話,那就散失覺照了,所謂進益損減,就是說今天一天,我待人接物上,我的心態上,我符合一個佛弟子、佛教徒嗎?我是不是貪嗔癡愛喜怒哀樂、利衰毀譽嗔譏苦樂我全部佔齊?我是不是沒有大慈大忍的心?他到晚上的時候,他就回憶他的一天,如果他這一天,他是坦蕩的,嘿呀覺得今天給眾生做如何如何,我修徹底了,大大小小的事我都做了,我都如是而做,但是,我不高興,我還沒有做好的,我無所謂,我要繼續,我不管我換得的成就如何,我只管我犯了沒有,犯了這些不該犯的沒有?如果他這樣做的話,這個修行人你不要擔心他了,他一定能很快學到大法,佛菩薩們會觀照,任何有本事的聖者都會看到的,都會傳他的法的。但是,當他不是這樣,而發現了問題,想到:哎呀,無所謂,反正今天教訓他一下也好,今天不給那個也好,今天我貪著一下也好,我明天再改就是了。就糟了,這個時間就前功盡棄了,就被劃為眾生界的種子了,就不能成為聖者界的這些聖人的因地了。所以,修行學佛就是要修乾淨、修徹底!

      我們慢慢來想,很多問題很值得思考的。他反過來,他還反映說:“他如何如何,他能成就嗎?他這樣子能成就嗎?他在修行嗎?”我一句話就給他問過去了,我說:“你現在正脫離修行,正在走向魔的態度和言語,懂到了嗎?你為什麼這個時候不迴光返照?你在幹什麼你?你看人家別人,你管人家成不成就,你先管好你現在在修行嗎?你為什麼看別人的缺點啦?” 有一句話叫“他非即我非,同體名大悲”,他的不是、他的不好,就是我的不好,我不要說,我自己好生想自己,哪怕他就很優秀了,我要想他更好,他不優秀,他對我很不好了,我也覺得:哎呀,我真感謝他,他今天來鍛煉我,讓我能在這個時間收到磨煉,我沒有生氣,我沒有動無明,哎呀,我的恩人啊。這樣一想的話,十方諸佛菩薩都喜歡你了,說:真了不起,此人可以成為聖者,立刻證道,讓他得到五通。當然,先得五通,最後才得六通嘛。因為祂放心你了,他知道你成就不會害人了。

      所以,我們的出家人要引以為戒的,這是非常重要。那麼我們的在家人居士們,也要引以為戒的,這也很重要。有時候你仔細坐下來一想啊,確實很有道理的,那個不修行的人啊,往往自己在那兒假坐,不可能有任何受用境界,一輩子都得不到道行,他自己還找不到原因,實際上他沒有修行,他是在裝模作樣,想欺騙佛法到手,就想把佛法騙到手,佛法是騙不到手的,弟子們。佛法不是師父掌握,也不是說本第三世多杰羌佛 慚愧的我能掌握的,那是護法、本尊、緣起、因果神祂們在掌握。為什麼真正的有些高深的佛法要經過擇決呢?說難聽一點,所謂的擇決,就是問管的、主宰的這位聖者,祂批不批準你擁有這個法?祂不批准,你不能傳。那祂怎麼批呢?不是我們世間法上給你批個文件啊,不是這個概念的,那就是說從因果的角度,祂認可你,因為祂的認可,本尊才認可、護法才認可,這部法才傳得下去,他才能得到受用,否則,你學到的法,將會是世間上的普通佛法、常規佛法、經書上大家都可以聽聞的佛法,而深奧的是不行的。在去年,我們給上尊傳了一堂法給他們,在傳這個法的時候,我們廟子的大門打開,狂風大作,整整打開十二天,起碼至少起了有幾天風啊?

     (佛弟子合掌恭敬回答:應該有好幾次,大概五六次或六七次。)

        對,起了六七次都是我們開門的時候起的,對吧?

      (佛弟子合掌恭敬回答:是。)

       是兩扇大門開開的時候起的大風,這點讓我甚為感動,為什麼呢?真是感恩十方諸佛菩薩和一切護法們,因為法義裡面沒有這一道啊,沒有這一條啊,沒有說過修這個法的時間,風不可以吹進來啊,沒有這條啊,也沒有這個規定、這個咒語可以擋這個東西的啊,沒有啊,佛法就叫佛法,這就是公理道德而感召,這就叫。那起了那麼大的風,連放的金剛杵、在門外的金剛杵、立在桌上的金剛杵都被吹倒了,連帳篷都被吹來那些鐵夾子都被吹垮了,樹葉吹來遍地都是,席捲撲屋而進,進大雄寶殿,但是進不了!它是撲屋而進,可是沒有進成,又被退回去了,全部退到大雄寶殿門外,一刀截斷,一匹葉子都沒有進入門,一點灰都沒有進入門。就是不進去,那兩扇門是敞開的,整個葉子就是齊那個門檻,一刀截斷。你說門檻麼,應該不叫門檻,這個大雄寶殿是一個現代門的門檻,現代房子大家都知道,幾乎都沒有門檻的,對不對?

      (佛弟子們合掌恭敬回答說:是!)

      就是說外面跟裡面是一樣平的,只是一道門,下面一個縫,對吧?

      (佛弟子們合掌恭敬回答說:是!)

      有那個香啊,小的香那麼大一個縫,有的呢比香大,筷子粗那麼一個縫,因為它推門地上是平的,這個大雄寶殿就是沒有門檻的大雄寶殿,它意味著一切眾生來都歡迎,沒有門檻高矮擋你們,可是葉子到那兒就不走了,到那兒,就剛剛齊那裡一刀斷,灰塵到那裡一刀斷,一匹陰影都沒有進來點。哎,你說一天不進,兩天總進吧?起了好幾次風,十二天,沒有一天進去,因為傳聖法,進去不了!一切都是吉祥的,至少說是。

      這到底是什麼原因?我要講這個道理的,就是要告訴你們,因為上尊們畢竟是很了不起的了,他們都是能開示佛法的了,他們開示佛法是正當的,但是,還是難免有錯的,只是說錯的比較少了,因為他們超過了教尊,超過了孺尊聖者,當然,更超過了其他的德了,說難聽點,非常稀有、非常難得的了。那我到底要給你們說個啥子?我就說佛法啊,是福不唐捐的,他要作的一個法,你必須要符合那個條件,那個條件符合了,你多一天不行,少一天不行,多一時不行,少一時不行,甚至於多兩秒鐘都不行,少兩秒鐘也不行,嗨,祂就必須要在那個緣起上,符合因果的規律,你才能學得到,那因果的規律就全憑我們平常修行的言行!我們既然都出家了,是一個出家人了,我們難道連面對矛盾是非、連面對讚歎我侮辱我,我都要動心嗎?我都要被別人牽引嗎?我都要去跟別人爭輸贏嗎?這就太可笑了。當然,你們師父我修行修得不好,很是慚愧,但是,儘管這樣,我也想了很多,其實,我有很多事情,我遭到的打擊、遭到的侮辱太多太多了,比如,網上說我詐騙犯,騙劉娟怎麼怎麼怎麼怎麼,還是如何如何是一個壞人,你看我在乎嗎?你在我們的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看到過一個我們專門、我站出來在那兒聲明、在那兒說嗎?沒有這回事!甚至於這裡大膽地告訴你們,連你們的劉娟師姐,為了要給我作證,想作證我沒有騙她,她對我如何如何、讚歎我、說我了不起、說我好,當然,你們師姐非常的好,可是有些人就藉故亂編亂整來整我,甚至於威脅她,要整她、要嚇她,吧她家人都抓起來,要喊她搞假材料,可是劉娟師姐說她要為我證明沒有這些事,所以她要見我。你們知道我是咋個處理的嗎?出家的、沒有修行的、假修行的弟子你聽到啊,你們聽到啊,你們夠可憐了,我是告訴你們翟芒師兄去給她說,我說我先在電話上給她談一段話,我把這段話談了,如果說她同意,我就見她,沒有同意我不見她。她說她好多年沒有見我了,她說她要給師父作證、證明,是你們啊,肯定高興得來兩個腳丫板都在顫抖,我沒有,我無動於衷,我是說先告訴她我要跟她通個話,而且她必須要同意我錄音,同意錄音,我們的對話要錄音。她最後同意了,同意以後,好,翟芒,等一會我要喊你補充的啊。

      (弟子翟芒合掌恭敬回答:是。)

        同意以後,我就讓翟芒去給她見了面,見面的時間翟芒就給我打電話說:師姐在這裡,她要跟師父講話,她已經同意錄音。我說好,我才跟她講話,我跟她講話的時間,我就說:首先第一條,你聽到,我說你還好嗎?她說怎麼怎麼好,我說那就好了,我太高興了。她說:我好想念師父啊,怎麼怎麼怎麼,佛陀師父啊,我太想念您了。我說我有一點要跟你說,我說我願意見你,我也很想念你,但是呢,我有一個條件。她滿以為我的條件是喊她作證,我說我的一個條件就是說“你不能為我作證,說我是好人,不能為我作證,說我沒有騙你、沒有什麼,我不要這個。我跟你見面,只是說這麼多年沒有見你,想看看你,然後你想要學的佛法、要問的,我會教你,但是我不要你為我作證。”我這是什麼概念啊?我不是你們一個人說壞、說好啊,我是由於她跟百行師兄,他們兩個其實都是很好的好人啦,就被人家某些人威逼啊,要作證。所以劉娟師姐那天我是說我不要作證,最後她說不行啊,怎麼的,我說不行我就不見你,就這麼簡單,我們就不見面了,最後她同意了,她說:好嘛,好嘛,好嘛。我說好了,那就說好了,我在舊金山廟子上見了她。我見她的時候,一進來就哎呀,好感動啊,感動得不得了,說不到幾句話就說:“佛陀師父啊,我要站出來為你作證,我要寫證詞。”我說:我跟你講好了的,你怎麼有來了?我們說好的,錄了音的,誰喊你作證啊?不准再談這個,再談這個就談不下去。我說:好了,我現在關心你生活怎麼樣?各方面怎麼樣?我就問她,我就把講講講,講到一邊去了。弟子們,雖然師父很慚愧很差,但是至少不會去爭一個你死我活,你們那個你死我活算不到啥子,就是在一群出家人裡面知道而已罷了嘛,我那是全世界公告啊,全世界都在罵我是個混蛋、是個壞人、是個詐騙犯,騙劉娟、劉百行啊!我當了這麼多年的假騙子,你說我沒有被整慘了嗎?管它囉,因果嘛,眾生夠可憐了,我高興了,我幸福了,他們就不高興、不幸福了,所以這是非常非常重要。

      那麼,你說,那麼好了,有些護法們,護法的師兄們,他們那麼都照師父這樣,人家都罵師父、都說,他們也很高興嗎?那他們可有罪了!因為他們在維護佛法。所以,如果現在哪個要罵釋迦牟尼、阿彌陀佛和十方諸佛的話,我一定對他毫不客氣的,因為我不允許他們侮辱釋迦牟尼佛陀和諸佛,這是不可以,菩薩都不可以。這個界限要分開,懂到了嗎?

      (佛弟子們合掌恭敬回答:是。)

       這是我們敬法、愛法、護法,非常的重要!

       那你說就這個說明嗎?我還給你說一個,哪個做到過呢?在歷史上你給我指一個前人出來?說我最嚴重的時間,國際刑警通緝令怎麼怎麼,他們把它發下來以後,國際刑警早都取消了,已經沒得了,可是網絡時代,有的人就把下載下來了,懂嗎?一旦下載下來,就放在那裡以後啊,然後隨時不高興了,又可以把它貼在網上去毀譽我,所以就造成了世界上的人都不知道,都認為一直還存在的,其實是他們貼上去的。因為我的毀壞是從中國開始的,中國政府跟國際刑警調查以後,沒有問題了,政府請求撤銷的。

       (翟芒合掌恭敬回答:是。)

          那就說明他們打了報告,因為他們那個請求不是嘴上說的,一定要有報告啊、有存檔這些,懂嗎?好了,我這麼正統的,當時師兄們看到以後,興奮得不得了,喊我快把它拿出來:我們馬上把它公佈,嘿呀,總算冤屈洗清。國際刑警親自說我沒有問題,還正式通知各國國際刑警,任何關口不得滯留我,我這是說的真心話,我不敢亂說啊,我們收到信的這位高官,親自知道這件事,而且為了我的這個案件,還又把跟我隨到一起被連帶的、受到迫害的這些弟子們又去申請,因為國際刑警還有他們,結果人家國際刑警回信以後我才看到,哎呀,我說老實話,我真是覺得我何德何能享受這樣的待遇呵?上面說的是:他們不能的,他們不能拿這個東西的,他們要到本國去申請的,要怎麼怎麼怎麼,我的這個東西呢,是國際刑警發出來的第一封信,以前沒有先例的。所以我就說我有什麼資格享受這個啊?他們國際刑警撤銷就撤銷了,他們不會理你的,不會給你個人發啥子的,

         (佛弟子合掌恭敬回答:是。)

            好,那這個時間該拿出來嗎?當然拿出來就好了啊,你們知道嗎?從那個時候開始就罵聲不斷,整我、害我,說難聽點,還有一些所謂的什麼喇嘛也站出來,說老實話,喇嘛教我本來就對他們看法非常不好,還站出來破壞,當然也有好的喇嘛,我相信也有,不是說一棒子打倒的,也有好的活佛,像多珠欽法王啊這些,就是非常好的,阿秋法王啊,這些都是很好的,可是,很多都是壞的,來破壞,我們拿出來,一下子就可以鎮伏的,我說關起來了,我就把它關了十年,十年罵我,我不拿這個來證明,十年罵我,我不讓劉娟師姐去給我作證明。那這個你們想過嗎?調成別人的話,這是巴不得的事,當然,也許我說的話不正確,但是,我沒有讓她去證明我是如何的好人、沒有騙她,是她主動要去給我作證明。為什麼?因為你們劉娟師姐啊,她是一個有道德品質的人,是一個很好的人,所以她不忍心這樣來讓我受到誣衊冤枉。那儘管如此,可是她後來竟然自己去領事館了,把證明寫好去公證了。那怎麼知道的呢?她打電話來給我們辦公室師兄,告訴說她今天非常感謝佛菩薩加持她,領事館給她公證了。我說公證什麼啊?才去問,就說她寫了一個什麼什麼,我說不是說好了嗎?怎麼去公證啊?我說不要證明嘛,哪個喊去搞的?結果她發來一個東西,她說:佛陀師父,是不是你不要我啦?怎麼怎麼怎麼……我說句肺腑之言吧,這麼正直的弟子,怎麼不要呢?當然要要,而且不但要要,十方諸佛菩薩都要要。所以我今天啊,就說到這個問題呢,告訴你們,你們當到師兄姐妹間,有了矛盾,當然,我不是只指這個廟宇啊,我是指所有的在世界各地的寺廟,以及世界各地的聞法點也好、協會也好,這些師兄弟之間,有了矛盾,就互相不讓,這哪裡是在修行呢?你們連一兩句話都忍不到嗎?弟子們,我覺得你們咋個成就,今生能解脫嗎?你們成就不了了,今生你們不能解脫了,懂嗎?所以改過才能成就,才能解脫,這是很重要的。真修行是在行為上的,而不是說“某人在真修行嗎?他沒有真修行,他能成就嗎?”我說難聽點,你說這個話,你就徹底都沒有修行了,你還不了解哪個沒有在真修行,你自己就徹底脫離修行了,你都還不曉得你,你想嘛,你還在辨別是非,你還在,你還在看他過為己過,把他的過錯看了,變成自己的過錯,你說你在修行嗎?有一句話,中國有句話叫白痴,你正好就符合這個白痴,我們這類的出家人非常的多,我今天主要是針對出家人來說這個法。

          為啥子十年的時間就拿出來了呢?那個是世界佛教總部遭到的抨擊太大了,打擊簡直是無法忍受了,說世界佛教總部是一個邪惡的組織、邪教,這個邪教的原因就是第三世多杰羌佛是國際刑警的通緝犯,都藏到,又怎麼怎麼怎麼,所以他們實在無法了,因此影響到很多高僧大德的形象,把他們傷害到了,他們的形象傷害到了,傷害到一些聖者的形象,我這個時間我就不能以我為這個標準了,為了他們,所以我才同意拿出來了,他們把它發在《今日美國》跟華盛頓…,叫華盛頓啥子,反正《今日美國》是最大的,名列第二,我們查了,名列第一是《華爾街日報》,我原來認為是《紐約時報》,我以前認為,結果它不是,名列第二是《今日美國》,名列第三是那個《紐約時報》,名列第四好像是《洛杉磯時報》,還有一個是《華盛頓郵報》,我也搞不清楚了,我們發在上面一個聲明了,不是我發的,是總部,我同意他們,因為他們傷害太大了,他們不如我的,他們受不了的了,要把組織都要整垮的,就是由於這個後遺症,都造成了買一坨地都被人家攻擊。哎呀,說內心話,那些攻擊的人夠可憐的,我不跟他們計較的,他們不了解情況,懂嗎?聽了那些妖人邪人的胡說以後啊,然後就信以為真了,我跟他們計較啥子呢?我覺得他們是眾生嘛,不明白嘛,說幾句罵幾句,應該的嘛,罵錯了也是應該的嘛,沒有啥子了不起的,懂嗎?可是最後都把這個問題在十年才拿出來,你說師父沒有忍辱嗎?我準備永遠都不拿出來的,我拿出來幹什麼啊,可是世界佛教總部來請求我了,我不是世界佛教總部的人哦,弟子們,我不是他們的董事,也不是他們的會員,我就是我,獨立的,個體的,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這邊的,但是人家這個單位請到我了,我咋辦?傷害到他們了,所以我說:好吧,拿給你們,那你們就拿去吧!但是不要傷害別人。所以我今天實在的告訴你們,師父是實在找不到別人來做譬喻了,我只能把我自己搬出來了,因為我覺得你們公案都沒有我的好,我覺得我這個公案是很真實的,實實在在的,當然我剛才講的只是百分之一二給你們聽哈,還有百分之九十八,好久有機會慢慢一條一條給你們說啊,師父在這樣慚愧的修行啊,身為第三世多杰羌佛,現在又強行被升為世界佛教教皇,但是我確確實實是一個很普通很慚愧的人。因此我告訴大家,我當什麼教皇啊,我們的教主釋迦牟尼佛,我們的教皇就是釋迦牟尼佛,我算個老幾啊,我只是個普通行者而已。可是有一條我經常重複,佛法我不能讓的,否則我就辱法了,我的佛法是純正無瑕,代表十方諸佛說的法義,從普通法到最高法,都是第一流,這一點我毫不客氣,但我本人慚愧,我本人不行,我本人是一個普通的行者啊,就是這麼簡單。

        那現在說到這裡,說到有些聖者了,我們的聖者啊,孺尊、教尊,當然再高的呢,一般他們都比較厲害一些了,我就不去說了,在修行的情況下,也是修得很差的,口若懸河,特別是上尊級的,有時間一說到什麼佛法的時候,“哎師父啊,這個法我都聽過了,法音裡頭都有啦。”不錯,有了,是講過了,是聽過了,你怎麼忘了一點啦,你到底是聽過了還是做過了?還是做到了?還是做徹底了?十方諸佛要的不是聽過了,是要的你做徹底了,好好給我聽清楚了,其實你聽過了是白聽的,你聽十遍百遍千遍,等於一遍都沒有聽,因為你沒有照到去履行,所以佛法裡面這個透關法,很重要,當我們聞一法的時候,聞一修行的時候,聞一基本教義的時候,聞一特殊甚深法義的時候,那個時間我們只是在第一步上——聞,才在了解它,了解以後,這才是僅僅第一步,沒有用的,要馬上來檢查自己了,這個時候,“我聞懂了嗎?我聽清楚了嗎?”好,聞懂了,聽清楚了,第一步落實了,這個時候要開始,那麼我就要照到去實際做了,屬於實行了,行付於實,聞懂了就要做,那麼就要根據上邊講的義理道理去實際的做。怎麼做?瑜伽性的做,從身口意,簡單的說,就是從我的意識上,生起這樣符合法義的教誡,符合我聽過的這個教誡,從我的心態上要去做,好,那第二,語,我的語言上,馬上表現出來,要符合這個語言上的,上面教導的去做,語言上做了,那麼行,我們實際具體的行動上要去做,那行動上你說具體是些啥子?就包羅萬相啦,包羅萬相了,語言上也包羅萬相了,簡單的說,在有些法義上有個規定,我覺得這個藏密,我雖然有些地方我很反感,很反對西藏的一些藏教,但某些地方的教義,我也覺得框框條條也是挺好的,比如說,喊你見到師父要合掌,見到師父要頂禮,而要發自內心的,從心底裡面生起真正的尊敬,而不是假的,而行動上立刻做到,屈背合禮,曉得不,然後獻哈達,它是導致你進入這種行,產生這種真正的心態,進而言之,才脫化出來,真正做到心、境、行合一,純淨的,這個時間你才談得上是修了,符合行持的教誡了。可是我們有些所謂的高僧大德,自己都沒有把自己弄清楚,甚至於聖德也沒有搞清楚,自己都不曉得在幹啥,都不曉得,自己連這基本的道理都沒有弄清楚,匡到就說我聽過了,你聽過啥子啊?其實連聽都沒有聽懂,你反過去問他,他馬上講都講不出來,就算聽懂了,你語言上做到了嗎?你行為上做到了嗎?身口意三業,做到了稱為瑜伽相應,瑜伽,而不是那個瑜伽功哈,這個瑜伽這個名詞啊,來於印度,也來於西藏,整個西藏的教派叫瑜伽教,我們呢就說,簡單的說,換句語言,就不叫身口意吧,就說我們的行動,我們的心、思想,思想、心就是一回事,就是我們的想法,我們的行動,我們的講話,都是如一的,都符合佛陀教誡、標準的說法的,那這就叫做相應。那做到這一點,你才是真正在修行了,你的行持才合法了。你說好,那我行持不合法又如何呢?我又如何呢?不合法,不合法油鍋刀山會等到你的,你會慘不忍睹,豬牛牲口會等到你去變的,你會慘不忍睹,餓鬼道會等到你的,你會很可憐的,為啥?因為你不符合教誡!你連最基本的敬師、敬法、重道,你都不懂,而你是慢法、貢高、凡俗,這樣子就造成了侮辱佛聖、辱法,那當然在這種情況下,你自然地就不能學到法。我剛才講了,管理這個因果的、擇決的這個神、這個聖,他們就不會讓你學到佛法,甚至於學到了,他們也要把道給你障住,讓你昏掉,最後你不得成就,你還得墮落。這到底是為什麼呢?因為像你這種人啊,有了道行,有了力量,那你就會殘害好人,殘害眾生了,所以說,我們要修行,只要是正法,我們身口意符合標準了,我們實際地不折不扣去做了,這就叫做修徹底,修徹底才能得到大法,而且學法才得到受用。受用是什麼?受用當然福報、智慧、道力、道行,至於神通力量這些不說了,那是自然的。

          我說到一句實在的話,我們這裡面前你們那個開初教尊,就在這裡,他雖然平時不在乎,大嗨嗨的跟大家講話,但實際上他犯很少的錯誤,很小小一點他都要拿出來懺悔,非常小的一點,而且照我來看,根本就不是錯誤,那是在以前他沒有學佛的時間,比如曾經檢舉了他的一個親人,他說他年輕時候,檢舉了他一個親人,去揭發他那個親人,他就感到不安,到現在,他說,“哎呀,是不是我犯了罪啦,師父啊,我怎麼怎麼怎麼,我最近的拙火定突然溫度下降,沒有以前高了,我是不是就這個問題嚴重啊?我這幾天我都在想啊,當時我這個親人對我很好的,後來,有兩個親人都對我很好,我就把他又檢舉給另外一個親人聽了,懂嗎?”我說不存在這個問題,我就告訴他,懂嗎?你看這點小的事,他都會去反省,因此今天你看,我們的壯士男士,我們的大力士,竟然不如一個八十九歲的人,人家拿杵上座拿到了230磅,你說這是什麼概念?用金剛鈎拿的喔,現在用金剛鈎拿230磅的人,少之又少,非常的少,他的段位已經達到,在康體士的基礎上,上超了二十二段,啥子原因?可是你看他在怎麼修行,我來到美國,人家是咋個對待的,當時他是我親自傳承的,這開初啊, 因此他很快就得到批准了,一批准一傳法,他並不練什麼東西,練啥子啊練,嗨呀,他的功力就上去,這麼老年一個人還是小事,關鍵他的體重才多重啊,他才186磅重,186187185 之間,這個漲起漲來的,簡單的說,這麼一個人,體重這麼輕,歲數那麼大,竟然年輕中年大力士不抵他,什麼原因?好生聽到,愚痴的佛弟子,很簡單,他在真修行,你們沒有,你們是白火石湯湯幾個字,有句不好聽的話,叫二百五,還滿以為自己在修行,你們沒有修。今天師父是來幫你們,你們要做呢,就真正去做,你們實在不做,也沒有人管你們,誰也管不到你們的墮落,我巴不得你們前進,可是你們的前進,巡視觀照護法在空中看,只要傳了法給你,祂就看到了,祂就說該加持嗎?是不是要把道力給他擋住?要這個人成就嗎?他成就了不是更壞嗎?他們都會考慮的,這是因果,因果是不昧的,因果是如影隨形的,一點都不會離開的,就像影子一樣緊緊的跟著我們,分秒不差的,人是什麼動作,它就是什麼動作,那個影子。既然學佛修行了,一定要以真誠,不然法學不到的。我有的弟子跟了我幾十年了,一直跟我求法,我心如刀絞,我每次都多想傳他的法,為什麼?不然師父就太過份了,太不懂感情,太混蛋了,因為他不理解我的,他沒有辦法理解的,他只認為這個師父這麼對待我,簡直沒得感情一樣的,什麼都不管的,他就不知道,護法不同意,我傳給你就把你毀了,沒有用的,等到同意那一天就成功了,可是他不明白,我又不能跟他說,說了又犯戒,所以有些道理就是這個道理,可是現在這一次,我就傳了,人家就成功了。但你說有的為啥那麼快呢?它那個因緣奇怪得很,有的就會突然之間,祂一下就同意了。有一個弟子,叫做,一個女的弟子,有五六十歲一個,她叫啥名字喔?她就是突然之間,就把法學了呢,因為我一問,就同意了,馬上就說:馬上傳給她,我們認可的。所以那天晚上金色菩薩就出來呢,

      (佛弟子們合掌恭敬回答:是)

            呃這個大家都知道的,對不對?

           (佛弟子們合掌恭敬回答:是)

            所以我巴不得每個人面前都出來一個金色菩薩,今天就把你們渡了,可是祂不來的嘛,你說我咋辦嘛?祂不同意的嘛。所以一切都叫因果啊,這就猶如一個燈光,當你那個燈,它的量度有多強,能照多遠,那是這個燈光發出來的強弱的關係,而不是那個亮不照到那麼遠的問題,你要想照到萬里晴空,那就必須是太陽啊,星星是不行的啊。

            因此我們在學佛修行的時間,我們要真正做到一個純淨的、真正實實在在的佛弟子,佛菩薩、本尊、護法欺騙不了的,不受欺騙,我,受欺騙,我知道你在騙我,我也無所謂,因為我慈悲、忍辱,但是佛菩薩本尊祂們只講原則,只講不折不扣的因果原則,就跟下棋一樣,你那個棋走到那步該輸的時間,它就是必須那個棋子要拿掉,就這樣的,我呢,就說哎呀算了,不走那一步,算了算了,可是不正常啦,懂嗎?可是這個不是我在掌握啊,這是佛菩薩本尊在掌握每一部法。所以要學到好的佛法,要想得到成就,要想得到受用,要想得到證量、聖力等等等等,就得符合原則,不符合原則,身口意三業不能如法,是成就不了的,修行不徹底,就不能成就。當然,所指的修行,它的含攝面是非常的廣的,不只是說我剛才講到的互相忍讓就叫修行了,那是修行之中的一個部分,尤其是我們面對一切眾生,包括非人類眾生,那麼我們是什麼態度呢?我們絕對要實行“諸惡莫作,眾善奉行”,一點壞事我們都不能做,所有的好事,我們能做的、力所能及的事情,我們都要去做,都要去幫助別人,哪怕甚至於傷害到我們的利益,我們都要唯願他好。特別要注意的是,絕對不能傷害、殺害任何生命,只能放生。如果我們還有心要去傷害一條生命,或者哪怕牠很小的一個蟲子,我們把牠傷害了,那麼在這麼一種狀況下,我們已經脫離修行的範疇了,我們犯罪了。你想,如果說佛菩薩看到你還要傷害眾生,祂敢讓你有道行嗎?有了道行,你就用你的功夫、用你的法力去殘害眾生,那怎麼辦?多少人在背地裡罵我們,多少人在背後說我們,“哪個人後不說人”,所以這是很重要的,這是歷史上的經驗,也是歷史遺留的實際存在的事實。但是,你有了神通道力本事以後,你想你能發現有人說你,你受得了嗎?所以你是絕對不能有本事,佛菩薩絕對不會給你生一點力量的,至少不會給你道行的,這是很重要的。因此,我們在修行學佛的過程中,只能放生,不能殺生,而且隨時關照眾生他們的生活,不管他是什麼眾生,我們都要盡我們的力量去幫他們。惹不起的我們就採取辦法躲避離開,這是唯一的辦法,而不是喊他們離開,非常非常的重要,太重要了,這一點。簡單地說,修行就是要修徹底,不徹底,就不能大成就,那也許取得一點小成就,但是會轉世,下一輩子再來修,到底轉多少世,誰也不知道,我們莫如就在這一世徹徹底底地把他修好,徹底地成就解脫,這多好呢?當然,如果能按照《了義佛旨》去修持,那是更好的。有的人說:我們沒有那個咒語,我們沒有那個什麼……那不重要,咒語不重要,弟子們,而重要的是行為。行為符合了,就符合釋迦佛陀的教誡、十方諸佛的教誡了。做好了這一點,徹徹底底地執行了,行動上完全按照那樣去做了,語言上按照那樣去做了,思想上按照那樣去做了,那麼就叫徹底。徹底才能證得道行果力,這是很重要很重要的,切記要記住這一點!

           今天在這個元旦這一天,我擠出來給全世界的佛弟子們說了這一堂法,那雖然這裡寥寥幾個,因為還是那句話,我們要遵守政府的法令,不能聚集,你想,不到六呎遠都不能坐,這個咋得了呢?所以就沒有辦法,當然我們這裡是不違規的,是符合法令的,根據我們的人次。但是在這個居家令期間,也是不能團聚的,所以就請沒有來這裡聽聞佛法的佛弟子們,你們要理解,我希望這盤法音,能把你們從生老病死苦的道上,帶入你們能掌握自己開宇宙飛船直接飛到佛土的道上。我的佛法就講到這裡。

      (佛弟子們恭敬合掌:感恩佛陀師父,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修法加持所有眾生!)

      (狗狗歡喜大聲叫嚷)

        狗狗們一聽完也就開始感恩了,你看,這麼多狗狗啊,聽完就知道感恩,就要叫喚,你看。

      (佛弟子們合掌恭敬回答:是,是,是。)

        好好好,行了。

 

本文連結:https://www.love-buddhism.com/2020/08/blog-post_58.html

 

 

 

 

 

文章標籤

Sind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請所有的佛弟子們注意:佛弟子們一定要恭聞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的這一盤法音,雖然佛陀隨口說法與現在公佈的文字記錄無差,但加持力遠勝文字。

新年說法:我身口意都符合真修行嗎?能成就解脫還是遭惡業苦果?

        今天是2021年的過年了,元旦,一號嘛?

      (佛弟子們合掌恭敬回答:是。)

       那麼我們今天沒有外面的人,都是廟上自己的出家人,而且都戴了口罩。為什麼呢?要響應政府的居家令,所以沒有通知任何外面的人來聞法。首先這個居家令我們必須要執行的,戴口罩也是規定了的,幾尺遠坐一個人也是規定了的,雖然很多人不在,沒有來到這個地方,可是我們還是必須要為大家說法。

       釋迦牟尼佛在這個世界上來為什麼?當然,祂在這個世界上來修行、成就、成佛,其實,祂不在這個世界上來修行,到其他的世界同樣成佛。那祂的因緣緣起在這個世界上,成就了,成為了佛陀了,圓滿了無上大覺三身四智,佛陀在我們這個娑婆世界成了佛,成了我們娑婆世界佛教的教主。當然,我早都說過,阿彌陀佛和其祂的任何一個佛、十方的諸佛,祂們都各自有各自的世界,比如阿彌陀佛極樂世界,金剛不動佛在琉璃世界,其祂的佛都各自有各自的世界,可是,釋迦牟尼佛在這個世界上成了佛,因此,祂就是這個世界最高的領袖——佛教的教主。因此,這個因緣就給我們大家帶來了我們最大的福報,而從釋迦牟尼佛那個時候開始啊,就有了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七眾弟子隨之而產生,那幹什麼呢?都是為了學佛陀的法,想成就解脫,像佛陀一樣了生脫死。我們這裡的弟子出家人,你們都知道的,不用多說,是我們這個廟上的,那麼都很清楚的,當然我指的我們這個廟,就是說,今天我們這個寺廟呢就是這個廟,假如哪一天我在哪一個寺廟呢,就是哪一個我們的廟,但是,歸根結底一句,都是釋迦牟尼佛的後代,都是釋迦牟尼佛的弟子,所以,釋迦牟尼佛是我們必須尊重的!任何佛教說他是什麼特殊的,或者說發明了一個什麼教了,那就是外道了,當然我指我們的佛教啊,不包括人家什麼基督教啊、天主教啊,那是宗教信仰自由,各自有各自的啊,我們不能去評論的,我針對的是佛教。

      所以,清楚地告訴大家,既然佛教能了生脫死,能讓眾生生老病死苦都達到寂滅,而自己成為不生不滅、不來不去,遠離一切痛苦,沒有痛苦可言,享受純淨的極樂幸福,那麼,是為這一點而去追求才學佛的,正因為如此,為這一點去追求,我們很多人為了修行啊,就想到:我一定要紮紮實實地修行,我乾脆就去出家,所以就剃度出家,依照釋迦佛陀的制度就出了家了,出了家,受了三壇大戒,成為比丘、比丘尼。那這個時候,是為什麼要這樣呢?其實他的心中在想一個問題:我一定要出家,以最虔誠的心,我才能成就,我才能解脫。所以,下定了最大的決心,出家了。我剛才講的,這是真正的出家人啊,你們不要見到剃了頭的就叫和尚、比丘尼,裡面有很多普通的眾生,也有很多邪惡的人的,也有很多不邪惡、但是又是純粹的凡夫意識。那好了,說到這裡,就說那另外還有哪種呢?我先重申一下啊,我講的話我會負因果責任的,全部擔當因果責任。另外有一種人呢,他在社會上生活困難,走投無路,所以覺得不好生存,加上自己在年輕時代也不順,各個方面都不順,有的甚至於很小就發心了:哎呀,咋辦呢?乾脆出家還有一碗飯吃。所以,就這樣出了家、剃了頭,甚至於受了戒,那這種呢進去有兩種情況:有一種呢就真正走上正道,開始修行了學佛了,修行呢就是按釋迦牟尼佛的教誡,如法地去遵守、去行持、去學了;那另外一種呢,是看看經書,或者聽聽師父講法,走走過場,拿一個佛珠在手上一唸一唸的,其實,一點佛法的真諦、修行的道理都不懂,說難聽點,就是站在出家人的角度而混飯吃保命,混日子,把這一生混過,讓閻王來請他走。說科學點,就是說,無常到了,那就得要離開了,進入中陰再轉輪,根據因果,做的壞事多的,那就轉惡道,做的好事多的呢,就轉善道,真正懂得到佛法、入了佛門的呢,那這些人呢,就會取得成就,成就裡面又分若干種級別,有大有小,各有不同。同時,牽涉到每一個人善根和惡業的不同、各自的習氣不同,因此,他學佛的多少、進步的快慢也不同。比如說有的人啦,他聽到一次佛法,他馬上就明白道理,明白道理,立刻就執行了,就照到去做了。可是,有的人聽了一兩遍,毫無作用,聽的時間他挺感動,他似乎覺得很好很好很好,可是,他隔不了兩天,他就不在這個線上了,就跑在另外的位子上去了,照常使用他的貪嗔癡愛喜怒哀樂,這都是跟他往昔之中的業力深重緊密地分不開,可是又分得開,願力可以勝於業力,當下最大的決心的時候,這個時間業力往往搏不過願力了,而他就會飛躍起來,惡業擋不住他的,他就會很快進步了。當然,我說這第二種人——為求生活而來的,有各種不同的啊。那還有一種呢,就是第三種人,覺得在這個社會上啊,非常地恐怖,他或者犯了某種事情,為了躲避而逃避,就出家了,當了和尚,剃度了,那當然,這種人呢,也有進去真正學好了佛法的,可是也有進去,出了家,一樣地還是墮落的。

      那第四種呢,你說種類那麼多啊?太多了。第四種呢,面比較廣了,就是屬於壞的那一種了,外表剃頭、外表出家,是比丘,是比丘尼,但是實際上他是波旬魔王的魔子魔孫的灰灰末末塵塵了,轉世投胎進入了僧團,幹什麼?就是在學佛的過程中,以他自己的魔力魔障魔學,篡改經書,亂講佛法,添鹽加醋編一套,騙取眾生的錢財、人、等等等等,那這種就是很可怕的了,就屬於邪論、附佛外道,打著佛教的招牌而去行騙了。可是,這裡面也是有輕有重,有的很厲害,有的普通,有的說不了經,傳不了法,但是,他會破壞僧團,搞內部混亂啊、內部矛盾啊,曉得不?反正把僧團整爛,這一種就是另外一種魔子魔孫,比較薄弱的魔子魔孫、能力比較差的,就喜歡幹這一套了。

      那你說,他們本人知道嗎?我應該這樣告訴大家,知道的人非常的少,能知道他們自己的非常的少!他一般都不知道,他還甚至於滿以為他就是一個虔誠的佛教徒、正宗的出家人,實際上他是在執行魔的旨意,而不知道地執行,是在定業當中給他定了性,他天然地就會來造作這些惡業,他自己不曉得。那這裡面有兩種性質,有一種性質呢,業力較輕的呢,他有時候會迴光返照,他會明白,他明白了,馬上就會改正他的惡業,走向光明。有一種呢,他不明白,他愚癡得很,而他在愚癡的狀況下,往往還認為他很正確。所以,這麼二三十年來,我在僧團裡面,什麼人都看到了,各種各樣的都看到了,無論稱聖德的,還是稱出家人的,還是稱在家人大德的,什麼人裡面都有這樣子的人,自己在破壞佛法、破壞教誡,但是自己不知道,滿以為自己是正確的。首先不明白佛法的真諦,甚至於還愚癡到了啥子程度,比如說,有的僧團裡面非常嚴重的,經常看到都有這種,很多寺廟都有,所謂師兄師弟師姐師妹之間的這個矛盾,弄得不好就矛盾了。其實,這個時候他不明白一個道理,為什麼要矛盾呢?為什麼要矛盾呢?他只明白一條:他對我不好,他過分了!他就沒有明白:我執著了,我被他牽引了,我自私了,我不是修行人了!他卻不明白這一點,我說得對嗎?

      (僧眾們合掌恭敬回答說:是!)

        所以啊,當我們在看到別人不好的時間,我們就要想一想:他非常不好,他現在這樣對我,我怎麼辦?我到底是不是要考慮到他太欺負人、他太無理了,他就是我的仇敵,那麼我必須要讓他知道我不好欺負、我厲害,我要報復,讓他懂,採取這個手段。另外一種呢,就採取:我是出家人,我的業力正找不到消的,釋迦牟尼佛說:佛說無為最,忍辱第一道,我忍辱,你罵吧,你打吧,你侮辱我吧,我不在乎的,你們都是眾生,佛陀啊、佛菩薩們啊,唉,我成就的時間,我要先渡他啊,把他渡了,不免得他跟別人鬧啊。就用的是這種,就是這種行為。前者的行為呢,那就必須告訴你,前者的行為,就想報復、想給厲害等等的,那種人不是修行人的,說不定就是波旬魔王的子孫,薄弱的那一類,來破壞僧團的。還有一種呢,就是說,至少自己是很低級的,根本不把佛法、不把釋迦牟尼佛、不把佛陀的教誡放在心上的,這種人是不能成就的,今生必然在畜生道去償還冤孽,當然,地獄道呢我不會說了,好吧,這是必然的,而且今生會很慘的。

       既然是修行,有一個人講了一句話,說得非常之好,我覺得他真了不得,他說:“既然修行,我們下決心修行了,修行我們就修徹底吧,修乾淨點吧,不修乾淨等於不修,那點業力將會讓我們繼續在輪迴來償障。”你說講得多好啊,這句話說的!是他幫了一個人,一個人要送他的禮物,他堅決不要,他說“我幫你,我是應該的,我雖然不認識你,但是我是應該的,因為這是我的職業,我應該幫你。”人家說:“這你幫我啊,我覺得你太好了,我感謝你啊,不然我心頭難過啊。”他說:“你為什麼要難過?你感謝我,我知道了,你修行,你好好地修,就是感謝我了。我告訴你,我是佛教徒,我在修行,我要不我就不修,既要修我就要修乾淨、修徹底。”嘿呀,精華啊!簡直是精華,我說。當然,這個只是一個表現禮物的問題,在其它方面也應該是這樣。如果修行不修徹底,不去真正地每天發現自己是進益還是損減的話,那就散失覺照了,所謂進益損減,就是說今天一天,我待人接物上,我的心態上,我符合一個佛弟子、佛教徒嗎?我是不是貪嗔癡愛喜怒哀樂、利衰毀譽嗔譏苦樂我全部佔齊?我是不是沒有大慈大忍的心?他到晚上的時候,他就回憶他的一天,如果他這一天,他是坦蕩的,嘿呀覺得今天給眾生做如何如何,我修徹底了,大大小小的事我都做了,我都如是而做,但是,我不高興,我還沒有做好的,我無所謂,我要繼續,我不管我換得的成就如何,我只管我犯了沒有,犯了這些不該犯的沒有?如果他這樣做的話,這個修行人你不要擔心他了,他一定能很快學到大法,佛菩薩們會觀照,任何有本事的聖者都會看到的,都會傳他的法的。但是,當他不是這樣,而發現了問題,想到:哎呀,無所謂,反正今天教訓他一下也好,今天不給那個也好,今天我貪著一下也好,我明天再改就是了。就糟了,這個時間就前功盡棄了,就被劃為眾生界的種子了,就不能成為聖者界的這些聖人的因地了。所以,修行學佛就是要修乾淨、修徹底!

      我們慢慢來想,很多問題很值得思考的。他反過來,他還反映說:“他如何如何,他能成就嗎?他這樣子能成就嗎?他在修行嗎?”我一句話就給他問過去了,我說:“你現在正脫離修行,正在走向魔的態度和言語,懂到了嗎?你為什麼這個時候不迴光返照?你在幹什麼你?你看人家別人,你管人家成不成就,你先管好你現在在修行嗎?你為什麼看別人的缺點啦?” 有一句話叫“他非即我非,同體名大悲”,他的不是、他的不好,就是我的不好,我不要說,我自己好生想自己,哪怕他就很優秀了,我要想他更好,他不優秀,他對我很不好了,我也覺得:哎呀,我真感謝他,他今天來鍛煉我,讓我能在這個時間收到磨煉,我沒有生氣,我沒有動無明,哎呀,我的恩人啊。這樣一想的話,十方諸佛菩薩都喜歡你了,說:真了不起,此人可以成為聖者,立刻證道,讓他得到五通。當然,先得五通,最後才得六通嘛。因為祂放心你了,他知道你成就不會害人了。

      所以,我們的出家人要引以為戒的,這是非常重要。那麼我們的在家人居士們,也要引以為戒的,這也很重要。有時候你仔細坐下來一想啊,確實很有道理的,那個不修行的人啊,往往自己在那兒假坐,不可能有任何受用境界,一輩子都得不到道行,他自己還找不到原因,實際上他沒有修行,他是在裝模作樣,想欺騙佛法到手,就想把佛法騙到手,佛法是騙不到手的,弟子們。佛法不是師父掌握,也不是說本第三世多杰羌佛 慚愧的我能掌握的,那是護法、本尊、緣起、因果神祂們在掌握。為什麼真正的有些高深的佛法要經過擇決呢?說難聽一點,所謂的擇決,就是問管的、主宰的這位聖者,祂批不批準你擁有這個法?祂不批准,你不能傳。那祂怎麼批呢?不是我們世間法上給你批個文件啊,不是這個概念的,那就是說從因果的角度,祂認可你,因為祂的認可,本尊才認可、護法才認可,這部法才傳得下去,他才能得到受用,否則,你學到的法,將會是世間上的普通佛法、常規佛法、經書上大家都可以聽聞的佛法,而深奧的是不行的。在去年,我們給上尊傳了一堂法給他們,在傳這個法的時候,我們廟子的大門打開,狂風大作,整整打開十二天,起碼至少起了有幾天風啊?

     (佛弟子合掌恭敬回答:應該有好幾次,大概五六次或六七次。)

        對,起了六七次都是我們開門的時候起的,對吧?

      (佛弟子合掌恭敬回答:是。)

       是兩扇大門開開的時候起的大風,這點讓我甚為感動,為什麼呢?真是感恩十方諸佛菩薩和一切護法們,因為法義裡面沒有這一道啊,沒有這一條啊,沒有說過修這個法的時間,風不可以吹進來啊,沒有這條啊,也沒有這個規定、這個咒語可以擋這個東西的啊,沒有啊,佛法就叫佛法,這就是公理道德而感召,這就叫。那起了那麼大的風,連放的金剛杵、在門外的金剛杵、立在桌上的金剛杵都被吹倒了,連帳篷都被吹來那些鐵夾子都被吹垮了,樹葉吹來遍地都是,席捲撲屋而進,進大雄寶殿,但是進不了!它是撲屋而進,可是沒有進成,又被退回去了,全部退到大雄寶殿門外,一刀截斷,一匹葉子都沒有進入門,一點灰都沒有進入門。就是不進去,那兩扇門是敞開的,整個葉子就是齊那個門檻,一刀截斷。你說門檻麼,應該不叫門檻,這個大雄寶殿是一個現代門的門檻,現代房子大家都知道,幾乎都沒有門檻的,對不對?

      (佛弟子們合掌恭敬回答說:是!)

      就是說外面跟裡面是一樣平的,只是一道門,下面一個縫,對吧?

      (佛弟子們合掌恭敬回答說:是!)

      有那個香啊,小的香那麼大一個縫,有的呢比香大,筷子粗那麼一個縫,因為它推門地上是平的,這個大雄寶殿就是沒有門檻的大雄寶殿,它意味著一切眾生來都歡迎,沒有門檻高矮擋你們,可是葉子到那兒就不走了,到那兒,就剛剛齊那裡一刀斷,灰塵到那裡一刀斷,一匹陰影都沒有進來點。哎,你說一天不進,兩天總進吧?起了好幾次風,十二天,沒有一天進去,因為傳聖法,進去不了!一切都是吉祥的,至少說是。

      這到底是什麼原因?我要講這個道理的,就是要告訴你們,因為上尊們畢竟是很了不起的了,他們都是能開示佛法的了,他們開示佛法是正當的,但是,還是難免有錯的,只是說錯的比較少了,因為他們超過了教尊,超過了孺尊聖者,當然,更超過了其他的德了,說難聽點,非常稀有、非常難得的了。那我到底要給你們說個啥子?我就說佛法啊,是福不唐捐的,他要作的一個法,你必須要符合那個條件,那個條件符合了,你多一天不行,少一天不行,多一時不行,少一時不行,甚至於多兩秒鐘都不行,少兩秒鐘也不行,嗨,祂就必須要在那個緣起上,符合因果的規律,你才能學得到,那因果的規律就全憑我們平常修行的言行!我們既然都出家了,是一個出家人了,我們難道連面對矛盾是非、連面對讚歎我侮辱我,我都要動心嗎?我都要被別人牽引嗎?我都要去跟別人爭輸贏嗎?這就太可笑了。當然,你們師父我修行修得不好,很是慚愧,但是,儘管這樣,我也想了很多,其實,我有很多事情,我遭到的打擊、遭到的侮辱太多太多了,比如,網上說我詐騙犯,騙劉娟怎麼怎麼怎麼怎麼,還是如何如何是一個壞人,你看我在乎嗎?你在我們的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看到過一個我們專門、我站出來在那兒聲明、在那兒說嗎?沒有這回事!甚至於這裡大膽地告訴你們,連你們的劉娟師姐,為了要給我作證,想作證我沒有騙她,她對我如何如何、讚歎我、說我了不起、說我好,當然,你們師姐非常的好,可是有些人就藉故亂編亂整來整我,甚至於威脅她,要整她、要嚇她,吧她家人都抓起來,要喊她搞假材料,可是劉娟師姐說她要為我證明沒有這些事,所以她要見我。你們知道我是咋個處理的嗎?出家的、沒有修行的、假修行的弟子你聽到啊,你們聽到啊,你們夠可憐了,我是告訴你們翟芒師兄去給她說,我說我先在電話上給她談一段話,我把這段話談了,如果說她同意,我就見她,沒有同意我不見她。她說她好多年沒有見我了,她說她要給師父作證、證明,是你們啊,肯定高興得來兩個腳丫板都在顫抖,我沒有,我無動於衷,我是說先告訴她我要跟她通個話,而且她必須要同意我錄音,同意錄音,我們的對話要錄音。她最後同意了,同意以後,好,翟芒,等一會我要喊你補充的啊。

      (弟子翟芒合掌恭敬回答:是。)

        同意以後,我就讓翟芒去給她見了面,見面的時間翟芒就給我打電話說:師姐在這裡,她要跟師父講話,她已經同意錄音。我說好,我才跟她講話,我跟她講話的時間,我就說:首先第一條,你聽到,我說你還好嗎?她說怎麼怎麼好,我說那就好了,我太高興了。她說:我好想念師父啊,怎麼怎麼怎麼,佛陀師父啊,我太想念您了。我說我有一點要跟你說,我說我願意見你,我也很想念你,但是呢,我有一個條件。她滿以為我的條件是喊她作證,我說我的一個條件就是說“你不能為我作證,說我是好人,不能為我作證,說我沒有騙你、沒有什麼,我不要這個。我跟你見面,只是說這麼多年沒有見你,想看看你,然後你想要學的佛法、要問的,我會教你,但是我不要你為我作證。”我這是什麼概念啊?我不是你們一個人說壞、說好啊,我是由於她跟百行師兄,他們兩個其實都是很好的好人啦,就被人家某些人威逼啊,要作證。所以劉娟師姐那天我是說我不要作證,最後她說不行啊,怎麼的,我說不行我就不見你,就這麼簡單,我們就不見面了,最後她同意了,她說:好嘛,好嘛,好嘛。我說好了,那就說好了,我在舊金山廟子上見了她。我見她的時候,一進來就哎呀,好感動啊,感動得不得了,說不到幾句話就說:“佛陀師父啊,我要站出來為你作證,我要寫證詞。”我說:我跟你講好了的,你怎麼有來了?我們說好的,錄了音的,誰喊你作證啊?不准再談這個,再談這個就談不下去。我說:好了,我現在關心你生活怎麼樣?各方面怎麼樣?我就問她,我就把講講講,講到一邊去了。弟子們,雖然師父很慚愧很差,但是至少不會去爭一個你死我活,你們那個你死我活算不到啥子,就是在一群出家人裡面知道而已罷了嘛,我那是全世界公告啊,全世界都在罵我是個混蛋、是個壞人、是個詐騙犯,騙劉娟、劉百行啊!我當了這麼多年的假騙子,你說我沒有被整慘了嗎?管它囉,因果嘛,眾生夠可憐了,我高興了,我幸福了,他們就不高興、不幸福了,所以這是非常非常重要。

      那麼,你說,那麼好了,有些護法們,護法的師兄們,他們那麼都照師父這樣,人家都罵師父、都說,他們也很高興嗎?那他們可有罪了!因為他們在維護佛法。所以,如果現在哪個要罵釋迦牟尼、阿彌陀佛和十方諸佛的話,我一定對他毫不客氣的,因為我不允許他們侮辱釋迦牟尼佛陀和諸佛,這是不可以,菩薩都不可以。這個界限要分開,懂到了嗎?

      (佛弟子們合掌恭敬回答:是。)

       這是我們敬法、愛法、護法,非常的重要!

       那你說就這個說明嗎?我還給你說一個,哪個做到過呢?在歷史上你給我指一個前人出來?說我最嚴重的時間,國際刑警通緝令怎麼怎麼,他們把它發下來以後,國際刑警早都取消了,已經沒得了,可是網絡時代,有的人就把下載下來了,懂嗎?一旦下載下來,就放在那裡以後啊,然後隨時不高興了,又可以把它貼在網上去毀譽我,所以就造成了世界上的人都不知道,都認為一直還存在的,其實是他們貼上去的。因為我的毀壞是從中國開始的,中國政府跟國際刑警調查以後,沒有問題了,政府請求撤銷的。

       (翟芒合掌恭敬回答:是。)

          那就說明他們打了報告,因為他們那個請求不是嘴上說的,一定要有報告啊、有存檔這些,懂嗎?好了,我這麼正統的,當時師兄們看到以後,興奮得不得了,喊我快把它拿出來:我們馬上把它公佈,嘿呀,總算冤屈洗清。國際刑警親自說我沒有問題,還正式通知各國國際刑警,任何關口不得滯留我,我這是說的真心話,我不敢亂說啊,我們收到信的這位高官,親自知道這件事,而且為了我的這個案件,還又把跟我隨到一起被連帶的、受到迫害的這些弟子們又去申請,因為國際刑警還有他們,結果人家國際刑警回信以後我才看到,哎呀,我說老實話,我真是覺得我何德何能享受這樣的待遇呵?上面說的是:他們不能的,他們不能拿這個東西的,他們要到本國去申請的,要怎麼怎麼怎麼,我的這個東西呢,是國際刑警發出來的第一封信,以前沒有先例的。所以我就說我有什麼資格享受這個啊?他們國際刑警撤銷就撤銷了,他們不會理你的,不會給你個人發啥子的,

         (佛弟子合掌恭敬回答:是。)

            好,那這個時間該拿出來嗎?當然拿出來就好了啊,你們知道嗎?從那個時候開始就罵聲不斷,整我、害我,說難聽點,還有一些所謂的什麼喇嘛也站出來,說老實話,喇嘛教我本來就對他們看法非常不好,還站出來破壞,當然也有好的喇嘛,我相信也有,不是說一棒子打倒的,也有好的活佛,像多珠欽法王啊這些,就是非常好的,阿秋法王啊,這些都是很好的,可是,很多都是壞的,來破壞,我們拿出來,一下子就可以鎮伏的,我說關起來了,我就把它關了十年,十年罵我,我不拿這個來證明,十年罵我,我不讓劉娟師姐去給我作證明。那這個你們想過嗎?調成別人的話,這是巴不得的事,當然,也許我說的話不正確,但是,我沒有讓她去證明我是如何的好人、沒有騙她,是她主動要去給我作證明。為什麼?因為你們劉娟師姐啊,她是一個有道德品質的人,是一個很好的人,所以她不忍心這樣來讓我受到誣衊冤枉。那儘管如此,可是她後來竟然自己去領事館了,把證明寫好去公證了。那怎麼知道的呢?她打電話來給我們辦公室師兄,告訴說她今天非常感謝佛菩薩加持她,領事館給她公證了。我說公證什麼啊?才去問,就說她寫了一個什麼什麼,我說不是說好了嗎?怎麼去公證啊?我說不要證明嘛,哪個喊去搞的?結果她發來一個東西,她說:佛陀師父,是不是你不要我啦?怎麼怎麼怎麼……我說句肺腑之言吧,這麼正直的弟子,怎麼不要呢?當然要要,而且不但要要,十方諸佛菩薩都要要。所以我今天啊,就說到這個問題呢,告訴你們,你們當到師兄姐妹間,有了矛盾,當然,我不是只指這個廟宇啊,我是指所有的在世界各地的寺廟,以及世界各地的聞法點也好、協會也好,這些師兄弟之間,有了矛盾,就互相不讓,這哪裡是在修行呢?你們連一兩句話都忍不到嗎?弟子們,我覺得你們咋個成就,今生能解脫嗎?你們成就不了了,今生你們不能解脫了,懂嗎?所以改過才能成就,才能解脫,這是很重要的。真修行是在行為上的,而不是說“某人在真修行嗎?他沒有真修行,他能成就嗎?”我說難聽點,你說這個話,你就徹底都沒有修行了,你還不了解哪個沒有在真修行,你自己就徹底脫離修行了,你都還不曉得你,你想嘛,你還在辨別是非,你還在,你還在看他過為己過,把他的過錯看了,變成自己的過錯,你說你在修行嗎?有一句話,中國有句話叫白痴,你正好就符合這個白痴,我們這類的出家人非常的多,我今天主要是針對出家人來說這個法。

          為啥子十年的時間就拿出來了呢?那個是世界佛教總部遭到的抨擊太大了,打擊簡直是無法忍受了,說世界佛教總部是一個邪惡的組織、邪教,這個邪教的原因就是第三世多杰羌佛是國際刑警的通緝犯,都藏到,又怎麼怎麼怎麼,所以他們實在無法了,因此影響到很多高僧大德的形象,把他們傷害到了,他們的形象傷害到了,傷害到一些聖者的形象,我這個時間我就不能以我為這個標準了,為了他們,所以我才同意拿出來了,他們把它發在《今日美國》跟華盛頓…,叫華盛頓啥子,反正《今日美國》是最大的,名列第二,我們查了,名列第一是《華爾街日報》,我原來認為是《紐約時報》,我以前認為,結果它不是,名列第二是《今日美國》,名列第三是那個《紐約時報》,名列第四好像是《洛杉磯時報》,還有一個是《華盛頓郵報》,我也搞不清楚了,我們發在上面一個聲明了,不是我發的,是總部,我同意他們,因為他們傷害太大了,他們不如我的,他們受不了的了,要把組織都要整垮的,就是由於這個後遺症,都造成了買一坨地都被人家攻擊。哎呀,說內心話,那些攻擊的人夠可憐的,我不跟他們計較的,他們不了解情況,懂嗎?聽了那些妖人邪人的胡說以後啊,然後就信以為真了,我跟他們計較啥子呢?我覺得他們是眾生嘛,不明白嘛,說幾句罵幾句,應該的嘛,罵錯了也是應該的嘛,沒有啥子了不起的,懂嗎?可是最後都把這個問題在十年才拿出來,你說師父沒有忍辱嗎?我準備永遠都不拿出來的,我拿出來幹什麼啊,可是世界佛教總部來請求我了,我不是世界佛教總部的人哦,弟子們,我不是他們的董事,也不是他們的會員,我就是我,獨立的,個體的,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這邊的,但是人家這個單位請到我了,我咋辦?傷害到他們了,所以我說:好吧,拿給你們,那你們就拿去吧!但是不要傷害別人。所以我今天實在的告訴你們,師父是實在找不到別人來做譬喻了,我只能把我自己搬出來了,因為我覺得你們公案都沒有我的好,我覺得我這個公案是很真實的,實實在在的,當然我剛才講的只是百分之一二給你們聽哈,還有百分之九十八,好久有機會慢慢一條一條給你們說啊,師父在這樣慚愧的修行啊,身為第三世多杰羌佛,現在又強行被升為世界佛教教皇,但是我確確實實是一個很普通很慚愧的人。因此我告訴大家,我當什麼教皇啊,我們的教主釋迦牟尼佛,我們的教皇就是釋迦牟尼佛,我算個老幾啊,我只是個普通行者而已。可是有一條我經常重複,佛法我不能讓的,否則我就辱法了,我的佛法是純正無瑕,代表十方諸佛說的法義,從普通法到最高法,都是第一流,這一點我毫不客氣,但我本人慚愧,我本人不行,我本人是一個普通的行者啊,就是這麼簡單。

        那現在說到這裡,說到有些聖者了,我們的聖者啊,孺尊、教尊,當然再高的呢,一般他們都比較厲害一些了,我就不去說了,在修行的情況下,也是修得很差的,口若懸河,特別是上尊級的,有時間一說到什麼佛法的時候,“哎師父啊,這個法我都聽過了,法音裡頭都有啦。”不錯,有了,是講過了,是聽過了,你怎麼忘了一點啦,你到底是聽過了還是做過了?還是做到了?還是做徹底了?十方諸佛要的不是聽過了,是要的你做徹底了,好好給我聽清楚了,其實你聽過了是白聽的,你聽十遍百遍千遍,等於一遍都沒有聽,因為你沒有照到去履行,所以佛法裡面這個透關法,很重要,當我們聞一法的時候,聞一修行的時候,聞一基本教義的時候,聞一特殊甚深法義的時候,那個時間我們只是在第一步上——聞,才在了解它,了解以後,這才是僅僅第一步,沒有用的,要馬上來檢查自己了,這個時候,“我聞懂了嗎?我聽清楚了嗎?”好,聞懂了,聽清楚了,第一步落實了,這個時候要開始,那麼我就要照到去實際做了,屬於實行了,行付於實,聞懂了就要做,那麼就要根據上邊講的義理道理去實際的做。怎麼做?瑜伽性的做,從身口意,簡單的說,就是從我的意識上,生起這樣符合法義的教誡,符合我聽過的這個教誡,從我的心態上要去做,好,那第二,語,我的語言上,馬上表現出來,要符合這個語言上的,上面教導的去做,語言上做了,那麼行,我們實際具體的行動上要去做,那行動上你說具體是些啥子?就包羅萬相啦,包羅萬相了,語言上也包羅萬相了,簡單的說,在有些法義上有個規定,我覺得這個藏密,我雖然有些地方我很反感,很反對西藏的一些藏教,但某些地方的教義,我也覺得框框條條也是挺好的,比如說,喊你見到師父要合掌,見到師父要頂禮,而要發自內心的,從心底裡面生起真正的尊敬,而不是假的,而行動上立刻做到,屈背合禮,曉得不,然後獻哈達,它是導致你進入這種行,產生這種真正的心態,進而言之,才脫化出來,真正做到心、境、行合一,純淨的,這個時間你才談得上是修了,符合行持的教誡了。可是我們有些所謂的高僧大德,自己都沒有把自己弄清楚,甚至於聖德也沒有搞清楚,自己都不曉得在幹啥,都不曉得,自己連這基本的道理都沒有弄清楚,匡到就說我聽過了,你聽過啥子啊?其實連聽都沒有聽懂,你反過去問他,他馬上講都講不出來,就算聽懂了,你語言上做到了嗎?你行為上做到了嗎?身口意三業,做到了稱為瑜伽相應,瑜伽,而不是那個瑜伽功哈,這個瑜伽這個名詞啊,來於印度,也來於西藏,整個西藏的教派叫瑜伽教,我們呢就說,簡單的說,換句語言,就不叫身口意吧,就說我們的行動,我們的心、思想,思想、心就是一回事,就是我們的想法,我們的行動,我們的講話,都是如一的,都符合佛陀教誡、標準的說法的,那這就叫做相應。那做到這一點,你才是真正在修行了,你的行持才合法了。你說好,那我行持不合法又如何呢?我又如何呢?不合法,不合法油鍋刀山會等到你的,你會慘不忍睹,豬牛牲口會等到你去變的,你會慘不忍睹,餓鬼道會等到你的,你會很可憐的,為啥?因為你不符合教誡!你連最基本的敬師、敬法、重道,你都不懂,而你是慢法、貢高、凡俗,這樣子就造成了侮辱佛聖、辱法,那當然在這種情況下,你自然地就不能學到法。我剛才講了,管理這個因果的、擇決的這個神、這個聖,他們就不會讓你學到佛法,甚至於學到了,他們也要把道給你障住,讓你昏掉,最後你不得成就,你還得墮落。這到底是為什麼呢?因為像你這種人啊,有了道行,有了力量,那你就會殘害好人,殘害眾生了,所以說,我們要修行,只要是正法,我們身口意符合標準了,我們實際地不折不扣去做了,這就叫做修徹底,修徹底才能得到大法,而且學法才得到受用。受用是什麼?受用當然福報、智慧、道力、道行,至於神通力量這些不說了,那是自然的。

          我說到一句實在的話,我們這裡面前你們那個開初教尊,就在這裡,他雖然平時不在乎,大嗨嗨的跟大家講話,但實際上他犯很少的錯誤,很小小一點他都要拿出來懺悔,非常小的一點,而且照我來看,根本就不是錯誤,那是在以前他沒有學佛的時間,比如曾經檢舉了他的一個親人,他說他年輕時候,檢舉了他一個親人,去揭發他那個親人,他就感到不安,到現在,他說,“哎呀,是不是我犯了罪啦,師父啊,我怎麼怎麼怎麼,我最近的拙火定突然溫度下降,沒有以前高了,我是不是就這個問題嚴重啊?我這幾天我都在想啊,當時我這個親人對我很好的,後來,有兩個親人都對我很好,我就把他又檢舉給另外一個親人聽了,懂嗎?”我說不存在這個問題,我就告訴他,懂嗎?你看這點小的事,他都會去反省,因此今天你看,我們的壯士男士,我們的大力士,竟然不如一個八十九歲的人,人家拿杵上座拿到了230磅,你說這是什麼概念?用金剛鈎拿的喔,現在用金剛鈎拿230磅的人,少之又少,非常的少,他的段位已經達到,在康體士的基礎上,上超了二十二段,啥子原因?可是你看他在怎麼修行,我來到美國,人家是咋個對待的,當時他是我親自傳承的,這開初啊, 因此他很快就得到批准了,一批准一傳法,他並不練什麼東西,練啥子啊練,嗨呀,他的功力就上去,這麼老年一個人還是小事,關鍵他的體重才多重啊,他才186磅重,186187185 之間,這個漲起漲來的,簡單的說,這麼一個人,體重這麼輕,歲數那麼大,竟然年輕中年大力士不抵他,什麼原因?好生聽到,愚痴的佛弟子,很簡單,他在真修行,你們沒有,你們是白火石湯湯幾個字,有句不好聽的話,叫二百五,還滿以為自己在修行,你們沒有修。今天師父是來幫你們,你們要做呢,就真正去做,你們實在不做,也沒有人管你們,誰也管不到你們的墮落,我巴不得你們前進,可是你們的前進,巡視觀照護法在空中看,只要傳了法給你,祂就看到了,祂就說該加持嗎?是不是要把道力給他擋住?要這個人成就嗎?他成就了不是更壞嗎?他們都會考慮的,這是因果,因果是不昧的,因果是如影隨形的,一點都不會離開的,就像影子一樣緊緊的跟著我們,分秒不差的,人是什麼動作,它就是什麼動作,那個影子。既然學佛修行了,一定要以真誠,不然法學不到的。我有的弟子跟了我幾十年了,一直跟我求法,我心如刀絞,我每次都多想傳他的法,為什麼?不然師父就太過份了,太不懂感情,太混蛋了,因為他不理解我的,他沒有辦法理解的,他只認為這個師父這麼對待我,簡直沒得感情一樣的,什麼都不管的,他就不知道,護法不同意,我傳給你就把你毀了,沒有用的,等到同意那一天就成功了,可是他不明白,我又不能跟他說,說了又犯戒,所以有些道理就是這個道理,可是現在這一次,我就傳了,人家就成功了。但你說有的為啥那麼快呢?它那個因緣奇怪得很,有的就會突然之間,祂一下就同意了。有一個弟子,叫做,一個女的弟子,有五六十歲一個,她叫啥名字喔?她就是突然之間,就把法學了呢,因為我一問,就同意了,馬上就說:馬上傳給她,我們認可的。所以那天晚上金色菩薩就出來呢,

      (佛弟子們合掌恭敬回答:是)

            呃這個大家都知道的,對不對?

           (佛弟子們合掌恭敬回答:是)

            所以我巴不得每個人面前都出來一個金色菩薩,今天就把你們渡了,可是祂不來的嘛,你說我咋辦嘛?祂不同意的嘛。所以一切都叫因果啊,這就猶如一個燈光,當你那個燈,它的量度有多強,能照多遠,那是這個燈光發出來的強弱的關係,而不是那個亮不照到那麼遠的問題,你要想照到萬里晴空,那就必須是太陽啊,星星是不行的啊。

            因此我們在學佛修行的時間,我們要真正做到一個純淨的、真正實實在在的佛弟子,佛菩薩、本尊、護法欺騙不了的,不受欺騙,我,受欺騙,我知道你在騙我,我也無所謂,因為我慈悲、忍辱,但是佛菩薩本尊祂們只講原則,只講不折不扣的因果原則,就跟下棋一樣,你那個棋走到那步該輸的時間,它就是必須那個棋子要拿掉,就這樣的,我呢,就說哎呀算了,不走那一步,算了算了,可是不正常啦,懂嗎?可是這個不是我在掌握啊,這是佛菩薩本尊在掌握每一部法。所以要學到好的佛法,要想得到成就,要想得到受用,要想得到證量、聖力等等等等,就得符合原則,不符合原則,身口意三業不能如法,是成就不了的,修行不徹底,就不能成就。當然,所指的修行,它的含攝面是非常的廣的,不只是說我剛才講到的互相忍讓就叫修行了,那是修行之中的一個部分,尤其是我們面對一切眾生,包括非人類眾生,那麼我們是什麼態度呢?我們絕對要實行“諸惡莫作,眾善奉行”,一點壞事我們都不能做,所有的好事,我們能做的、力所能及的事情,我們都要去做,都要去幫助別人,哪怕甚至於傷害到我們的利益,我們都要唯願他好。特別要注意的是,絕對不能傷害、殺害任何生命,只能放生。如果我們還有心要去傷害一條生命,或者哪怕牠很小的一個蟲子,我們把牠傷害了,那麼在這麼一種狀況下,我們已經脫離修行的範疇了,我們犯罪了。你想,如果說佛菩薩看到你還要傷害眾生,祂敢讓你有道行嗎?有了道行,你就用你的功夫、用你的法力去殘害眾生,那怎麼辦?多少人在背地裡罵我們,多少人在背後說我們,“哪個人後不說人”,所以這是很重要的,這是歷史上的經驗,也是歷史遺留的實際存在的事實。但是,你有了神通道力本事以後,你想你能發現有人說你,你受得了嗎?所以你是絕對不能有本事,佛菩薩絕對不會給你生一點力量的,至少不會給你道行的,這是很重要的。因此,我們在修行學佛的過程中,只能放生,不能殺生,而且隨時關照眾生他們的生活,不管他是什麼眾生,我們都要盡我們的力量去幫他們。惹不起的我們就採取辦法躲避離開,這是唯一的辦法,而不是喊他們離開,非常非常的重要,太重要了,這一點。簡單地說,修行就是要修徹底,不徹底,就不能大成就,那也許取得一點小成就,但是會轉世,下一輩子再來修,到底轉多少世,誰也不知道,我們莫如就在這一世徹徹底底地把他修好,徹底地成就解脫,這多好呢?當然,如果能按照《了義佛旨》去修持,那是更好的。有的人說:我們沒有那個咒語,我們沒有那個什麼……那不重要,咒語不重要,弟子們,而重要的是行為。行為符合了,就符合釋迦佛陀的教誡、十方諸佛的教誡了。做好了這一點,徹徹底底地執行了,行動上完全按照那樣去做了,語言上按照那樣去做了,思想上按照那樣去做了,那麼就叫徹底。徹底才能證得道行果力,這是很重要很重要的,切記要記住這一點!

           今天在這個元旦這一天,我擠出來給全世界的佛弟子們說了這一堂法,那雖然這裡寥寥幾個,因為還是那句話,我們要遵守政府的法令,不能聚集,你想,不到六呎遠都不能坐,這個咋得了呢?所以就沒有辦法,當然我們這裡是不違規的,是符合法令的,根據我們的人次。但是在這個居家令期間,也是不能團聚的,所以就請沒有來這裡聽聞佛法的佛弟子們,你們要理解,我希望這盤法音,能把你們從生老病死苦的道上,帶入你們能掌握自己開宇宙飛船直接飛到佛土的道上。我的佛法就講到這裡。

      (佛弟子們恭敬合掌:感恩佛陀師父,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修法加持所有眾生!)

      (狗狗歡喜大聲叫嚷)

        狗狗們一聽完也就開始感恩了,你看,這麼多狗狗啊,聽完就知道感恩,就要叫喚,你看。

      (佛弟子們合掌恭敬回答:是,是,是。)

        好好好,行了。

 

本文連結:https://love2441101.pixnet.net/blog

 

 

 

 

 

文章標籤

Sind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世界佛教教皇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為高僧大德們說法

        當時,眾多高僧大德齊聚,有高僧請示世界佛教教皇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怎麼才是最好的修行學佛?唸《金剛經》怎麼樣?”南無羌佛隨之給高僧們說法:

 

佛弟子行正道正行的要旨

 

基礎為諸惡莫作,眾善奉行,依釋迦佛陀教法行持,行法兩修,行以六度萬行為基礎,法隨因緣而各應八萬四千法門。若能行依《了義佛旨》《解脫大手印》,則為最上殊勝緣起,行之所冠,障業盡掃。法含攝面甚廣,顯法、密法、普法、精法,更高深的為本尊法緣法,這是釋迦佛 陀直接掌握的,並非密宗,其中含攝護法親臨灌頂、本尊法緣灌頂,都是當場直接與本尊、護法相交往的,灌頂傳法必顯實相,比如佛降甘露,必須是佛陀在空中親自把甘 露降在受灌弟子本人的衣缽之中,而不是雨水等代替的甘 露,必須是佛國的聖物甘露,不是人間的物品。故佛弟子 學佛上乘的捷徑,只能依釋迦佛陀教法而修,二、三等則為祖師宗派,都絕對是有缺陷的。《金剛經》很好,是直取 法性真如之諦,但要有具體的法予以實修,方可諦體一元。 修行學佛法義甚廣,非簡單言語能概述之,諸位行人,當 以至誠之心,感召諸佛菩薩本尊。祝你們能早日學到至聖之法,得證菩提。

 世界佛教教皇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為高僧大德們說法PDF

 

本文連結:https://www.love-buddhism.com/2020/08/blog-post_58.html

 

 

 

 

 

文章標籤

Sind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